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神话故事,古神话中的黑水

黑水是一条同古人的不死观念相联系的河流,乌剌诺斯是第一代神王,对柳时问说

古地理研究中争议最多的问题,莫过于昆仑与黑水的地望问题。由于诸说扞格,难以协调,故清儒有“古今山川异名,固难求其必合”的话头。然而古今山川何以会有名实关系上的众多异同?这同样是一个问题,仍无从回避,宜作深究。自1973年饶宗颐先生《论释氏之昆仑说》一文发表后,昆仑为冈底斯山一说的来龙去脉便为学界所知;同时,此文也为古地名研究提供了分析地望众说之异同、然后就其分支逐一解决的方法。近年来,我对古代的龟崇拜作过一些考察,其时亦曾涉及古神话中黑水、昆仑、蓬莱等地名。兹故拟循用饶先生的学术思路,对黑水、昆仑、蓬莱说的古神话分支加以讨论。
清代学者万斯同曾着有《昆仑辨》两篇,力主古代昆仑之说十余家者所指并不相同。饶先生在《论释氏之昆仑说》一文中,亦曾列举《禹贡》、《逸周书•王会》、《汉书•地理志》、《后汉书•西域传》、《晋书•张骏传》等书所记的昆仑地望众说,指出它们同古代神话昆仑说在系统上的区别:
以此比拟《禹贡》之昆仑地望,未曾不可;若取以解释《山海经》、《穆天子传》、《楚辞》、《淮南子》所记神话中之昆仑,则似难吻合。
这段话是可以称作不刊之论的,它提出了一个十分重要的认识:古神话中的昆仑,乃是一种特殊的指称方式,不可同史学上所谓昆仑任意比附。事实上,类似的情况也见于其他地名,是一种具有普遍意义的现象。本文亦愿就这一现象再作探讨,说明:古神话中之黑水、昆仑、蓬莱等地名,乃是一些假想的地名;这些地名源于古人关于太阳运行、生命循环的一些特殊观念;用具体物名表达抽象的观念,是中国文化在某一早期阶段的特征,上述地名系统即是这一历史现象的产物。
一、古神话中的黑水
黑水一名曾见于《尚书•禹贡》、《山海经》、《水经注》、《括地注》等典籍。其中以《山海经》所记最伙,而以《禹贡》的记载最为学界重视。《禹贡》所记有三项:“华阳黑水惟梁州”,“黑水西河惟雍州”,“导黑水至于三危,入于南海”。
关于黑水的地望问题,清以前学者即已作过详尽考订。其说十余种,例如苏赖河说、额济纳河说、大通河说、金沙江说、伊洛瓦底江或雅鲁藏布江说、怒江说、澜沧江说,基本上是依《禹贡》而立说的。现代学者的新说,亦大致不出以上范围。但即使如此,它们也都留下了明显的矛盾。例如,若认为雍州黑水在雍西,梁州黑水在梁南,那么,便无法解释这两条河流何以不像《禹贡》所描写的那样,上至三危、下至南海;但若迁就三危、南海之说,而断黑水为中国西北或西南的某条河流,那么,这又无法解释雍州和梁州的地望问题,亦即《禹贡》的地理知识范围的问题。同时也无法解释:何以古代关于黑水的记载,会同中原文物及神话如此密合。
为了弥合上述矛盾,李长傅《禹贡释地》提出了一种新的看法:之所以古今异说纷纭,“究其原因,是上古时代科学技术落后,对远在西陲之地理现象不明,只能根据传闻对这些地区之情形作种种之拟想”。所谓“传闻”,李先生指的是《山海经》的记载。这一看法,仍把黑水视为“西陲”的河流;但它有两点新见可资参考:一、黑水是“西部假想之水”二、《山海经》中的黑水说是《禹贡》黑水说的渊薮。
《山海经》中的黑水说的确是值得注意的。其中有两个十分特殊的情况:其一,此书未曾用只言片语提及长江,亦未明确涉及黄河,但这部着名的“地理学巫书”却反复渲染了黑水这条神秘的河流。其二,此书所描写的黑水,共见于十五条记载,虽然无法从中归纳出水道的“地望”,但我们却可以为之勾画出大致的轮廓:
