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字第一号大嫖客,贪赃枉法的官吏被剥皮示众

武宗把他召入豹房,对官吏贪污,你说我活不到吃新麦子

可是于永自知犯了欺君之罪,成天提心吊胆。后来他就装作风痹向皇帝辞职,让他的儿子承袭了自己的职位。于永劝诱皇帝大肆搜索色目女子,搅得那些色目人家鸡犬不宁,把于永恨得咬牙切齿。现在看他居然全身而退,还不失富贵,就更是心中不平。可迫于皇帝威势,也没人敢告发他,只好任他去了。

朱元璋对自己制定的法律,带头实行,而且执法相当严厉,这在中国古代封建皇帝中是少有的。他的女婿、附马都尉欧阳伦,凭着自己是马皇后亲生女儿安庆公主的丈夫,不顾朝廷的禁令,向陕西贩运私茶。后来河桥巡检司的一位小吏向朱元璋告发了此事。朱元璋立即下令赐死欧阳伦,同时他还发了通敕令,表扬那位小吏不畏权贵的斗争精神。

据说,史上死的最离奇的,是春秋时晋国的国君晋景公

锦衣卫都督同知于永是个色目人,擅长房中术之类的,武宗把他召入豹房,宠幸无比。他向武宗推荐色目女子,说她们各个姿容美艳妖娆,皮肤白皙细嫩,比起中土的女子来,简直要胜过一百倍,于是武宗大为心动。那时都尉吕佐也是色目人,于永就矫诏叫他把家里擅长西域歌舞的舞女进献上十二个来。等到美人一来,武宗一看这西域美人果然不同凡响,十分高兴,天天没日没夜地观赏歌舞。他觉得这十二个美人还不够,就在京都那些色目人家大肆搜索,把他们的女子招来歌舞,其中尤其美艳的,就留下来供他玩弄。后来,他听说于永的女儿特别漂亮,就让他把女儿也献上来。于永不愿,就把邻人白回子之女冒名顶替地送进宫去。皇帝也没觉察出来,看那女子很美,还挺高兴。

由于朱元璋出身贫苦农家,不仅深深体谅农民生活的艰辛、物力的艰难,而且他还身体力行,带头倡导节俭。明朝建立后,按计划要在南京营建宫室。负责工程的人将图样送给他审定,他当即把雕琢考究的部分全去掉了。工程竣工后,他叫人在墙壁上画了许多怵目惊心的历史故事做装饰,让自己时刻不忘历史教训。有个官员想用好看的石头铺设宫殿地面,被他当场狠狠地教训了一顿。

另一位最傻缺奖的候选人,汉武帝的儿子,名头够响的吧,广陵王刘胥。这位刘同学也是好胚子,天生的身强体壮,勇力过人。

明武宗喜欢的另一个女子叫做王满堂,她的故事更加离奇。她是霸州百姓王智的女儿,从小生得俏丽动人,本来参加过皇帝选妃,但却落选了。王满堂自恃貌美,对这样的打击有点受不了,就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叫赵万兴的人要迎娶自己,这个人将“贵不可言”。于是她不肯随便嫁人,天天等着这个“赵万兴”。看来,这个小姑娘是受了刺激,变得有点神经错乱了。但她的家人却对她这番胡话深信不疑,就到处给她打听这个叫赵万兴的人。这时,有个道士听说了这件事情,又得知王家姑娘貌美如花,就兴起了冒名顶替的念头。他先贿赂了一个和尚,让他对王家人说:“你家明天有个大贵人要来了。”第二天,他到了王家,问他姓名,就说:“我就叫赵万兴。”王家人一听,就是这个大贵人呀,高兴的围着他拜了起来,马上让他和王满堂成婚。|<<<<<12>>>>>|

对官吏贪污,处罚也特别重。犯有贪赃罪的官吏,一经查清,一律发配到北方荒漠中充军。官员若贪污赃银60两以上,将被处枭首示众、剥皮实草之刑。命在各府州县衙门左侧设皮场庙,就是剥皮的刑场,贪官被押到这里,砍下头颅,挂到竿子上示众,再剥下人皮,塞上稻草,摆到衙门公堂旁边,用以警告继任的官员。

