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凡提的传说,阿凡提的精晓传说

对阿凡提说,来到阿凡提的家说,法官在财主家拿了一匹布


驴的叫唤比这个好听
国王心血来潮写了一首拙诗让阿凡提看。阿凡提看过诗后对国王说:“陛下,诗还是让那些诗人写吧,您还是老老实实当您的国王吧。”
国王听了发怒道:“来人,把他关进驴圈!让这个不懂诗的蠢驴好好听那些驴的叫唤去吧!”
阿凡提在驴圈里被关了一个礼拜后,国王心想:这回他该老实了,肯定会称赞我写的诗。于是便把阿凡提叫来,把他新写的一首诗大声地念给了阿凡提听,然后问道:“怎么样,阿凡提,我这首诗写得还可以吧?”
阿凡提听后一声不吭转身就往外走。国王叫住他问:“阿凡提,你上哪儿去?”
“陛下,我还是回驴圈去吧,驴的叫唤比这个好听一点。”阿凡提回答说。

阿凡提在镇子上开了个的染坊,给附近的乡亲染布,有一次,镇子上新来了个小法官,住在一个财主家里。

普希金说过:“法律的剑达不到的地方,讥讽的鞭能够达到。”在本故事中,讥讽和幽默达到了水乳交融、相得益彰的境界。

钱包与钻石戒指
有一个巴依丢了钱包。他让人告诉大家,如果有谁替他把钱包找回来,就把钱包里一百枚金币的一半赏给他。
过了几天,一位穷人找到了钱包,前来送还巴依。贪财的巴依见到寻找回来的钱包,又舍不得拿出一半金币了。他贼眼一转,故作惊慌地说:“钱包里缺少了一只钻石戒指。”
于是,二人来到了喀孜堂,当喀孜(伊斯兰教的宗教法官)的阿凡提问巴依:“你敢肯定钱包里除了有一百枚金币,还放有一只钻石戒指吗?”
“是的,我可以向真主发誓!”巴依发誓说。
“那好,”阿凡提接着说:“这个钱包里只有一百枚金币,没有什么钻石戒指。由此看来,可以断定这个钱包并不是你丢的那个。现在我把这只钱包留下,等真正的失主来认领。你另外去找里边有钻石戒指的钱包吧!”

法官看着阿凡提那不慌不忙、满有把握的样子,吃惊他说,“那么,我哪一天来取呢?你就照我说的那一天来取。”

一天,国王觉得无聊,对阿凡提说:“如果你能给我讲一个我从未听说过的事,我会赏给你一百枚金币。”
“好吧,一言为定!”阿凡提说完,开始胡吹。
“从前,我家有一头骡子。一天,它挣断绳于逃了出去。我四处寻找,哪儿都没有找到。过了几天,我从集市上买来一个大西瓜,拿回家切开一看,我那只逃出去的骡子躲在西瓜里正在给王后补破鞋子呢。”
国王听后,笑了笑说道:“这种事我听得多了,并不新鲜。你只不过是把自己的妻子说成了王后而已。”
一天,阿凡提又开始讲新的谎言:“一天,我和父亲乘坐的船在大海上航行。突然,遇到了一只海盗船。海盗追上了我们的船,我抢过了舵轮,把船开进了一条大鲸鱼的肚子里。海盗船也跟着追进了鲸鱼的肚子里。我悄悄对鲸鱼说:‘我们这条船大,你消化不了,那条海盗船小,你完全可以消化。’鲸鱼听了我的话觉得有理,就把海盗船吃掉,把我们的船给吐出来了。”
“这种吹牛的话我也听过不少,请你讲一个我从未听过的吧!”国王说道。
“好吧,那我就给您讲一个真实的事。一天,我在先父留下的一本书里,发现了一张字据。那字据是您亡故的父亲亲笔写的。您的亡父曾经借了先父一万枚银币。您的父亲原来应该把这借我父亲的一万枚银币还给先父的。”阿凡提从容地说。
“阿凡提,你这是胡说八道!我可从来没听说过有这种事。”国王恼怒地喊道。
“对了,我讲的就是您从来未听到过的,请您赏给我一百枚金币吧!”阿凡提笑了笑说道。