从源头看,黑水出自北海之内的幽都之山,出自昆仑之虚或昆仑之丘的西北隅,出自大荒之中的不姜之山。它的出发点,是西极的冥都。
《海内经》:“北海之内,有山,名曰幽都之山,黑水出焉。”《楚辞•招魂》王逸注:“幽都,地下后土所治也;地下幽冥,故称幽都。”
《海内经》:“……幽都之山,黑水出焉。其上有玄鸟、玄蛇、玄豹、玄虎、玄狐蓬尾。有大玄之山,有玄丘之民,有大幽之国,有赤胫之民。”
《西山经》:“……昆仑之丘,是实惟帝之下都……黑水出焉,而西流于大
。”《大荒西经》:“西海之南,流沙之滨,赤水之后,黑水之前,有大山、名曰昆仑之丘。”《海内西经》:“海内昆仑之虚,在西北,帝之下都。……黑水出西北隅。”
《海内西经》:“流沙出钟山,西行,又南行昆仑之虚,西南入海黑水之山。”
《大荒西经》:“大荒之中,有不姜之山,黑水穷焉。”
从流向看,黑水从西北隅流出,向东行,又向东北行,最后南流入海。它的归宿,是羽人升天之处。
《海内西经》:“黑水出西北隅,以东,东行,又东北,南入海,羽民南。”
《南山经》:“……鸡山,其上多金,其下多丹 ,黑水出焉,而南注于海。”
从流程看,黑水经过了朝云之国、不死之山、轩辕之丘、三身之国、少和之渊、纵渊、苗民之国,然后到达都广之野以及南海之外的若木生长之处。这些国度往往是天帝的葬所,往往居住着一批翼人或黑色的不死之人—例如轩辕之国“不寿者八百岁”,不死之民“为人黑,寿,不死”。代表死亡的大幽之国和代表升仙的羽民之国,正好分布在黑水的上游、下游两极。
《海内经》:“流沙之东,黑水之西,有朝云之国、司彘之国。”“流沙之东,黑水之间,有山名不死之山。”郭璞注:“即员丘也。”《海外南经》:“不死民在其东,其为人黑色,寿,不死。”
《西山经》:“昆仑之丘……又西四百八十里,曰轩辕之丘,无草木。洵水出焉,南流注于黑水。”郭璞注:“黄帝居此丘,……因号轩辕丘。”《大荒西经》:“有轩辕之国……不寿者乃八百岁。”
《大荒南经》:“黑水之南,有玄蛇,食麈。”《大荒南经》:“大荒之中……帝俊妻娥皇,生此三身之国,……北属黑水,南属大荒。北旁名曰少和之渊,南旁名曰从渊,舜之所浴也。”
《大荒北经》:“西北海外,黑水之北,有人有翼,名曰苗民。”
《海内经》:“西南黑水之间,有都广之野,后稷葬焉。爰有膏菽、膏稻、膏黍、膏稷、百谷自生,冬夏播琴。”“南海之外,黑水、青水之间,有木曰若木,若水出焉。”
《海内西经》:“黑水……南入海,羽民南。”《楚辞•远游》:“仍羽人于丹丘兮,留不死之旧乡。”王逸注:“《山海经》言有羽人之国、不死之民。或曰:人得道身生毛羽也。”
怎样来理解这些情况呢?我们认为:既然《山海经》中的地名并不是同古代地貌相对应的,那么,黑水的地望问题便未必是一个地理学的问题;既然黑水总是联系于一些神秘的国度和神秘的事物,联系于一种关于生命的想象,那么我们不妨设想,它的地望问题是一个神话学的问题。屈原曾经发问:“黑水玄趾,三危安在?延年不死,寿何所止?”闻一多回答:“玄趾、玄丘、员丘,异名同实,在黑水中,即所谓不死之山。”他们的意见即可理解为:黑水是一条同古人的不死观念相联系的河流,实际上是一条想象的河流。