姬老头子端起饭碗,刚要吃,突然觉得肚子不舒服,跟左右说,不成,我得先去上趟茅房,说着放下碗出去了。左右侍从左等右等,饭都凉了,还不见国君回来,咋回事呢?私下分头去找,宫里哪儿都找不到,最后,在茅房,发现了姬老先生,原来掉进了粪坑里,已然了。后来有人赞扬说,姬老先生是第一个殉难于厕所的帝王。汗一个…

·上一篇文章:史上只有唯一一个老婆的皇帝·下一篇文章:皇室生活:皇子在大婚前先试用宫女

·上一篇文章:仁宗皇帝与嘉佑禅院·下一篇文章:史海钩沉:宋徽宗宋钦宗被俘后的悲惨遭遇

·上一篇文章:朱元璋的传说·下一篇文章:仁宗皇帝与嘉佑禅院

按照明孝宗的遗诏,在正德二年八月,明武宗举行大婚,迎娶皇后夏氏,后来还娶了两位妃子,但他却对她们毫无兴趣。
而且,明代宫禁管理严格,皇帝的一举一动都有人管,还要专门记下来以备后来查对。武宗对这种束缚人的制度简直深恶痛绝,但他领教过朝臣的“功力”,知道要改变这种制度是根本不可能的,于是,他把眼光瞄向了宫外。

在朱元璋的影响下,宫中的后妃也十分注意节俭。她们从不乔装打扮,穿的衣裳也是洗过几次的。有个内侍穿着新靴子在雨中行路,被朱元璋发现了,气得他痛哭了一顿。一个散骑舍人穿了件十分华丽的新衣服,朱元璋问他:“这衣服用了多少钱?”舍人回道:“五百贯。”朱元璋痛心地说:“五百贯是数口之家的农夫一年的费用,而你却用来做一件衣服。如此骄奢,实在是太糟蹋东西了。”

一向以文笔简洁有力着称的《左传》,仅用了一句话描写这一事件:“将食,涨,如厕,陷而卒”…狂汗不已

豹房虽然从广义上也可以算是在皇宫的范围之内,但毕竟不属于大内,所以武宗在这里就再也不用受那些繁文缛节的困扰,可以从此自由自在,充分发挥自己的兴趣了,并且也在玩乐之余批批奏章公文什么的。他的兴趣也十分广泛,而且天资聪颖,对什么都是一学就会。只要是和做皇帝无关的,从斗鸡走狗,骑马射猎到吹拉弹唱,甚至于梵文和阿拉伯文,都无所不通。豹房既然原本是动物园,武宗搬进去又养了不少凶猛的虎豹,他闲来无事便观赏这些猛兽斗来斗去,有时还亲自下场跟虎豹斗上几下,甚至不惜被抓伤。皇帝当然不能自个跟虎豹打架,还得有不少保镖、陪斗的,于是就召集天下善搏虎豹的人,入豹房做“勇士”。选进京的有上万人,武宗又从万人中选出了一百名勇士,将他们养在豹房中,还把他们都封为自己的“义子”。不过光和豹子打架也比较单调,皇帝不久就开始发展他的另一项爱好。

一代帝范,节俭成风

一位是秦国的君王秦武王赢荡(先汗一下,这位国君的名字有够“淫荡”啊)。其实这位国君多好的前途啊,17岁即位,年轻有为,秦国也国势鼎盛,诸侯皆惧。哪儿哪儿都好,就是有点傻缺,喜欢跟人家比力气,见什么都不服不吝,尤其看不得大玩意。23岁那年外出,看见人家洛阳的大鼎,较上劲了,听说姓孟的大力士能举起来,非说自己也能举起来,结果还真举起来了,可是没抗住,掉下来砸断了大腿,搁着当时医疗条件也差点,没过两天就死在洛阳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