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史上最英勇的蒙古公主,中翘楚后曾蓄养大批判歌星

成吉思汗再次为三女儿阿剌海别主持了婚礼,妖精解下一条腰带,这个庐陵就是《醉翁亭记》里的那个

历史上最有军事才能的少妇恐怕是监国公主阿剌海别。 她谁呀?
她就是成吉思汗的三女儿。吓到了吧。
成吉思汗,他的名字叫铁木真,姓孛儿只斤,乞颜氏。
监国公主,虽然在成吉思汗的女儿中排行第三,但是从成吉思汗其它妻子的出身来看,她应该是孛儿台兀真皇后的嫡出女儿。——因为铁木真其它的金帐大妃,几乎都是铁木真从被他打败甚至灭族灭国的对手那里抢来的——塔塔儿人也干、也遂;泰赤乌人合安答、乃蛮部歌璧、蔑儿乞人忽兰、以及金宣宗岐国公主。因此就连生的儿子都不能得到封疆称王。何况是让她们生的女儿监国,蒙古铁骑兵们岂能服得了气?——不过,即使是对嫡妃的女儿服气,那也还是不容易啊。
孛儿台真是不简单,不但生出了一群骁勇善战好斗敢杀的儿子,还生出了能够代成吉思汗治理国家的女儿。她自己对成吉思汗更是有相当的影响力,常常参与战事安排。
这位监国公主,大约出生在一一八六年前后,她的名字叫阿剌海别,她第一次出嫁,嫁给了铁木真的结义兄弟、汪古部首领阿刺兀思的长子不颜昔班。
汪古部是突厥后裔,后来归属金朝,把守着阴山的要塞,在军事上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当时,漠北的蒙古部落被称为“黑”鞑靼,漠南的汪古部却被称为“白”鞑靼,再联想到他们的祖先是突厥,因此,汪古部人似乎并非黄种人,而是金发蓝眼白肤身材高大的那一类。汪古部也确实象他们早远的老祖先突厥那样,骁勇善战,是一个非常强大的部落。
当太阳汗的乃蛮部与铁木真的蒙古部互相征戈的关键时候,双方都希望能够与汪古部结为联盟。这是一场关乎双方生死命运的结盟,而汪古部的首领阿刺兀思在这个时候,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铁木真,为了表示诚意,还为自己的儿子、未来的继承人迎娶了铁木真的三女儿阿剌海别。并且亲自率兵助战。
铁木真得此强助,心花怒放,在万军阵前与阿刺兀思结为“安答”。接下来,两兄弟同心协力,灭掉了乃蛮部落。
正当阿刺兀思班师回返的时候,留守家乡的部众却忽然叛变,先是杀掉了留守的不颜昔班,接着备好陷阱,诱杀了归心似箭、毫无妨备的阿刺兀思。
事出意外,不颜昔班的妻子、铁木真之女阿剌海别,万万没有想到,刚刚才得知父亲与公爹的胜利喜讯,转眼间就失去了丈夫,公爹也命丧九泉。——生为铁木真的女儿,这其实是再正常不过的人生。
虽然事出意外,阿剌海别却不愧是血海中成长起来的女人,在一片喊杀声中,她领着婆婆阿里黑、小叔子孛要合、堂叔镇国趁着黑夜逃到城墙边。一个好心的守城人冒着生命危险,将他们用绳索吊出城去。阿剌海别带着家人,连夜远逃,投奔自己的父亲铁木真。
这年,阿剌海别大约十九岁。
第二年,阿剌海别的父亲铁木真,成为全蒙古的大汗“成吉思汗”。成吉思汗任命博尔术、者勒蔑为官员首脑,总管汗国政务,直接接受大汗的命令。
成吉思汗发兵征服云内州,平定汪古部的内乱,汪古部从此归入蒙古,成为四部之一。成吉思汗当众折箭向阿刺兀思的灵魂发誓:“我有了天下却不报答你的恩德,长生天不会放过我的。”
成吉思汗说到做到,马上就追封阿刺兀思为高唐王,阿里黑为高唐王妃。因为阿刺兀思的小儿子孛要合尚未成年,还没有立下什么功劳,所以就先封阿刺兀思的侄儿镇国为“北平王”,并且把掠夺来的财物奴隶赠送给了这位新任王爷一大批。
与此同时,成吉思汗再次为三女儿阿剌海别主持了婚礼,将她嫁给了前夫的堂弟、新王镇国。婚礼所用的,是蒙古帝国最高级别的礼仪。规模浩大的婚礼过后,成吉思汗踏上了西征的路途,而且将孛要合带在身边,以便他立战功封王。
云内州,是汪古部世代居住的地方,位置在今天的内蒙古包头一带。
成吉思汗率大军出征之时,将帝国事务都交给木华黎管理。与此同时,他任命自己的三女儿阿剌海别为“监国公主”,木华黎所做一切决策、军国大事,都必须与监国公主商议,并经由监国公主的许可,方能得以实施。|<<<<<12>>>>>|