黑水的本质,正是通过“不死”而得到体现的。那么,这一本质是从何而来的呢?尽管现存资料并未对此提供直接答案,但若联系古代的鸱龟神话,这问题却可获解。本书《楚宗庙壁画鸱龟曳衔图》一文曾谈到中国古代的龟崇拜,认为这是中国最早产生的动物崇拜形式之一。龟崇拜曾作为一种图腾形式流行于中国长江流域以及黄河流域的局部地区,结晶而为龟灵观念。由于它渊源古老,故在四灵崇拜中,唯有玄武才具备明确的原型。由于龟所具有的长寿的特性和生长于水土之中的特性,故龟曾作为古人通神的媒介,用于各种巫术仪式,并成为占卜的工具。至晚从殷代开始,龟卜便同祖灵观念、冥间观念结合起来,使龟具有了作为冥神、地神、北方之神和祖灵象征的身分。与此相应,殷民族的古老图腾物鸱鸮也因其夜间活动的特征和“鸱蹲”的特征而被古人视为“三足乌”和西方之鸟。鸱和龟的这些身分使古人把鸱设想为夜间的太阳,把龟设想为在黑夜中运载太阳的神使,认为它们共同承担了将太阳送返东方的使命。长沙马王堆帛画下部的鸱龟相曳图、河南新郑画像砖中的《鸩鸟玄武图》和《鲧与鸱龟图》、汉甘泉宫遗址中的“月纹瓦当”和“鸩鸟龟蛇瓦当”,以及郑州汉画像砖中的《鸱龟白虎图》,所描写的都是鸱龟相曳而运日的形象。《天问》“鸱龟曳衔,鲧何听焉”一语,亦表明在楚宗庙壁画上有鸱龟运日的细节。
根据以上认识,我们可以判断:所谓“黑水”,实即古人观念中夜间太阳或冥间太阳经行的路径。《山海经》所描写的上述轮廓已很清晰地表明:黑水是一条从西北发端,穿过广袤的大地,最后流向东南大海的河流;是一条从死亡之国和黑暗之国出发,流向生命和光明的河流。与其说它的流向同某一条物质的河流流向接近,不如说它的流向同一条观念的河流(夜间太阳的运行路线)接近。因为它的最后目的地是若木的故乡;它跨越了从生到死、从冥间到天堂的界限;而且,它的黑色特征正是夜和冥间的特征。古人的这一想象是很周密的:它出发于对现实中的河流状况和龟习性的观察,加上了关于太阳运行方式的推理,同时兼顾了对冥间银河的安置。———秋冬两季的星夜,大部分中国人所看到的银河,正是一条自西北向东南流淌的河流。联系秦始皇墓中以水银制作的星空和“百川江河大海”,联系洛阳西汉卜千秋墓的墓顶壁画,我们不难想见:当古人设计冥间星空以及太阳夜运行路线的时候,这条银河正是他们所依据的原型。
黑水同不死观念的联系,也曾为过去的研究者注意。有人还从生物学角度对黑水的涵义作过解释,例如,把“玄趾”解释为“玄股”,解释为“乌脚病”,于是把黑水同长寿的联系归结为古人的“原始的愚蠢”。这种解释自然是不解决问题的;不过,它也提示了这样一个事实:创造黑水神话的先民们,其思考方式与现代人不同———
在黑水之旁,居住着黑色的不死之民。黑色之人不死,乃意味着黑色本身就象征着不死。这是因为黑色是龟的颜色,在古人的观念中,龟是最长寿的动物;黑色也是冥世的颜色,在古人的观念中,冥世之人是不死之人。
神话中的不死之民,集中居住在大地的西北、东南两隅。例如西北的昆仑之墟、三身之国、幽都之山、大幽之国、朝云之国和轩辕之国,东南的羽民和不死民。西北、东南两极,正是日落之处和日出之处,是太阳和龟的居住地。《山海经•大荒西经》说:“大荒之山,日月所入,有人焉三面,……三面之人不死。”由此可知,古人是把昼夜转换之处看作生命再生之地的。故西北日落之处的三身人或三面人、东南日出之处的羽民和不死民,均能超越生死。
《淮南子•时则训》说:“西方之极,自昆仑绝流沙、沈羽,西至三危之国,石城金室,饮气之民,不死之野。”可见饮气导引是不死国民的特征之一。而饮气导引同样是龟的特征,据《史记•龟策列传》记载,中国古代有一种“畜龟以饮食之,以为能导引致气,有益于助衰养老”的习俗。可以想见:这种习俗正是不死观念的重要基础。
幽都之山又称“大玄之山”,不死之山又称“玄丘”或“圆丘”。这些名称既关联于墓墟的形象,又关联于古人对于龟的体形的认识。所谓灵龟“盘衍象山”,神龟之象“背上有盘法丘山,玄文交错以成列宿”,表明龟形即圆丘、玄丘之形。《山海经•大荒西经》中居于“昆仑之丘”的西王母,在《集仙录》中写为所居宫阙在“昆仑之圃”的“龟山金母”,这也意味着玄丘、龟山、昆仑有相同的形态和内涵。
