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浅谈天下观,史上最牛外交官

简单说天下观就是古人的世界观,  相比于氏族时代从蚩尤直到楚国时代对南方的开发,史上最牛外交官

浅谈天下观

读史随笔:一言难尽的宋朝

史上最牛外交官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宋代理学家石介在《中国论》里曾说“天处乎上,地处乎下,居天地之中者曰中国,居天地之偏者曰四夷,四夷之外也,中国之内也”。

唐代是古代中国的巅峰,但是辉煌时间很短。

史上最牛外交官

古人这种在感知世界过程中形成的独特观念被称为“天下观”,源于古人对方位的界定,从三代到秦汉逐步完善,天下观也逐步变成了一个完备的世界认知体系,而不再是一个地理认知的概念。简单说天下观就是古人的世界观。

  五胡十六国大乱中原,导致先秦以来的古典中国贵族(即从氏族时代起就一直繁衍延续的列国历代贵族,其在魏晋以前的演变是另一话题,在此不叙。)大批次的从祖居之地南迁。

这个最牛,可是不打引号的,也不是之一,最牛就是最牛。古今中外,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跟他一样牛。

天下观是基于先民对现实地理环境的直观认识发展起来的。天下就是普天之下。他的范围是天之所覆,地之所载,日月所照,这是古人所能想到的最大空间。但是因为受知范围所限,所谓的天下就是当时中国人所能了解的范围。

  从魏晋到南北朝三百多年间一拨又一拨数百万人次的衣冠南渡。除了存续华夏正统文明,也同时客观起到了开发广袤的南方疆土的作用。

大唐贞观年间,阿三家里还没有统一,分成东西南北中几块,小国林立,各自为王。

一般认为夏代是天下观产生的开端,《尚书禹贡》中说“东渐于海,西被于流沙,朔南暨声教,讫于四海。”但是细察九州不过北到河北北部,东达山东东部,南到淮河以南,西到青海甘肃一带。(夏朝暂时这样说。)

  相比于氏族时代从蚩尤直到楚国时代对南方的开发,这一次开发的深度和广度要大很多,以至于到唐代贞观年间,持续数百年的战乱之后,天下平定,北方迅速恢复,而南方同时繁荣起来。

贞观二十一年(公元647年),李世民派出了一个外交使团,到中印度的摩揭陀国与国王尸罗迭多通好。正使王玄策,副使蒋师仁,使团成员五十余人。

商代控制的区域明显扩大,因而产生体国经野的意识。对世界的认识可以用一个同心圆来表示。就是王畿、四土、四至三个层次。

  从经济的角度来看,唐代繁荣的贞观到开元时代。唐帝国等于是统治了规模已经扩大一倍的中国(相比于汉代)。

一行人还在路上,尸罗迭多上西天了,一个叫阿罗顺那的篡了王位,王玄策他们不知道啊,只顾闷头往前走,一直到了摩揭陀国。

商时没有王畿这个称呼,但是《尚书酒诰》说“越在外服,侯、甸、男、卫、邦伯,越在内服,百僚、庶尹,惟亚、惟服、宗工、越百姓、里居”这是商代已有内外服的明证。

  此时的南方中国还没有形成足以影响,甚至撼动帝国朝局的政治实力,南方作为新兴发达的市场和农作物产地,在持续的供应着唐帝国一次又一次对北方游牧民族的强硬姿态和对西域的积极开拓。

阿罗顺那这小子大概因为王位是篡来的,名不正言不顺,心中有鬼,就看着与先王友好的大唐不顺眼,竟然派出两千兵马,在境内伏击了大唐使团,杀了使团的成员,把王正使蒋副使关进了牢房。

内服就是王畿,通过百官臣卿等统治阶层,形成一个以王都为中心的稳固实力范围。当然有人会说商代屡次迁都,前八后五,哪来的千里王畿?

  南方中国真正的重要起来,是在宋代。

阿罗顺那做了国王,砍翻了大唐使团,扣押了大唐使节,那个爽啊,天天坐在宝座上放广告:我的地盘我作主。可怜的阿罗顺那哪里想得到,他这回招惹的可不是一个马蜂窝,整个一活阎王。捅了马蜂窝,最多是被马蜂蜇几口,痛一阵也就没事了;惹恼了活阎王,这小日子可是过到头了。

其实自盘庚迁殷后,商都已经固定下来了,从盘庚到商纣时间跨越了二百余年,王畿的存在也就成了必然。

  宋代是古代中国之终结,近世中国之开端。传统中国的诸多恶疾,比如权力分配中一直困扰着汉、晋、隋、唐等朝的,诸如内侍、外戚、武臣、藩王等等影响政局稳定的老问题,在宋代得到了一一化解。

