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8522.com 9

【www.8522.com】选择底本失当举例,东四胡同

东四胡同,宣城之常平仓屡建屡废,其实这是黄注原刻的覆刻本

原标题:东四胡同,原来这么有故事!

原标题:《永乐大典》中的《宣城志》辑考(二)

原标题:选择底本失当举例

www.8522.com 1

《永乐大典》中的《宣城志》辑考(二)

www.8522.com 2

东四三条至八条一带,属于北京旧城历史文化保护区。这一区域的四合院、胡同、街巷是在元代街巷格局上发展形成的,是明清北京城重要的传统街区。其特点是,胡同东西向,平直顺畅,南北有小巷相连,宅院规模较大,多为明清官僚宅邸。北京的胡同,被视为砖砌的历史,是一部七拐八拐的“志书”,尤其在东四一带,这样的胡同还能有点老北京的感觉。

童达清

由于没有选择好底本,或者由于不讲究选择底本,甚至不懂得版本,不会选择底本,以致在整理古籍中出现失误的事情是屡见不鲜的。

www.8522.com 3

(五)仓廪类

以民国时商务印书馆辑印四部要籍的《四部丛刊》为例,这全部是选择善本作为底本影印的。由于主持者张元济、孙毓修都是版本目录的行家,工作又认真,底本绝大多数选得好,因此很受学术界重视,下一篇讲“影印”时还要谈到。但仍有少数底本选得不够好,有的在所选底本的鉴定上还出过差错。除前面提过的《西崑酬唱集》外,如《盐铁论》,将叶德辉推荐的明刻本误认为是弘治时涂祯刻本采用,而没有用缪荃孙所藏真涂祯本(对此《藏园群书题记》里已指出)。明黄省曾注《申鉴》采用了嘉靖乙酉刊本,其实这是黄注原刻的覆刻本,其刻板后来收入《两京遗编》中者,黄注原刻是正德时文始堂所刻,并非绝不可得。《重修政和经史证类备用本草》用所谓金晦明轩刻本,其实是明成化时的覆刻本,并非真晦明轩刻本,而且晦明轩本的刊刻已在蒙古定宗四年,其时金已为蒙古所灭。《慎子》用缪荃孙藕香簃传抄明万历时慎懋赏刻本,这个本子大部分出于慎懋赏伪造,即慎氏万历时原刻亦无足取,何况是个新传抄本,如一定要用旧本,本可以用明绵眇阁刻本或《子汇》本,如要足本,则不如用《守山阁丛书》本。《欧阳文忠公集》用所谓元刻本,其实是明天顺时刻本,因为是初印,而且字体和元浙本一样用赵孟頫体,故书商用来冒充元本,影印时也误信误认。《高太史大全集》用的是所谓明景泰庚午刊本,其实景泰本是黑口,这是白口,显然不对,再从字体上可断定它不过是正德、嘉靖时的重刻本。《文心雕龙》用明刊本,说是嘉靖间刻,其实是万历时张之象刻本,因脱去刻书序而误认。《花间集》用明万历时玄览斋刻巾箱本,其实这个本子已将原书分卷窜乱,并非善本,宋本在当时虽不易寻觅,但若采用仅比宋本次一等的明正德时陆元大刻本就比用玄览斋本好得多。以上这类差错失误,如果鉴别得仔细些,本来是可以避免的。至于有些书,有宋本而用了明本,有旧刻本而用了抄本,则可能是寻觅商借有困难,但只要所用的明本、抄本还不坏,自不应过于苛求。

进入十二条西口,见,辛寺胡同,辛寺胡同三十五号原为地藏禅林,有山门、地藏殿、娘娘殿。东四十一条42号,一个典型的老北京四合院,院子有三进,曾经是《中国青年报》和《中国少年报》的宿舍,在这儿住过的人,都管这个院儿叫“42号”。

《永乐大典》卷七五0七:常平仓,在东仓门。景德三年,臣僚请于京陕、河南北、江淮、两浙各置常平仓,缘边州不置。每岁夏秋加钱收籴,贵则减价出粜。康定元年,诏复义仓。熙宁四年,河北提刑王广廉乞将天下广惠仓并入常平,诏从之。绍兴二年,有司请复常平法,德音宣谕,常平之法岁久多弊,令复置官,可明谕天下。