古神话对不死之国的描写,往往以地府或饮气之人为原型。例如所谓无启之国“其人穴居,食土,无男女”,“死百廿岁乃复更生”,所谓“无骨子,食气鱼”,所谓无启民和细民“百年而化为人,皆穴居处”,又所谓寿麻之国“正立无景,疾呼无响”。此外,许多不死之国,例如都广之野、轩辕之丘,都被描写为帝神的埋葬之处。可见所谓“不死”,指的是冥间生命或黑色生命的不死。
总之,古人是依据太阳的升降现象,来建立他们的生命循环观念的;是把龟作为冥间世界或不死之地的化身来看待的。《山海经》中之所以会出现这么多关于黑水和西北大荒的描写,其原因便在于黑水被视为太阳复生之水,西北大荒被视为太阳再生之处———因而是生命永恒和生命复活的标志。这种情况联系于古人关于死亡的一种特殊的理解:在他们看来,死亡是向神灵的复归,是同神灵相结合的生命,因而是真正永恒的生命。这种跨越死亡而追求永恒的生命崇拜观念,由于龟的冥神性格,由于以白昼和黑夜的交替代表生死交替的太阳观念,结晶而为黑水神话。当神话中的黑色之人———例如《海内经》中的“不死民”、“雨师妾”、“黑齿国”、“玄股之国”、“劳民国”等等———聚居到若木和汤谷周围的时候,黑水神话便成为关于生命循环、太阳运行的一个神话系统。|<<<<<123>>>>>|

普罗米修斯

离京城三百里的寒山县是一座小城,小城城南有座古刹名为寒山寺。据说寒山寺常有妖怪出入,更有人说,曾在寺后看到一只白狐化身为美貌的女子。因为有鬼怪传闻,寒山寺香火萧条,没有什么人敢去寒山寺敬香礼佛,里面的和尚或因惧怕或为生计也走得差不多了,只剩下几个年老体弱的还留在寒山寺里苦度最后的日子。
这日,赶考举人柳时问再一次落榜回乡,这已是他第三次落榜了。眼看年近三十,还是功未成名未就的光棍一条,加上盘缠被偷,如今身无分文,他心灰意冷,到了寒山县一下子生起病来。以前他从未在寒山县停留过,如今贫病交加,柳时问只好决定在寒山县暂住几天再做打算。
以前,赶考举子都喜欢借住在寺庙,因为寺庙里清静,方便读书,而且出家人慈悲为怀,也不会多收举子的钱,要是遇到好心的大和尚,说不定还能提供免费住宿。柳时问在街上问行人,哪里有寺庙,行人们告诉他,寒山县城内只有一座大庙,就是寒山寺,不过听说有妖怪,另外,就是离城三十里外的其他寺院了。
柳时问拖着沉重的腿脚哪里还能跑上三十里,他决定就到寒山寺,管它什么妖怪不妖怪的,反正家里除了已分家的兄长也没什么亲人,自己孤单落魄的一个人,管他什么妖怪不妖怪呢。
柳时问到了寒山寺门口就一头栽倒在了地上。庙里的和尚见有人晕倒在寺门外,忙把他扶了进去,和尚们看出他是饿晕了,弄来一些稀饭喂了下去,过了许久,柳时问缓缓醒了过来。和尚见他醒过来,便问他的来历,柳时问告诉他们自己是个举子,赶考落第回家,不料盘缠被偷,如今饥寒交迫,不得已才到庙上求个生路。和尚们跟柳时问说了庙里的情况,并告诉他:“施主暂住几天无妨,只是小寺眼下吃了上顿顾不及下顿,只怕怠慢了你。”
能有地方收留自己柳时问已经大为感激,有个上顿总比活活饿死好,他忙感谢和尚们搭救之恩。
有地方暂住,柳时问也不想家了,毕竟没有亲人的家只是一幢空房子而已。柳时问于是就在庙里苦读诗书,准备下一次再考。白天,他就到街上卖卖字画,帮人家写写书信,赚些许银两,交给庙里算是自己的食宿费。
柳时问住了一阵没有发觉寒山寺有什么异常,更没有见到什么妖怪,他想可能是大家偏听偏信吧。但住在寒山寺月余后的一天晚上,他开着门读书里,猛一抬头,看到一个白衣的美貌女子正站在自己面前,柳时问吓呆了,他支吾道:“你……你是妖怪?”