老王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王畿之地,在甲骨文中被称为商、大邑商。而四土则是王畿之外于商王朝政治关系紧密,经济文化交流频繁的地区。如《逸周书商誓》中周武王说“肆商先哲王,维厥故斯用显我西土”,周人自己认同是商朝的一部分。甲骨文:

  事实上,说宋代是古代中国的终结,是因为整个宋代的社会结构,与汉唐不同,与先秦更不同。

王玄策和蒋师仁被关在牢里,瞅准机会,做掉了守卫,跑了出来。

令登东土人。(甲骨文合集7308)

  诸如政治格局、意识形态的表现形式、国家动员方式、经济与政治运作,都与前代有根本改变。

换了别人,侥幸从阿罗顺那的牢房中逃出来,捡回一条小命,早就飞奔回长安,跪倒在李世民的脚下哭哭啼啼:臣被阿三家的小子欺负了,请陛下赶快发兵,替臣报仇雪恨。

已未卜,贞多胃亡忧(口里面一个卜)在南土。(合集20576)

  当然,宋代(北宋)一百多年本身就是一个大解构、大变动的时代。

王玄策可不是这样的孬种。他和蒋师仁逃出牢房,回头一看,使团没了。王玄策气得三尸神暴跳,我堂堂天朝使臣,被阿三家的小子整得这般狼狈,回去还怎么见人。不行,老子咽不下这口气,老子要报仇,把脸找回来。

葵酉,贞方大出,立吏于北土。(合集33049)

  准确来讲,北宋是古代到近世的一个过度时期。在此过度的过程中,人类第一次工业革命开始了。而其没能将中国文明带入下一层次,这同样是另一话题。

王玄策先跑到尼泊尔,向尼泊尔国王要了七千骑兵,又接收了吐蕃赞普松赞干布派来助阵的一千二百名骑兵。王玄策为总司令,蒋师仁为突击队队长,领着这借来的近万名骑兵部队,气势汹汹地找阿罗顺那算帐去了。

以上卜辞或因兵戎而检选武士在东土,或因有敌侵扰南土,或是敌方侵犯,立吏选将向北土反击。四土之外就是四至。

  北宋的社会变革没能抵挡得住北方游牧民族对中原的侵犯。

双方第一战,在北印度茶博和罗城外展开,王玄策布下火牛阵,把阿罗顺那的三万象军打了个落花流水。

这就是商代势力影响波及的周边地区。商人的主要对手是西北的鬼方羌方,还有东方的东夷。

  靖康之变后,南宋存续了中国文明继续前行。在江淮到四川漫长的防线上对金蒙作消极防御的同时,凭借北宋时代的技术进步,南宋开辟了利润巨大的海上贸易航线以保障国家安全。

阿罗顺那大惊,坚守茶博和罗城不出。王玄策一心报仇,使出各种手段攻城,什么云梯、火攻,全用上了,激战三月余,茶博和罗城兵溃城破。

商人与他们征战,往往取胜,但是从鬼方等长期与商代并存,甲骨文中屡次提到边鄙来看,商代的四至被敌对方国环绕,所以商代的天下观并不明确。

  南宋是中原衣冠的第三次南渡,其国都设在杭州。

阿罗顺那弃城逃到东印度,向东印度国王尸鸠摩借了一些兵马,收集了残部,共约五万人,准备与王玄策决一死战,又被王玄策设计打败。

《左传昭公九年》里说“我自夏以后稷,魏、骀、芮、岐、毕,吾西土也。及武王克商,蒲姑、商奄,吾东土也;巴、濮、楚、邓,吾南土也;肃慎、燕、亳,吾北土也。”

  从中国地形图上可以分析,作为一个统一的中央政府,国家的政治运作应该是在一块理想的广袤平原上。

阿罗顺那亡国被俘。

可见周人对自己实际控制范围还是有大概认识。但是随着王朝控制的范围进一步扩大,周人损益了商人的制度,通过封建诸侯到各地区进行区域控制,并通过宗法礼制加强天子与诸侯的联系。

