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5

沈月英和杜月笙的故事,胡宗南狂妄的说三天占领延安

杜月笙便让沈月英把小吃店关了,正当我(罗元发)准备回晋察冀前线时,这是中国最后一批进士

因为沈家女儿长得实在漂亮,就经常有地痞流氓来滋事,白吃白喝也就算了,趁乱总沈月英在她屁股上拧几下,之后又得寸进尺,晚上赖在小吃店不肯走,扬言要沈月英陪他睡觉。

罗元发是中共第九届中央候补委员、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五届全国委员会委员。他1955年被授予空军中将军衔。

黄远生(1885—1915),本名黄远庸,男,汉族,远生是他从事新闻工作时的笔名。

图片 1

1945年6月9日,党的“七大”胜利闭幕。正当我(罗元发)准备回晋察冀前线时,组织上要我留在延安,到教二旅接替邓华同志的工作。

1885年1月15日(光绪十年十一月三十日)出生于江西德化县(今江西省九江县)的一个书香世家。

沈月英没见过这阵势,又不敢得罪,一到晚上就心惊胆战。这帮无赖吃定沈月英软弱好欺,私下商定之后就决定动手。这是秋后的一天晚上,夜凉如水,月英要关小吃店店门时,几个家伙仍然不肯走。僵持不下,几个家伙上门板的上门板,吹灯的吹灯,要借宿在小吃店。沈氏母女一时气急,一边哭喊一边与他们厮打。杜月笙正好从此地经过,看到几个小流氓在欺负姑娘,一时怒火中烧。虽说自己势单力薄,可他还是卷起袖子就冲上前,照着几个家伙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流氓被打得晕头转向,发现杜月笙是孤身一人,就放下沈月英围住了他:“你是谁?想找死啊,坏了大爷的好事,要你命!”杜月笙狂吼一声:“吃了豹子胆了?告诉你小子,大爷我是黄金荣的人,不怕死的就尽管来。”一声“黄金荣”吓得几个流氓屁滚尿流,上海滩上混世界的人,谁不知流氓大亨黄金荣?惹上他的人那就是找死。几个家伙不敢恋战,连声叫“大爷”求饶。看着他们鼻青脸肿的模样,杜月笙觉得打也打够了,就放了他们。

6月16日,是党的“七大”闭幕后的第一个星期六,我突然接到通知,要我下午4点钟到枣园去,毛主席要找我谈话。这意外的消息,使我感到既紧张又高兴,心情十分激动。就在主席接见后的第三天,我愉快地到了教二旅工作。不久,日本帝国主义投降,卖国贼蒋介石果然发动了反人民的内战,两个中国的命运开始了大决战,教一旅和教二旅奉命合编为教导旅,我任旅长兼政委。

曾被称为“中国第一个真正现代意义上的记者”,其“远生通讯”更是被视为当年中国新闻界的一大品牌。从更深层的价值与更为深远的意义来说,他又是一位新文化的先驱者。

图片 2

胡宗南三天占领延安计划破产

人物生平

(图)杜月笙(1888-1951),男,原名杜月生,后由章太炎建议,改名镛,号月笙

图片 3

图片 4

沈月英对杜月笙充满感激,两人在八仙桌边坐下隔灯相望。一个是身材高挑的青年,像白面小书生;一个是小巧玲珑的姑娘,像水蜜桃,当下互生爱慕之心。隔了一段日子,杜月笙便让沈月英把小吃店关了,介绍她到黄金荣家做一个烧烟泡的小丫头,专门侍候黄金荣和阿桂姐(黄金荣夫人林桂生)。让沈月英进入黄家门只是第一步,没多久,他将这个漂亮的水蜜桃一样的苏州姑娘娶进家门。还在阿桂姐的倾力支持下,杜月笙分得黄金荣名下的一家赌场,每年进项惊人。这沈月英也好生了得,与阿桂姐打得火热,还频出金点子,让杜月笙得到张啸林帮助,杀退青帮,稳固了大哥黄金荣势力的同时,又扩大了自己的地盘。仅几年时间,上海滩又一位流氓大亨横空出世。