白衣女子笑了笑,说:“我是狐狸精,看到公子你在这里读书,所以就进来了。不过你别怕,我不害人的,你听说这里的狐狸精害过人吗?”
柳时问一想,这倒是,虽说人们都传寒山寺有狐狸精,但没听说谁真被害死过。但以前只是听说而已,现在这狐狸精竟然跑到自己跟前来了,你说谁不害怕?
白衣女子又是一笑说:“公子,我带了点小菜过来,请公子尝尝。”说着掀开带来的篮子,拿出几碟菜肴放到柳时问的桌上。最后还拿出一壶酒和两副杯筷,坐到了柳时问的对面。
柳时问独自一人,家里只有几亩薄田租给人家收一点田租,所以日子过得很紧巴,每次上京赶考更是非常节约,这些日子在寺里,又是每天只有一两顿,这时见到几碟这么美味的酒菜,食欲很快战胜了恐惧,他在白衣女子的劝说下终于拿起了筷子。
白衣女子要走时,柳时问问她该怎么称呼,白衣女子说:“我是狐狸,你就叫我白狐吧。”
此后每隔几天,白狐就会来,柳时问第二次看到她才敢对着她的脸看,她是一个大约二十左右的女子,长得可说是倾国倾城,柳时问心想,也只有狐狸精会这么漂亮,人间哪会有这样美貌的女子啊,虽说知道她是狐狸精,但柳时问还是慢慢地喜欢上了她。
两个月后,白狐说:“就让我跟你回家乡吧,我要做你的娘子。”
柳时问面对此等如花美眷怎会不动心,他答应了白狐,但他说自己还没有回家的盘缠,白狐说没关系,她有办法。还说:“我要做你的娘子了,以后你就叫我玲儿吧。”
柳时问高兴地答应了她,并问:“那我们什么时候走?”
玲儿说:“三天后的早上,我在城门口等你。”
到了约定的时间柳时问早早地到了城门口,却没发现玲儿的身影,只有两辆华丽的马车停在城门口,看样子是哪户大户人家要出远门的样子。他正四处张望,玲儿从前面的一辆车上探出头来,向他叫道:“相公,快上车啊!”
柳时问木呆呆地看着玲儿,玲儿干脆下来,把他拽上了车。在车上柳时问问玲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玲儿笑着说:“我是狐狸精嘛,弄点钱还不容易?”
寒山县离柳时问的家乡有五六百里,以前柳时问走路进京赶考往往都要两月时间,有了马车,柳时问他们几天就到了家。
柳时问到家后才知道玲儿另一辆车上还装着他们几辈子也花不完的金银珠宝,这事赶车的也不知道,还以为车上装的只是些衣服和家具呢。
柳时问和玲儿成亲后,一切都由玲儿照应着,他们又购置了几十亩良田,新盖了屋子,不过,玲儿也没有十分张扬,她平时跟村里的妇女一起纺纱织布。柳时问见家里有钱,便放心地读书,希望能在下一次一举考中。
不过,玲儿似乎并不希望他继续读书,她对他说:“相公,现在我们不愁吃不愁穿,你干吗还要这么拼命地读书呢?做官还不是为了锦衣玉食吗?现在咱们虽然不算大富大贵,但我们总没有官场明争暗斗那些烦恼啊!”
柳时问说:“不,娘子,我一定要出人头地,我不会放弃的。”
玲儿除了摇头和暗自落泪外,也无其它办法。
过了两年后,柳时问和玲儿还是没有孩子,不过,两人并不着急,柳时问想,玲儿是狐狸精,也不知道会生个什么东西,不要孩子也好。等将来做了官后再娶个妾生孩子也一样。
一天玲儿不在家,柳时问家里突然来了个客人,是柳时问第一次进京赶考时认识的,名叫秦槐,当时此人高中状元。秦槐问了问柳时问的近况,又问了他夫人的情况,柳时问编了个谎言说玲儿是邻县一个落魄员外的千金,平时他也是这么跟人说的,他还把玲儿的画像拿给秦槐看,秦槐看了看画像点了点头,然后就告辞了。
等那人走后,玲儿回来了,神色非常慌张,不过,柳时问没有在意。
不久后,柳时问又要进京赶考了,走前,秦槐再一次找到了柳时问,对他说:“你知道你为什么一直考不中吗?”
柳时问忙问他为什么。秦槐说:“因为你生命中有一劫,老实告诉我,你夫人是不狐狸精?”