  一个帝国,也只有在拥有了一块巨大的富庶平原作为支撑之后,才能行之有效的对边疆地区积极开拓和强硬。

仇也报了,人也抓了,王玄策还不肯罢休,咬牙切齿地盯上了东印度:狗日的尸鸠摩,竟敢借给阿罗顺那兵马来跟老子斗,想来是活得不耐烦了,老子就成全你。

在这一扩张过程中,周人与周边民族的差距明显加大,显示了武力之外的文化上的优势,在此基础上周人形成了明确的天下观,周天子是天下共主,自称“余一人”。

  而南宋没有这样的地理条件,因为南宋把从华北平原到江淮平原间的精华部分都丢了个一干二净。

继续挥师东进,欲乘势再灭了东印度。

《尚书洪范》“我闻在昔,鲧堙洪水,汩陈其五行。帝乃震怒,不畀洪范九畴,彝伦攸斁。鲧则殛死,禹乃嗣兴,天乃锡禹『洪范』九畴,彝伦攸叙。”

  那么我们有理由相信,支撑南宋政治局面的,只有局促在环太湖一带的长江下游平原。

尸鸠摩当场就尿了裤子。阿罗顺那的下场摆在眼前,跟这个活阎王斗,一点机会也没有啊,赶紧给王玄策送来牛马万头,珍宝无数,兵器若干,献表请罪:我愿永为大唐的孙子。王玄策才算气消了,放了尸鸠摩一马。

《尚书君奭》“我闻在昔成汤既受命,时则有若伊尹,格于皇天。在太甲,时则有若保衡。在太戊,时则有若伊陟、臣扈,格于上帝。”

  由此我们可以推导,南宋除了对这块平原的全方位统治之外,对江汉、对四川,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

这个事里,最冤的就数尸鸠摩了,本来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只因他跟阿罗顺那同宗同族,论起来大家是表亲,故而借了一些兵马给阿罗顺那与外人打架,不曾想对头太厉害,不但借出去的兵马成了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还差点招来亡国之灾。幸好尸鸠摩还算识相,捧了大把的钱财哄得老王开心,才逃过一劫。

天与上帝对举,则“天”是指上天即上帝明矣。而周天子是主宰万物之天帝的“元子”是上帝在人间的代表,总领万邦,四方无论亲疏远近都是周天子的“王臣”。

  也因此,我们才看到史书记载中南宋对南方开发程度的有限。其对江汉和四川的重视,往往首先关注于军事防御。

王玄策带着阿罗顺那和一众降臣回到长安,向李世民汇报情况。李世民听说自己的臣子在外面牛到这个程度,大喜过望,马上给他加升两级,押阿罗顺那到太庙献俘。

在这种天下一统的思想下,在对四方诸侯的管理的规范下产生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看法。而与这种观点相匹配的就是五服制度。

  南宋依靠其先进而强大的水军,却并没有凭此深度开发江汉平原。

这就是最牛外交官王玄策的事迹。

夫先王之制,邦内甸服,邦外侯服,侯、卫宾服,蛮、夷要服,戎、狄荒服。甸服者祭,侯服者祀,宾服者享,要服者贡,荒服者王。日祭、月祀、时享、岁贡、终王,先王之训也。有不祭则修意,有不祀则修言,有不享则修文,有不贡则修名,有不王则修德,序成而有不至则修刑。于是乎有刑不祭,伐不祀,征不享,让不贡,告不王;于是乎有刑罚之辟,有攻伐之兵,有征讨之备,有威让之令,有文告之辞。

  而四川,我们知道南宋建了很多堡垒,却并不知道其对促进成都平原经济和社会的大踏步发展有过什么大的举动。

一个外交官,在国外被人欺负了,居然没有忍气吞声,也不向皇上请示汇报,操起刀子就跟人砍上了,灭了人家的国,抓了人家的王。这分牛逼,古今中外无人能及。

这是周人按照距离王畿远近而安排的天下秩序,奠定了我国历代王朝的对外观念。服就是事,对于针对不同的地区、不同的族群及其不同的社会特点或经济结构实行不同的行政体制。

  或者,南宋也不敢对这两处深度开发,因为有桓温的例子在前,南宋可不想成为第二个东晋。

想想看,向来的中原,兄弟互砍,动不动就是战将千员、雄兵百万,胜负尚且不可预期。这一回,地盘是人家的,兵马是借来的,一万之师对阵数万之军,两个外交官领军,兵马战阵本非强项,战争的结果,居然是如此的一边倒,只能说,老王太牛了,而阿三,实在是太不争气了。

要服的要就是约束的意思。虽说“四夷不与中国同”但是仍然要受到中国的约束。事实上所谓的“服”是以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之间的关系而确定的,并非完全以疆域的远近为划分标准。