1947年,正当边区人民欢度春节的时候,蒋介石纠集胡宗南等部34个旅、共23万人,准备从南、西、北三面,向我陕甘宁边区进犯。胡宗南狂妄叫嚣要“三天占领延安”。

黄远生自幼受到良好的家庭熏陶,发蒙时期广涉经史子集,家里还特地请了一位外籍女教师教他学习英语。十四岁(1899)时考秀才未中。十五岁(1900)时母亲和父亲相继去世,他只得变卖田产,作为生活费和进入浙江南浔公学读书的学费,假期则寄居在亲戚家。十八岁(1903)时,他参加德化县试,考中秀才,同年秋中举人,为江西省第七名。次年他参加了清朝的最后一次会试,高中进士。同榜中进士的有沈钧儒、谭延闿、叶恭绰等知名人士。这是中国最后一批进士,而黄远生是其中最年轻的,当时还不满二十周岁。

沈月英做梦也没有想到,当年那个替她解围的小白脸,经过几年时间打拼,成了上海滩一个人物,踩一脚,这上海地面怕也要震一震。她这个烧烟泡的小丫头也成了名重一时的杜夫人,家中日进斗金,仆佣成群,一出门前呼后拥——这日子过得就像一个梦,她突然萌发一个念头,要衣锦还乡。
想当年她和母亲离乡时十分寒酸,差不多就是逃离,现在无论如何要回老家抖一抖威风,杜月笙满足了她的要求。

3月10日,彭德怀司令员在王政柱同志陪同下来到我们教导旅检查作战准备情况,提醒我们要防备敌人的突然袭击。最后,彭总要求我们:“教导旅和附属警备七团、延安军分区独立第三团,组成防御兵团,你们要想尽一切办法,争取抗击一星期,保证中央机关和延安人民安全转移。”我和饶正锡副政委、陈海涵参谋长当即表示:坚决完成党中央、毛主席交给我们抗击7天的光荣任务!

中进士后,他获得了“知县即用”的资格,但他不愿按清廷惯例接受官职进入官场,便在高中进士的这一年(1904),以进士身份东渡日本,入日本中央大学学习法律。六年后(1909),他学成回国,因为某些原因,还是进入了官场,历任清政府邮传部员外郎、参议厅行走、编译局纂修、法政讲习所讲员等职。他本来就厌倦官场,深恨清朝的腐败,于是接受了李盛铎的建议,在辛亥革命爆发之后辞去官职,专门从事新闻工作。

那是一个春天,一队人马先坐火车到苏州,有兄弟早安排了船只,一直送到南桥镇。油菜花盛开的田野上,长长的一队穿金戴银的队伍,把四乡八村的乡民看得目瞪口呆。沈月英旗袍钻戒,杜月笙长袍马褂,金丝边眼镜,据说仅八抬大轿就有十乘。最后渡过长泾河时,杜月笙说:“临到你家了,还要过河,怎么你回趟娘家要过这么多河啊。”沈月英笑着说:“苏州水多,水上桥多,就是这样。这里无桥,只能坐船,你在这里造座桥吧,来日也好方便我归娘家。”沈月英回眸一笑,杜月笙哪有不应之理。三个月后桥便造成,这座漂亮的水泥桥至今仍卧在流水之上。

3月12日上午,美制蒋机B25轰炸机在战斗机的掩护下飞到宝塔山上空,在和平宁静的革命圣地——延安扔下了7枚炸弹。蒋介石集团对延安和陕甘宁边区的“重点进攻”开始了!

1912年创办和主编了《少年中国周刊》,这是他记者生涯的开始。之后他还主编过梁启超创办的《庸言》月刊,担任过上海《申报》、《时报》、《东方日报》的特约记者和北京《亚细亚报》的撰述,同时还经常为《东方杂志》、《论衡》和《国民公报》等报刊撰稿。他的文章犀利泼辣,观点鲜明,见解独到,能从常事看到常人所看不到的深度,因此时人赞誉他的文章为“洞朗轩辟,幽隐毕达”。他以自创的“远生通讯”对当时几乎每一个时期民众瞩目的重大问题都进行了及时而深入的报道,重要人物涉及孙中山、黄兴、宋教仁、章太炎、蔡元培、袁世凯、黎元洪、陆征祥、熊希龄、段祺瑞等,重要事件如宋教仁案、袁内阁两次倒台、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唐绍仪被迫下野、陆征祥不再理政等。他总能抓住全国各阶层广大读者的心,将真相告白于天下。他的报道“对民国初年政局的黑暗和新官僚们的丑态,作了忠实的记录和辛辣的嘲讽”。邹韬奋也后来回忆说:“每逢有重要事故,他总能千方百计从最重要的来源,用最迅速的手段,探得最重要的新闻材料,写成有声有色亦庄亦谐的通讯供给读者,当时他在探采新闻的活动力方面,是最足令人兴奋的一件事。”