明天是世界末日
阿凡提好不容易喂肥了一只羊。村里馋嘴的巴依(维吾尔语,财主的意思)们想吃掉阿凡提的那只肥羊,便商量好一条计策,来到阿凡提的家说:“阿凡提,听大阿匐说明天是世界的末日,你那只喂肥的羊以后就没用了,今天我们大家聚到一起不容易,就到河边把羊宰掉吃了吧!”
阿凡提同意了,他们来到了河边把羊宰杀后,放到一口大锅里去煮。巴依们为了打发时间,趁肉还没煮熟,脱下华丽的服装交给阿凡提说:“阿凡提,我们先到河边游泳去,请你看好我们的衣服。”
阿凡提看看煮肉的火,随手就把巴依们的衣服全部放进火里。巴依们游完泳回来,见衣服全没了,便问阿凡提:“阿凡提,别开玩笑了,请把衣服还给我们吧!”
“我没开玩笑,我把衣服全烧了。”阿凡提回答说。
“你这是干什么?我们穿什么呢?”巴依们问。
“咳,你们也真傻,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了,还要衣服干什么?”阿凡提回答说。

这一天,法官在财主家拿了一匹布,来到阿凡提的染坊,用蛮横的口气说:阿凡提,给我把这匹布好好地染一染,让我看看你有多么高的手艺!”你要染成什么颜色的,法官先生?”我要染的颜色普通。

·上一篇文章:续写阿凡提的故事·下一篇文章:阿凡提的故事:黑色异教徒与红色异教徒

宰相与毛驴
阿凡提在大街上逢人就讲“我的毛驴比国王的宰相还聪明”,听了此话的宰相到国王那里告了阿凡提的状。国王听后勃然大怒,召来阿凡提质问道:“阿凡提,你为何散布胡言污辱我的宰相?”
“尊敬的国王陛下,我并非胡言,这是事实。”阿凡提向国王施礼后说道。
“那么你拿出证据来,不然我让你下大狱!”国王恐吓说。
“国王陛下,我有证据。有一次,我的毛驴从一座木桥上走过,不慎一只蹄子陷进了桥窟窿里,我好不容易把驴蹄拔出来,从那以后,我的毛驴过桥时,再也不往窟窿里踩了。而您的宰相呢?他多次将他的黑手伸向国库,已经丢丑多次了,可他还不吸取教训,把黑手一次又一次伸进了国库。如果您的宰相有我的毛驴聪明的话,他早不这样了。”阿凡提说道。
国王听后,无言以对,便放走了阿凡提。

它不是红的,不是蓝的,不是黑的,也不是白的,不是绿的,又不是紫的,不是黄的,更不是灰的。明白了吧?当染匠的阿凡提!”

请吃吧,我的狐皮大衣
一位富有的人家,请了一些有钱有势的人到他家赴宴,其中也有阿凡提。阿凡提穿了身普通的衣服应邀赴宴来了,穿戴讲究的那些体面人物,看见阿凡提那身极普通的穿戴,谁也不理睬他,既没人让座也没人让餐。见此情景阿凡提悄悄跑回家。头上戴了一顶崭新的帽子,身上穿了一件华丽的狐皮大衣,重新赶来赴宴。阿凡提刚一进门,众人便点头哈腰地簇拥过来,把他请到席中央,还把最好吃的佳肴摆到了他面前。
但是,阿凡提并没有伸手品尝那些美味,却把狐皮大衣的袖子伸到宴席桌前,一本正经地自言自语道:“请吃吧,我的狐皮大衣!”

“有可能”,阿凡提说,“因为现在当法官的,办事情只看谁给的钱多,用不着智慧,所以智慧就都在他脑子里存起来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