  我们常听说湖广熟,天下富。这是从明代开始流传开来的一句俗语。

回到朝廷,李世民也没有怪他自作主张,妄起刀兵,破坏两国友好,相反倒是大大的奖赏了他,可见大唐盛世,那是上下一心,文攻武卫干出来的,不是靠几枝生花妙笔吹出来的。

《左传昭王二十三年》里说“古者,天子守在四夷,天子卑,守在诸侯。”就是说王朝强盛以四夷要服为势力边界,而王朝弱四夷反叛就要依赖诸侯来拱卫。

  而在明代开初,本来不是这样说的,而是太湖熟,天下富。

后来的中印战争,解放军以摧枯拉朽之势,把印度军队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不由得不让人感叹,阿三打架的本领,实在是太差了。不过也不奇怪,这也是人家的光荣传统,一千多年前,他家的老祖宗就被俺家的老祖宗这个样子狠揍过。

到了西周后期,随着西周王朝的衰落,戎狄常寇略周室。《诗经。小雅采薇》里说的“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归曰归,岁亦莫止。靡室靡家,玁狁之故。不遑启居,玁狁之故。”这是反映的这种情况。

  而这,也正是南宋对环太湖平原深度开发的真实写照。

中国古代的读书人,从来不是仅仅弄弄笔杆子,耍耍嘴皮子的,那是经史子集、文韬武略、天文地理,无一不通,无一不精,文能安帮、武能定国,但是中国读书人的这种优秀传统,到赵宋皇朝就被打断了。

周宣王晚年在千亩被姜戎击败,戎狄入侵更加严重,至幽王时,犬戎攻入镐京,宗周被摧毁,平王无奈东迁洛邑。

  我们说深度开发,打个比方,一个集团公司要做产业,其所支撑整个集团运作的必然是核心产业,那么,整个公司的资金、人才、资源,也必然向核心产业靠拢聚集。

宋太祖赵匡胤以武将之身,从周世宗孤儿寡母手中强抢皇权,生怕手下效仿,此后对武将甚为忌惮,“杯酒释兵权”之后,朝中重用文官。皇帝既然不喜,此后读书人也就不与太公、孙子亲近,一味地舞文弄墨,吟诗作赋,风花雪月,从传统的文武双全的士堕落成了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

严酷的现实使人们认识到华夏的存亡与戎狄蛮夷的盛衰有着密切的关系。诸夏内部的认同和华夷之辨趋于分明。

  南宋也是这样,他首先必须有一块能提供他政治运作和统治其他地区的核心区域,而这,就是环太湖平原,用我们今天的地理语言来说,正是——-江南!!!

重文抑武的结果,是整个赵宋皇朝,朝廷上整日一帮书呆子叽叽歪歪,文化上有着辉煌的成就,军事上,却始终受到北方游牧民族的高压,先是辽,后是金,终于北宋亡于金。好不容易到了南宋,出了一个岳飞,又因赵构的私心,冤死在风波亭,无法成就大业,直至后来南宋亡于蒙元之手,让后人扼腕叹息。

《公羊传僖公四年》里说“南夷与北狄交,中国不绝若线。桓公救中国而攘夷狄,卒荆,以此为王者之事也。”这就是尊王攘夷的意义——抵御戎狄,维护华夏。

  是个中国人就会知道江南之于中国的重要,这块地方已经不单单是地理区位那么简单,她是富庶的代名词、是美好生活的具象,是风花雪月的故乡、是人世间一切美好事物的聚集之地。

不过,中国读书人的这种优秀传统虽然被赵宋皇朝打断,但还是有一些积淀在了骨子里。所以后来,还时不时地有一些书生冒出来,向人们展示一下中国书生的这种特殊本领,大明王阳明、大清左宗棠,都是书生领兵,战绩辉煌。

孔子用“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这句话来表达对先贤的敬仰,并提出了“裔不谋夏,夷不乱华”的观点。华夷之别的标准不仅是地域血缘还包括文化,而且文化的认同比地域血缘更重要。诸夏有着共同的文化认同,而不认同周礼的则被称为戎狄蛮夷。

  为什么?

本朝太祖毛泽东,本质上也是一介书生,更是集古今中外兵家之大成,对外作战,无一败绩。

韩愈在《原道》里总结春秋大义“孔子之作《春秋》也,诸侯用夷礼则夷之,进于中国则中国之。”这显然是以文化的高低作为区分华夷的基本准则。

 

我们的先人曾经是牛过的。只是后来子孙不争气,牛不起来了。(作者:语溪半农)

例如,杞为夏之后,“有夏虽衰,杞鄫犹在”但是作为夏朝的正宗后裔,其君主在朝见鲁侯的时候用了夷礼便被贬斥为为夷。

 为什么江南会寄托中国人如此多的情感与梦想?