《四部丛刊》是编印得好的,尚有些差错失误,中华书局的《四部备要》在选用底本上就更成问题了。当时中华书局和商务印书馆一样都是民族资本企业,在旧社会自然要互相竞争,《四部备要》的编印就是为了对付《四部丛刊》的。只是当时中华书局的主持者对版本目录并不在行,也缺乏向藏书家们广泛征求商借宋元旧本的能力,只好不用旧本影印而用仿宋铅字根据通行的本子来排印。如果这些通行本经过认真挑选,能选用在校勘上比较精审的善本作为底本,这么做也未始不可。但《备要》的选编者连这点也不能做到,所选用的底本常常是当时通行本中的最价廉易得的官书局刻本和官书局出售的其他普通刻本,有些明明有清初或乾嘉时的原刻本也不用,尽管这些原刻本在当时并不难得。同时,用了这些局刻本有时还不肯实说,而自吹是用原刻甚至宋元旧刻。如《十三经古注》里的五经,说是用相台岳氏家塾本,其实相台岳氏原刻五经之藏于清宫者早在嘉庆时就失火被焚,《备要》所根据的不过是乾隆时武英殿仿刻本,而且还不见得是武英殿原刻,很可能是金陵书局或其他官书局的重刻本。五经以外的八经古注都用永怀堂本,这是明末金蟠、葛鼐等刊刻的,书板到清末民国时仍存留着,修补后归浙江书局印售,因方便易得就成了《备要》的底本,但本子实在不好,如《孝经》明明是唐玄宗注,却题为“汉郑氏注”,《备要》照样排印,只在封面上改题个“孝经唐玄宗御注”,和正文之题“汉郑氏注”互不照应,又不作说明。《清十三经注疏》中如《周易述》、《春秋左传诂》等原刻本均不太难得,却不访求原刻,而用所谓《学海堂经解》、《南菁书院续经解》的重刻本来充数。《玉篇》,康熙时张士俊泽存堂仿宋刻本并不难得,也不去访求,而用光绪时《小学汇函》的重刻本充数。《说文解字》是影印的,底本不用清人刻本中最好的孙星衍仿宋本,而用朱筠根据汲古阁五次剜改本仿刻的椒花吟舫本,又不把这点写清楚,而胡乱题作大兴朱氏仿宋重刻本。《国语》、《战国策》都有嘉庆时士礼居仿宋刻本而不用,却用同治时崇文书局覆刻士礼居本,又冒称是据士礼居黄氏本。殊不知士礼居本《国语》并未附汪远孙的《明道本考异》,崇文本才附上,今《备要》本也有汪氏《考异》,是其出于崇文本的铁证。这种冒称据某本又自露马脚的事例在《备要》里还很多,如《日知录集释》说是据原刻本,其实是据同治时广州重刻本,但因把陈璞重刻跋语也排印在书后便露了马脚。《墨子》、《老子》、《庄子》、《荀子》、《管子》、《韩非子》、《吕氏春秋》、《淮南子》等其实都用的是浙江书局刻《二十二子》本,却冒称是《二十二子》所源出的明刻本和乾嘉学人的校刻本,但《庄子》明嘉靖时顾氏世德堂刻《六子》本不题《庄子》而题《南华真经》,浙江书局据世德堂本重刻收入《二十二子》时才改题《庄子》,《备要》本冒称据世德堂本却都题《庄子》,这又露了马脚。总之,就选用底本这点来说,《备要》实在太成问题,和《四部丛刊》之认真不苟间或出点差错不可同日而语。但有些人却喜欢《备要》排印得清楚而不习惯看影印宋元旧本的《丛刊》,甚至出现引用古籍要以《备要》本为准而反对用《丛刊》本的怪事,所以有必要在这里讲清楚。