传说、张天师的外甥女二十七、八岁了,还没有出门子。
这一年过年的时候,张天师走姐家,外甥女一看她舅来了,就急忙倒茶,倒完茶就出去了。张天师就问他姐:“外甥女今年多大啦?”他姐说,“不小了,二十七、八岁了”。张天师问:“有婆家了吗?”姐说:“有了,在东乡。”张天师说:“有婆家了,那您怎么不打发她出门子”?姐说:“俺这片东山里有一个妖精,谁家要是娶媳妇,妖精就上谁家去闹腾。新媳妇必须得和妖精睡三夜,末了还得把新郎给吃了”,张天师一听,便说:”姐,过几天你找个人看好日子,打发俺外甥女出门子就是,我自有办法。”于是张天师的姐家便告诉了男的那头,找人看好了日子。过了几天,张天师买了许多东西,提溜着来给外甥女添箱。接着又从布袋里掏出了九条束腰带,交给她姐说:“姐,外甥女出门子那天,你叫她穿一条裤子,束一条腰带,一派儿穿九条裤子,把这九条腰带都束上。两条红的束里边,七条青的束外边。白天叫新郎那头用红纸剪成许多制钱,掺上麸子、枣、花生撒满地。天黑的时候新房的门也不要关,妖精来了也不要害怕,其他的人都关门睡觉就是了。”张天师交待完就走了。
到了这一天,张天师的外甥女就出门子了。因为这里许多年没有闺女出门子,儿娶媳妇的了,因此白天看热闹的人非常多。天刚一黑,家家都关门闭户,恐怕妖精来了惹出事来。更把天的功夫,妖精真的从东山里来了。二窝儿没去,直奔张天师外甥女的婆家。一看新房的门敞着,便高兴地上屋里去了。妖精到了新房里一看,屋里还点着灯,新媳妇坐在灯前,两眼直瞅着灯发呆,好象在想什么。妖精来到新媳妇跟前,没问横竖抱住就亲嘴。张天师的外甥女吓得学鬼叫。堂屋里听到新媳妇没有人腔地直喊,一个个都吓得缩成一团,不敢吱声,妖精亲完了嘴,便对新媳妇说:”咱上床睡觉吧?”新媳妇吓得直打哆嗦,不敢说睡,也不敢说不睡。妖精见新媳妇不吱声,就把新媳妇抱到床上,紧按着妖精就解新媳妇的束腰带。新媳妇也不敢反抗,就随妖精任意摆弄。妖精解下一条腰带,脱下一条裤子;再解下一条腰带,再脱下一条裤子。解下的第一、二条腰带变成了两条青龙飞到门口,贴到门两旁把门给堵住了。第三条把窗户给堵住了,第四、五、六、七条把四个窗户眼给堵住了。解下第八、九条时,这两条束腰带忽地化作两条火龙,缠住妖精呼呼就烧。妖精被火龙烧得吱吱乱叫,往哪里跑,哪里都有青龙张牙舞爪地要抓它,吓得新媳妇趴在床上用盖体蒙上头直打哆嗦。过了约摸半个时辰,两条火龙就把妖精给烧死了。这时新媳妇掀开了盖体一看,见屋当门有一堆妖精骨头。
天明的时候,喊起了公婆、小叔子、小姑子和新郎。一家人急忙抓住新媳妇问长问短,新媳妇对众人说:“妖精已被俺舅的法术弄死了”。众人不信,到了新房一看,屋当门真的有一堆妖精的骨头。问是什么法术,新媳妇说:“我来的时候,俺舅给了我九条束腰带,这九条束腰带是九条龙,有七条是青龙,两条火龙,六条青龙把住门、窗户眼儿,两条火龙缠住妖精烧,就这样把妖精给弄死了。”众人一听,急忙买了鞭炮,庆贺烧妖精的胜利。从此家家户户这才敢打发闺女出门子,给儿子娶媳妇。
从那时起,娶媳妇放鞭炮、贴青龙、糊窗户、撒麸子的兴俗,一直流传到今天。