附注:文章均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不代表“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及其网站、公众号的观点与立场!

“二十七年春,杞桓公来朝,用夷礼,故曰子。公卑杞,杞不共也。”“书曰子,夷也”。再如,吴是周天子的同姓,吴国公族是泰伯仲雍的后代。

 

但因其断发文身,同样被称为蛮夷之国。再如姜戎与齐太公同姓,同在中原居住,但是“衣服饮食不与华同”所以被称为诸戎。

 为什么江南会成为最经典的古典中国的代名词?

可见华夷之辨的不是种族的区隔,也不是族群的纷争,而是文化的认同、文化的自觉。诸夏所尊崇的是以周礼为核心文化,包括生产生活的方式以及与其相适应的制度思想和信仰。

 

春秋时期面对夷狄交侵,管子说“戎狄豺狼,不可厌也,诸夏亲昵,不可弃也。”翻开《左传》《国语》这样把蛮夷辱骂为禽兽的话随处可见。

 因为南宋,因为在南宋时代,江南是整个中华民族的希望所在。

但是随着战国民族交流和融合,华夷一体的观念也就日益深入人心。如《孟子离娄下》里说“舜生于诸冯,迁于负夏,卒于鸣条,东夷之人也。文王生于岐周,卒于毕郢,西夷之人也。地之相去也,千有余里;世之相后也,夭有余岁。得志行乎中国,若合符节。先圣后圣,其揆一也。”

 

对于四夷《礼记王制》里说“修其教不易其俗,齐其政不易其宜。”。《公羊传》注疏“戎者,来着勿拒,去者勿追”,《周礼》注疏里也有“蛮者,縻也,以近夷狄縻系之以为政”这些都是说对四夷实行羁縻政策,将他们纳入华夏的政治体系中,使其与华夏成为一个有机联系的整体。

 我们可以想象,作为南宋的核心统治区,江南在南宋政治版图上的地位,我们可以想象会有多少政治精英从江南地区源源不断的供给杭州,我们可以想象会有多少富商大贾源源不断的繁荣杭州。

而“善至于四海,曰天子;达于四荒曰天王;四荒至,莫有怨訾,乃登为帝”“善为君者,蛮夷反舌、殊俗、异习皆服之,德厚也”这种天下一统,修德来之的民族观也一直影响到后世。

  然而江南还是太局促,作为农作物产地,它没有那么多的土地可供应南宋政府。

到了以后的公羊学派则在孟子等人的基础上进一步阐释。将“内其国而外诸夏”称为衰乱世,将“内诸夏而外夷狄”称为升平世。而太平世则是“夷狄进至于爵,天下远近大小若一”。

  将农作物产地放在江汉平原和成都平原,南宋又不敢(前面略有分析,即容易滋生军阀)。

在这里不再把蛮夷看成未开化的禽兽,几乎已经看不到歧视。

  那么相对于南宋一亿多的人口,整个南方因为多山地貌,又难以形成广阔的市场空间,怎么办?

总的来说天下观的基本观点就是天下一家,中国居中,没有任何一个文明可以与中国对等交流,而华夷一体,中国教化四夷,最终形成协和万邦的天下秩序。

  前文说过,唐代之所以能够成为古代中国最繁荣的巅峰时代,是因为唐代获取了从魏晋时期就持续不断开发南方近三百年的成果。

春秋战国是礼崩乐坏的时代,作为礼仪规范的制度的礼被破坏了,但是文化层面的礼被赋予了新的意义反而被确立下来。

  其时,北方尽管历经战乱,可是物候条件还在,所以唐之繁荣等于同时获得了两个中国。

在那动乱的数百年里,在破城灭国的战争里,不同的思想文化争鸣碰撞最终融合形成的的天下观,为大一统多民族的盛世奠定了基础。

  而到了北宋,经过安史之乱后二百年的战乱,北方终于垮了。长安已不能为都,洛阳已不能通航。

秦汉时期,中央集权的统一多民族王朝建立,不断向着向外扩张,另一方面周边民族也不断完成统一。

  北宋虽说是拥有中国东部大平原的精华所在,可是物产已衰,南北贫富差距(指中原与江南的差距)已显。

秦汉之际匈奴冒顿自立为单于,建立国家体系,然后不断向四周扩张。向西征服西域诸国,向南袭扰大汉王朝。

  于是北宋为了促进北方(中原)的社会进步以维护政府统治和版图完整,开始重视技术进步、开始重视商业和资本运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