捏面人的来历

老王回答说,儿童小故事 www.gushi51.com,严蒿就给酱园子题了三字—六必居

捏面人这种手艺流传到如今总有二三百年了。传说它和刘墉还有点儿关系呢。

紫荆花

传说南朝时,田真与弟弟田庆、田广三人分家,别的财产都已分妥,剩下堂前的一株紫荆树不好处理。

夜晚,兄弟三人商量将荆树截为三段,每人分一段。第二天,田真去截树时,发现树已经枯死,好像是被火烧过一样,十分震惊,就对两个弟弟说:“这树本是一条根,听说要把它截成三段就枯死了,人却不如树木,反而要分家。”

兄弟三人都非常悲伤,决定不再分树,荆树立刻复活了。他们大受感动,把已分开的财产又合起来,从此不提分家的事。

后以“紫荆”作为称美兄弟的典故。

北京前门外有个中外驰名的酱园子—六必居。这六必居是个老字号,从开张到现在可有了年头儿啦。据说掌柜的是山西人,明朝嘉靖年间开的业。六必居后身往北就是西河沿,当年那儿有个三府菜园。严蒿严丞相府里有个厨师经常到菜园、酱园一带买东西,经他介绍,严蒿就给酱园子题了三字—六必居。

刘墉在北京当官,但并不是老北京人,他的老家是山东省,自从他父亲做官后才在北京安了家,因此家里的管家、差人大多数是从山东老家带来的。在他家厨房里有个大师付,也姓刘。这一年从老家来了个亲戚,姓王,有四十多岁了,大家都叫他单老王,是山东荷泽县人,因为家乡年景不好,想到京城的刘师付,于是就来投奔了。刘师付孤身一人,住在刘府的下房里,老王投奔他,也住在了下房,帮助干些杂活。名人故事
www.mrmy.org 。

儿童小故事 www.gushi51.com

六必居现在挂的这块匾是假的,那么真的到哪儿去了呢?传说,康熙年间六必居酱园着了一场大火,把真匾给烧了。

有一回,老王帮助揉馒头,干着干着来了兴致,他照着山东人过年节的习惯,把馒头揉成了各种形状。要说老王的手可真够巧的,一疙瘩面在手里揉揉捏捏,有的就成了仙桃,有的成了朵花。他又用一个小木梳在揉好的面团上一压一挑,一会儿做成一条小鱼,一会儿又做好一只蝴蝶,上锅一蒸形状一点儿不变,往饭桌上一端,引得刘府的家眷们拿在手里仔细地瞧,反复地看,竞舍不得吃了。刘墉也觉得挺有意思,就问这是谁做的,当然也免不了称赞几句。

在早,这酱园子、油盐店的徒弟们全能写一手好字,那是见天开莱单子练的。晚半晌上门以后的一个钟头,就是掌柜的让学徒学打算盘,开菜单子,练习写字的时间,这是多少年留下的老传统,所以酱园、油盐店的徒弟大多能写一手好字。有个学徒偏偏喜欢严蒿题的这三字:六必居。因此,每天扫地的时候,他拿着笤帚一边扫地一边比划:六必居,六必居;晚上练字还是六必居。天天如此,月月如此,年年如此,入神啦。

刘师付回去对老王一五一十地说了,老王听说刘大人夸他,更来了精神,就想再露一手。他找了些江米面、精米面和好蒸熟,捏成了大丫头、小小子、鸡、狗等模样,又找来了胭脂和染料,给这些小玩意儿上了一点色,这么一来可又中看多了,老王托刘师付把小玩意儿分送给刘府的内眷们,这更引起了大家的夸赞,可巧刘墉又看到了,他的兴趣也来了,就让刘师付去传唤老王,要跟他聊聊。老王听了别提多高兴了,跟着刘师付来到上房。刘墉问他怎么学的这点技艺,老王回答说:“俺们家乡穷,过年节时家家要互相走动走动,总得带点礼物啊!可是哪买得起点心呢,就把面捏成各种玩意儿,蒸熟了当礼物。那是哄孩子玩的,我也是跟别人学的。”刘墉问他:“为什么用江米面做呢?”老王回答说,“老大人,您老可知道,这江米面不爱坏,给小孩子做的玩意儿总得让他能玩些日子才好啊!”刘墉点头说:“好,想得倒挺周到的,你还会捏别的吗?”老王回答:“还能凑合捏一些花样,不知老大人喜欢什么样的?”刘墉指指墙上挂的八仙上寿的画说:“这上面的人物你能捏吗?”老王认真地看了看画上的人物,点点头说:“可以试试。”

这匾这么一烧,东家着急啦:“坏啦,这是严蒿写的,咱们写不了哇。”学徒说:“这个没关系,我那儿写的有样子,您看看。”他把练的字拿出来让东家一看,东家喜出望外:“嘿!行啊,你来一块吧。”所以,现在这匾就是那学徒写的。不仅如此,北墙上那六必居三个字,也是从那匾上拓下来的。这几个字写得苍劲有力,您瞧那“必”字,中间一笔一般人全写成一撇儿,人家则是一杠子,直插入内,然后笔这么一提,显得特别有劲。

老王辞别刘墉回到下房,用心地捏了两三夭,还真把八个人物捏出来了。刘塘一看,嘿!蛮有精气神儿,十分高兴地说:“老王啊,你不是想找个营生吗?我看你就用心鼓捣这玩意吧。做好了,拿到大街上,庙会上去卖,也能赚钱啊!”老王惊讶地问:“这也能卖钱?”刘墉点头说:“可以试试嘛,不过我给你出点儿主意,把面人捏得更精致些。”他告诉老王,为了能保存长久,可以在面里加上蜂蜜。他还让老王用冲的各种颜料的水来和面,再分别蒸熟,这样面本身就带色,比捏好了再上色可能要好看得多。

严蒿写了一手好字为什么还不受人敬重呐?这是因为他自己把事儿全耽搁啦—他是一个奸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