www.8522.com 4

常平仓,是古代政府为调节粮价、储粮备荒以供应官需民食而设置的粮仓。宣城之常平仓屡建屡废,至清嘉庆时也已久废。此条仅言两宋事,当出嘉定《宣城志》。

解放以后,出版事业由国家经营,中华书局、商务印书馆等私营企业也都改组成为国家的出版社,像《备要》那样选用底本不负责任的事情是不多了,但还不能说完全绝迹。这里就见闻所及举几个实例。五十年代影印《大唐西域记》,本来这部书的宋刻释藏梵夹本保存至今并不止一种,却不知选用,而用了明嘉兴藏本即所谓支那本做底本,这个本的卷一一“式修供养”以下五百十六字全系明人所增窜,是一个很不行的本子。所谓“评法批儒”时出版的《刘宾客集》,用题有“中山集”字样的明刻本影印,这个明刻本只有三十卷文集,没有外集,而董康影印日本藏宋本以及《四部丛刊》影印董本之外集十卷完足者,却没有被采用。《旧唐书》现存较早的刻本是南宋绍兴时两浙东路茶盐司刻本,残存六十九卷,其次是明嘉靖时闻人铨据宋本重刻的本子,清乾隆时殿本则是根据闻人本又加以窜改后刊刻的,若干地方失去了原书的本来面目,道光时岑建功本则用殿本重刻,近年出版的新点校本却用岑本为底本,而不用较能保存原书面目的影印宋本配闻人本的百衲本。前几年出版了《贞观政要》的标点本,用《四部丛刊续编》影印的明成化经厂刻元戈直注本为底本,其实戈注本已将原本的篇章窜乱,并非吴兢原书的真面目,而未经窜乱的明洪武刻本,北京图书馆先后入藏了两部,标点者却不知利用。当然,在选用底本上所以出现这些失误主要不会是出版社不负责任,也许是工作人员缺乏版本知识所致。

东四十条则是一条具有丰富历史和文化背景的街道,沿线有“南新仓”等文物保护单位;北京军区总医院,新保利大厦等。东四十条地铁站和新保利大厦分别评为“北京80年代十大建筑”和“北京当代十大建筑”。东四十条往东是“工人体育场北路”,坐落有北京工人体育馆,北京工人体育场等体育场馆,还有三里屯酒吧一条街;东四十条往西为“张自忠路”,沿线分别坐落了“陆军部”、“海军部”、“段祺瑞执政府”、“欧阳予倩故居”、“和静公主府”等历史建筑。其中尤以“段祺瑞执政府”最为有名,著名的“3.18”惨案就在此发生。

《永乐大典》卷七五一六:

底本选用的确当与否对古籍整理是起着决定性作用的。在这个问题上出现了失误,则其他工序做得再努力也难于补救。因此,应该把这项工作重视起来,让每个古籍整理工作者都有机会学习版本学,在选用底本上接受严格的训练。

www.8522.com 5

元际留仓,旧志,在县治东,今察院基是也。国朝洪武十年,创于县治仪门外之西,元尉司旧址也。

(摘自黄永年《古籍整理概论》,上海书店出版社2001年1月初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南新仓,位于东四十条22号,是明清两代皇家仓库之一。清初时南新仓为30廒,后屡有增建,到乾隆时,已增至76廒。民国时,该仓改为军火库,后为北京市百货公司仓库。由于近十数年新建频仍,又拆了几座仓,现剩9廒待考。

元际留仓,旧在三友坊,基存屋废。国朝洪武十年,建于弦歌坊之西。

责任编辑:

东四九条小学,东四九条69号。这个院子,原为佶公府,是清代皇族爱新觉罗.亦谟的贝子府邸,又称“谟贝子府”。分东西两部分,东部为主体建筑,西部为花园。民国时期,大银行家中国银行总裁冯耿光曾在此居住。1924年,京剧大师梅兰芳先生以此花园和亭子为外景,拍摄电影《黛玉葬花》。

www.8522.com ,际留仓是元朝仓廪的专用名称,此二条并列,前者当为宁国府属,后者为宣城县属。其沿革今府、县志均无记载,万历《宁国府志》卷七《官次志》:“际留仓在预备仓侧(厫八),永乐中知县谭青建于鼓楼西。”可见大概在洪武末年,府、县两属之际留仓已废,故永乐中有迁建之举。此二条当出洪武《续宣城志》。

www.8522.com 6

www.8522.com 7

梅兰芳遇劫的故事也发生在这里。一天,梅兰芳与盐业银行总裁冯耿光、北平某报主笔“祖壶张三”和主人打牌行乐。牌从中午一直打到傍晚,梅先生有些倦意,出屋散步换换空气,走到了后花园中。正当梅先生观花赏景之际,从假山背后窜出一个持枪劫匪,他用手枪对准了梅兰芳,声称要“借几个钱花花”,并开出了三千大洋的数目。