柳时问吓了一跳,问他为什么会知道。秦槐说:“其实许多人知道,只不过是你们自己觉得好像瞒着别人而已。”
柳时问又问:“那我该怎么办?” 秦槐脸色一变,恶狠狠地说:“杀了她。”
柳时问一惊,说:“为什么要杀了她?”
秦槐说:“她就是你的劫,只有她死了,你才能考中。”
柳时问无语了,玲儿这两年来对他的好一起涌上心头,让他难以割舍,虽说知道她是狐狸精,但她从来没有变成狐狸,无论什么时候她都是那么温婉可人的一个女人,不要说她与自己朝夕相处,对自己有恩,就是换成其他人也下不了手啊。
秦槐最后留下了一包药,对柳时问说:“这是一包毒药,是专门用来对付妖怪的,见血封喉,片刻就会死亡。”
柳时问看着那包药,不敢伸手去拿,玲儿回来时,他赶紧把药藏了起来。
晚上吃饭时,柳时问借盛饭之机,将药倒进了汤锅里,后来,玲儿去盛汤,他没敢喝,坐在那里看着玲儿将汤喝下,柳时问想上前阻止,但他终于没有动。


天和地被创造了,大海涨落于两岸之间。鱼在水里面嬉游。飞鸟在空中歌唱。大地上拥挤着动物。但还没有灵魂可以支配周围世界的生物。这时有一个先觉者普罗米修斯,降落在大地上。他是宙斯所放逐的神的后裔,是地母该亚〔该亚:现译为盖亚。地神,大地的化身;又是丰收之神。〕与乌剌诺斯所生的伊阿珀托斯的儿子。他机敏而睿智〔睿智:英明有远见。〕。他知道天神的种子隐藏在泥土里,所以他撮起一些泥土,用河水使它润湿,这样那样的捏塑着,使它成为神——世界之支配者的形象。为要给予泥土构成的人形以生命,他从各种动物的心摄取善和恶,将它们封闭在人的胸膛里。在神中他有一个朋友,即智慧的女神雅典娜,她惊奇于这提坦之子〔提坦之子:即普罗米修斯。希腊神话中把该亚和乌剌诺斯的子女总称为提坦诸神,意即乌剌诺斯的后裔。〕的创造物,因把灵魂和神圣的呼吸吹送给这仅仅有着半生命的生物。

玲儿喝完汤后,脸色顿变,立即倒在了地上。柳时问此时心如刀绞,他抱起玲儿就往外跑,想去找大夫,泪水从眼睛里涌了出来。他说道:“玲儿,你不要死,我不考了,我只要跟你在一起。”
玲儿费力地露出了一点笑容说:“能跟相公……在一起……开开心心地度过这两年……我已心满意足了,我早……该死了,相公不要跑了,听我说……”
柳时问这才知道,他第一次赶考时,在京城外八十里的一个山坡上遇上一个小女孩被一条大蛇缠住,是他冒着危险救下了小女孩,没想到竟然是自己的娘子,真是女大十八变,当时她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姑娘,没想到长大后竟有了倾国倾城的相貌。这么说,她不是狐狸精了,因为她是有家的,当时柳时问还把她送回了家。
柳时问已泣不成声。玲儿继续说:“前两年我在寒山……看到了你,我不知怎么开口,正好寒山寺……你住的地方没有围墙,所以我就装做狐狸精去找你,没想到你真的相信了,还和我做了夫妻。有这两年……我很满足……”玲儿还想再说什么,但她已经说不出话来,头一垂,一缕香魂终于散去。
柳时问伤心不已,本来决定放弃赶考,过平平淡淡的日子,但现在他无依无靠,葬了玲儿后,他又起程进京了。而对玲儿的死,他对乡亲们的解释是得了急病死了。
柳时问一到京城,就被守侯在城门口的捕快抓了起来,投进了大牢。
经审判,他的罪名竟然是杀死皇太妃。柳时问彻底懵了,自己什么时候杀死皇太妃了,
难道玲儿是皇太妃?
被关进牢房的柳时问再一次遇见了秦槐,柳时问立即感到这一切都跟秦槐有关,他一边拼命地锤打着牢房的栅栏,一边责问:“秦槐,你为什么要害我一家?”