公元1283年,历史意义上的南宋作为一代王朝已于三年前随着陆秀夫的厓山一跃宣告灭亡,于是此时的中国纪年便名正言顺地记为元至元十九年。也许还有一个人直到此时仍固执地认为大宋还活在他的丹心、血液和骨头里;也许这个人还时常为那个享国日短的末代皇帝赵昺南向而泣,并且替他拟定他应得而未得的庙号以尽君臣之义;甚至违背常理地把他生命中的这最后一年记作宋祥兴五年……既往的空白和汗青的沉默让“也许”充斥了想象的空间,而我们确凿知道的只是这个人的名字以及此后八百年间每至民族危亡时就会被人想起的他的事迹和诗文。事实上这一年,准确地说是三年多来,他只是燕京兵马司土牢里的一名与众不同的囚犯。



时光倒流四十七年,江西庐陵一个家底殷实但不富有的读书人文仪,在宋理宗端平三年的某一天第一次做了父亲。不错,这个庐陵就是《醉翁亭记》里的那个“庐陵”,但在文仪时代,让每个庐陵人骄傲的还不是时常提及的这篇文章,而是塑在乡贤祠里为同乡后辈奉为精神导师和立身楷模的“四忠一节”:欧阳文忠公,杨忠襄公,周文忠公,胡忠简公,杨文节公。和所有的父亲一样,文仪对这个儿子寄予厚望,并因为自己忝为读书人却未能跻身仕途为国效力,便把这种理想和责任感以名字的方式烙在儿子的身上。据说这个孩子降生的时候,文家屋顶上云霞笼罩,于是文仪的儿子就叫做云孙,字天祥。待到以字入贡后,以天祥为名,字宋瑞。他就是本篇的主人文天祥。

·上一篇文章:历史上“孙尚香”的凄惨命运·下一篇文章:唐朝两大才女的风流文采

·上一篇文章:真实的唐伯虎:并不风流
秋香是大其十多岁的妓女·下一篇文章:张天师的传说--点化小孩

天之祥,宋之瑞,设身当时怎么看都是个好名字。历史会证明给我们看,这个名字的主人将会怎样把这个名字从欺天愚民的祥瑞之说变成真真正正的事实。假如从德佑二年伯颜大军进驻皋亭山虎视临安算起,文天祥至少使南宋挣扎着延续了两朝四年。因为在宰相陈宜中秘密出逃,人心涣散,恭帝年幼,谢太后一个妇道人家束手无策只知啼哭的混乱局面下,冷静地提出二王(益王赵昰,也就是后来的端宗;广王赵昺,也就是末帝)南走保存宗室的主张的正是文天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