(六)经济类

梅兰芳是见过世面的人,且又临危不惧,慢声细语地告诉劫匪,身上没有这么多现金,可去屋中取,他告诉劫匪,三千大洋是个小数目,到牌桌上凑一凑就够,并劝说劫匪“稍安勿燥”,取回来就让他“远走高飞”,不会介意他的举止。劫匪听了十分高兴,他把枪收了起来。梅兰芳见他放松了警惕,趁他麻痹之际,会武功的他一步窜上了假山,从山后小路飞跑回屋中报了警。

南宋嘉定六年(1216)二月二日,江南东路转运副使真德秀上奏劾宁国府知府张忠恕峻急苛暴,侵吞赈灾米粮多达六万一千余石(详见《西山文集》卷十二《奏乞将知宁国府张忠恕亟赐罢黜》),奉旨以提举江东路常平茶盐公事李道传权知宁国府。因宁国府知府张忠恕在任内“受纳夏税秋苗,不用文思斗斛,而用私制宽大斗斛,两岁以来,加增收耗,尤甚于前,总而计之不啻多量一倍以上”,宣城县民王悫等状诉朝廷。故李道传甫一上任,即奏请朝廷颁下文思斛斗样式,重铸文思斛、斗、升各五十只以供官用,另造斛、斗、升各三只以供民用。洪武《续宣城志》完整地记叙了这一历史过程,原文过长,但因此资料实是研究宣城地方史乃至我国经济史的珍贵史料,故不忍割舍,兹据《永乐大典》卷七五一二全文迻录于下:

劫匪一见梅兰芳无影无踪了,顿时慌乱起来,在花园里东奔西窜,胡乱开枪。然而,此时侦缉队已将宅院围了个水泄不通,子弹打完之后,他只好束手就擒。事后查明,劫匪系张作霖“奉军”的一个连长,“奉军”撤回东北时,他开了小差,留在了北平,并重操旧业干上了土匪绑票的生意。

嘉定诸仓斛斗

www.8522.com 8

www.8522.com 9

离东四九条小学向东不远,当年路北有一个黑漆门的院落,据说就是日本女间谍——川岛芳子的旧居。日伪时期,这所宅院也成了汉奸川岛芳子(又称金壁辉)的私宅。日本侵略军的头目冈村宁次也曾住过来和川岛芳子鬼混了一段时间。

斛内刊记:“嘉定九年三月,宁国府照文思院降下铜式,新置造斛,铁锢加漆,今后受纳非此斛不得行用,江东提举权府事李押。”斛一边写:“斛系众手杂造。外高则围径短,外低则围径长,审较之时,又加裁剸,故斛微有不同。今措置每斛各以尺为准,斛外自口至墙底高一尺二寸七分,斛内自口至底面深一尺二寸八分。”

1914年,末代肃亲王,善耆在大连将自己的女儿十四格格送给川岛浪速做养女,即著名的女间谍川岛芳子。日寇侵华期间,川岛芳子回到北平,住在东四九条这一座大宅里,勾结日军做尽坏事。1945年10月10日,川岛芳子在九条被捕。1948年执行死刑。(有人考证,她是替身而逃,故事丰富)。爱北京搜威信chwlibj

“嘉定九年三月,宁国府造文思院斗,用此受纳。提举兼权府事李押。”“斗外自口至底三寸九分。斗内自口至底面深三寸三分,明里口方九寸,明里底面方五寸六分。”

九条,住过个李侍尧,深受乾隆皇帝的赏识,历任过总督、尚书、大学士等高官。李侍尧多次因贪污被判处死刑,都被乾隆皇帝赦免,继续做着大官。因年代久远,李侍尧在东四九条府第的确切位置已无法知悉了。

嘉定九年,权府李提举道传以郡仓取民无艺,斛斗增多近二石六斗,于是造斛,每石除一省石起发纲解外,转运司耗米二升,本府得用米六斗三升,应郡官不许搔扰。其榜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