沈月英风光无限的日子没过多少天就陷入一片苦海。杜月笙一个接一个往家里娶姨太太,先是陈帼英,后是孙佩豪,有舞女也有歌女。当然少不了女戏子,很快,姚玉兰就进了门。到这时沈月英才发现,做流氓大亨的太太本无什么幸福可言。最可气的是,杜月笙每娶一房姨太太都假模假样地来向她征求意见:

几十架敌机一批又一批地窜犯延安,也对我旅部驻地金盆湾狂轰滥炸。

他从事新闻工作只有短短的四五年时间,在这几年里,他写下了大量的新闻通讯和时评政论,其工作量之大、创造力之盛令人惊讶。《远生遗著》里收录了他在这几年中所写的200多篇文章,其中几乎全部直接或间接与时事有关,而且立场明确,影响极大。他既批评袁世凯的野心,又批评国民党的……。正因为如此,袁世凯一方面恨他,一方面想利用他的才华和影响来为己所用。

“月英,为了家族兴旺发达,子孙满堂,我打算再娶一房……”

3月13日8时许,敌整编二十七师、第一师、九十师向我一团阵地全面进攻。我军坚守阵地,英勇反击,进犯之敌被我阻于第一线。3月14日,胡宗南急得暴跳如雷,命令他的部下不惜一切代价攻击前进。我军英勇抗击,敌人仍然被我阻于西吊庄、临镇和南泥湾以南地区,胡宗南“三天占领延安”的阴谋破产。

1915年,袁世凯于筹备称帝之际,为了给自己造势,极力收买知名人士为之鼓吹,其中包括梁启超。袁世凯看中了黄远生这位名震海内外的记者,便设法想将他揽在旗下。他强聘黄远生担任他御用的上海《亚细亚报》总撰述,黄远生心里虽然不愿意,但也不敢明确表态拒绝。袁世凯派人向黄远生表示,如果他能为袁撰写赞成帝制的文章,将得到10万元的酬谢和一个部长的席位。“于是远庸大窘,一连七八天,他想延宕不作,那边天天一两封信的催促他。”他很为难,没有办法,只得作了一篇“似是而非的,表示对于帝制之意”。但袁极不满意这种搪塞之作,派人逼他重写。他到了没有转身的余地了,“然他到了紧要关头,始终不肯迁就。那几天是他一生最不幸的境遇,又算是他人格上争死活的最后一关。”

沈月英躺在烟榻上抽大烟,她本来就是个烧烟泡的小丫头,对鸦片有天然的爱好。这时候心情烦躁,整天就离不了大烟。她在晕晕乎乎中拉长着脸说:

图片 5

最终正义战胜了妥协。上海,在途中他就在上海各大报刊刊出了《黄远生反对帝制并辞去袁系报纸聘约启事》,明确表示反对帝制,与袁世凯决裂。抵上海后,他又在《申报》和《时事新报》上连续9天刊登启事,宣布自己与曾担任的《申报》驻京通讯员及上海《亚细亚报》的撰述,一概脱离关系。但《亚细亚报》在出版广告中仍把他的名字列为总撰述,他只得又在《申报》广告栏连续7天声明与《亚细亚报》划清界限。为了躲避袁党的追逼,他干脆于1915年10月24日乘日轮离开上海经日本赴美。黄远生一到旧金山,当地的报纸便报道中国名记者Yuan-Yung
Huang抵美的消息。Yuan-Yung
Huang本来是“黄远庸”的音译,而“远”又与“袁”刚巧同音。华侨中反袁的人便奔走相告,说是袁世凯的本家来了。而当地国民党人又恶意宣传,使华侨都以为来的是袁世凯派到美洲鼓吹帝制的亲信。12月25日下午6时许,当黄远生在旧金山唐人街的广州楼内用餐时,中华革命党(国民党改组后的名称)美洲总支部负责人林森指派刘北海从背后枪杀了他,时年不满31岁。当年刺杀黄远生的凶手刘北海80年代中期在台湾临死前,道出了真相,他执行的刺杀竟是中华革命党美洲支部指使,由后来任南京国民政府主席的林森直接指挥,刺杀的命令来自当时的中华革命党党魁、后来的中华民国的“国父”孙中山!1985年9月举行的全国黄远生学术讨论会上,学者们也统一了看法,确认是当年国民党美洲总支部负责人林森(后曾任中华民国政府主席)指派他的警卫刘北海开枪刺杀黄远生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