秦槐冷笑道:“其实你不杀皇太妃,你也迟早会死。” “为什么?”柳时问吼道。
秦槐踱着方步说:“你可能不知道,我义父就是当朝宰相秦渭,我是义父一手养大,所以我随义父姓秦,你第一次赶考时,本来头名状元是你,因为你太突出了,义父对你的评价是,胸怀大志,极善谋略,当今青年才俊中鲜有敌手,而言词间又有一股杀气,只要你进入官场,就没有人是你的对手,你这样的人义父怎么能够放心用?何况我还在你之下,所以你就从状元变成了名落孙山,而我就顺理成章地从探花成了状元。你以后屡试屡败,并不是你不用功,而是你的卷子,全被人拿走,换上了文笔很差的伪卷。”
“你!小人!”柳时问气愤至极,原来自己多年未中竟是因为这个。
秦槐继续说道:“你娘子,其实是先皇的宠妃,但她进宫后不到一年,先皇就驾崩了,本来先皇决定让她殉葬,没想到,竟被她逃了。她后来遇到了你,因为你救过她,所以她以为你是个好人。可惜没想到,最后亲手杀她的也是你,这也验证了义父的话,你有杀气,你连朝夕相处的娘子都杀,一旦让你进入官场,你真是个可怕的对手。本来,宫中一直在秘密追杀抗旨的皇太妃,而这事就是我操办的,前一段时间我才查明所有的事,所以就来了个一石二鸟。哈哈哈!”
柳时问听后瘫倒在了地上。
过了一些日子,皇上查办了奸臣秦渭,秦槐也在杀头之列。柳时问不由大喜,他想自己也许可以重获自由了。但没想到的是,当有大臣向皇上建议起用柳时问时,皇上说道:“他杀了皇太妃,虽然皇太妃该死,但也轮不到他杀。再者,他连自己的娘子都杀,难保他将来不会起心杀朕,此人着实可怕,不留也罢。”
几天后,柳时问和秦槐被一起杀头,两人跪在那里不由相视苦笑。
不过后来有人说,就在刽子手要杀柳时问时,柳时问被一只雪白的狐狸救走。没人能证明这是不是真的,但此后没人再遇到过柳时问。

·上一篇文章:玉皇大帝与龙口长把梨的传说·下一篇文章:天后宫唐槐的传说

这样,最初的人类遂被创造,不久且充满远至各处的大地。但有一长时期他们不知怎样使用他们的高贵的四肢和被吹送在身体里面的圣灵。他们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他们无目的地移动着,如同在梦中的人形,不知道怎样利用宇宙万物。他们不知道凿石、烧砖,从树木刻削椽梁,或利用这些材料建造房屋。他们如同忙碌的蚂蚁,聚居在没有阳光的土洞里,不能辨别冬天,花朵灿烂的春天,果实充裕的夏天的确切的征候。他们所做的事情都没有计划。于是普罗米修斯来帮助他们,教他们观察星辰的升起和降落,教他们计算和用写下的符号来交换思想,他指示他们怎样驾驭牲畜,让他们来分担人类的劳动。他训练马匹拉车,发明船和帆在海上航行。他也关心人类生活中别的一切活动。从前,生病的人没有医药知识,不知道应该吃喝甚么,或不应该吃喝甚么,也不知道服药来减轻自己的痛苦。因为没有医药,人们都极悲惨地死亡。现在普罗米修斯指示他们怎样调制药剂来医治各种疾病。其次他教他们预言未来,并为他们解释梦和异象,看鸟雀飞过和牺牲的预兆。他引导他们作地下勘探,好让他们发现矿石,铁、银和金。总之他介绍给他们一切生活的技术和生活上的用品。


现在,在天上的神们,其中有着最近才放逐他的父亲克洛诺斯〔克洛诺斯:乌剌诺斯是第一代神王;克洛诺斯推翻了他父亲乌剌诺斯,做了第二代神王;宙斯战胜他的父亲克洛诺斯和提坦巨神,成了第三代神王。〕建立自己的威权的宙斯,他们开始注意到这新的创造物——人类了。他们很愿意保护人类,但要求人类对他们服从以为报答。在希腊的墨科涅,在指定的一天,人、神集会来决定人类的权利和义务。在这会上,作为人类顾问出现的普罗米修斯设法使诸神——在他们作为保护者的权力中——不要给人类太重的负担。

·上一篇文章:“色仙”吕洞宾三戏白牡丹·下一篇文章:闽南民间故事:金盏百叶除恶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