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楼蒙冤记,做小偷的三儿子

武陵井,樊楼的主人不姓樊,二儿子也回来了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美好的东西自然逃脱不了被统治阶级占有的命运。到了明初,朱元璋的第十八子朱椴被封为珉王,来到湖南武冈。当时正值盛夏,他刚下马车休息,就有人给他捧来一盏凉水,他喝下后连说:“好水!好水!”朱梅得知好水来自武陵井后,在王府选址时挑中了离武陵井不远的一片山坡:武陵井的井水由此被“御用”。偌大的王府,每天要用不少水,王府里挑水的奴仆成群结队地到井里挑水,把从王府到井边的石级路淋得湿漉漉的,路两边的花草因水的滋润更加翠嫩鲜艳;王府里的宫女们挑着后妃和王子王孙的衣裙,娉娉袅袅地来到井边洗涤,捶衣声此起彼伏
王府里的人还发现用井水泡的茶,有一种特殊的香味,夏天用井水冰的水果,也更加爽口,朱家的王子王孙们把武陵井介绍给各地宾客,人们自然要去看井,品尝井水,并吟诗作赋。

吴新还想再劝楚云天,被楚云天伸手阻止住了。他当即指挥伙计把虬须客抬至静室,叫妻子梨花好生护理,同时命两个伙计道:“快备轿子,请神医华!”

又过去了几个月,一天黄昏,三儿子终于回来了。已经瘦得尖嘴猴腮,背上有个大口袋,口袋里鼓鼓囊囊的。老太婆就问:“你出去这么久,学了什么手艺回来?”老三放下背上的口袋,说:“妈,你看着口袋里,有银碗银杯,有玉簪和绸缎,这都是我偷回来孝敬你的。”

武陵井最初是口无名井。一天早晨,有人来挑水,看见几瓣桃花浮在水面上,以为是从井眼里流出来的,便当做特大新闻叫附近居民来看。众人看了,一致认为桃花的确是从井水里流出来的。于是,人们充分发挥想象力,追溯井水的源头。井眼里流出桃花,便认定其源头是个有桃花的地方。说到这里,一名饱学之士脑海里突然电光火石般闪过一个念头,随即说道:“井水的源头在桃花源。”为了让村民相信,他还摇头晃脑、抑扬顿挫地吟诵了陶渊明的

上门女婿

“啊呀!快别打了,我的儿子,我是你妈呀!”口袋里财主女人扯着嗓子喊叫着。

武陵井的传说就这样流传开来,前来观赏和特地来饮井水的人也渐渐多起来。唐代诗人王昌龄游览武冈时,曾写下一首脍炙人口的《武陵春色》诗:“红绽天桃缀小春,清深甘井艳浮新:东风阅尽娇花面,不见渔人更问津。”

当时,东京是世界上最繁华的都市,各国的客商云集在此,店铺林立,生意十分兴隆。京师有个最负盛名的酒家,名叫“樊楼”。樊楼的主人不姓樊,姓楚,名云天。

约摸过了十多分钟,口袋里没有一点声音,财主想:大概这穷小子完蛋了。就让儿子解开口子,大家向里一瞧,顿时傻眼了,接着便是呼天喊地的嚎哭。

武陵井是湖南28口古井之一,与洞庭湖君山柳毅井、长沙白沙井齐名。也是旧时“都梁十景”
之一,名日“武陵春色”。武陵井用青石板砌成,呈长方形,长约7尺,宽3尺余。井有七八尺深,站在井边可见井底丝草飘曳,可见井水之清澈。武陵井水非常丰盈,一年四季源源不断地从缺口溢出,冬暖夏凉,略带点甜味。

“掌柜……”

衙门里的官收了财主家的钱,发出通告让老三归案自首,不然要打死他老娘。老三也是个孝顺儿子,看到通告就去自首,最后被判了秋后问斩。

渐渐地,人们都想沾一沾武陵井的仙气,纷纷在井的周围建了房屋,形成街道。人们用井水做饭、做豆腐、做米粉、蒸酒、熬糖……做出来的东西比别处的都好吃。尤其是夏天,人们劳作回来到井里舀一勺水灌下去,清凉透顶,一天的疲乏瞬间消失,那是何等惬意啊!

波斯特使见状,气咻咻地责问侯显能道:“请问侯大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突然,西房的门开了,财主的管家一见是本村的穷小子在偷吃果品,立即抡起大木棍朝他头上劈头盖脑地打来,同时喊来了孙财主。因为今天是大喜日子,财主也没发作,只把他装进一个大口袋里,扎好口子,等办完喜事再作处理。

清朝、民国时期的武冈衙门都“陈陈相因”,设在离武陵井不远的那片坡地上。耐人寻味的是,旧时的青楼翠馆,也都设在武陵井附近的街上。新中国成立后,武冈县政府也建在那片坡地上。直到20世纪80年代,从县政府通向武陵井的抽水铁管,还像龙一样匍匐在山坡上:现在武冈城虽然通了自来水,武陵井周围居民还是会去井里挑水、洗菜、洗衣,那砌在山坡上、一头连着井街一头连着旧时珉王府的百余级石阶,早已被踩得溜光.

这天樊掌柜出门买货,正碰上晕倒在地的楚云天,忙命伙计将他背回到店中。

老太婆伤透了心,一头撞死在县衙门口的石狮子。铁匠老大和木匠老二看到母亲撞死,老三又判了死刑,也一头撞死在石狮子上。

明末清初,桂王朱由榔迁来武冈,给他解渴的也是武陵井水。朱由榔同样喜欢上了它,可惜他在武冈建立“永历皇朝”后没几个月就被迫出走,临行前仍十分留恋此井水,特地命令随行者带了一罐。

那虬须客已说不出话来了,吃力地用手指了指腰间的锦袋。

做小偷的三儿子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这样一口仙井从古流到今,不能不说是大自然给武冈人的一种恩赐。

开封府刘大人几次提审楚云天等人,他在一旁冷眼察看,已窥出这一干人是无辜的。他仔细琢磨,断定那颗宝珠还藏在虬须客的身上,未被楚云天等人发现。

老三被母亲一顿痛骂赶出家门,一个人乱逛,突然闻到一股香气,他抬头一望,前边不远处的孙家大院张灯结彩。原来,孙财主的儿子今天结婚。老三一眼看到孙财主的西房里放着瓜、果、桃、李、糕点等好吃的东西。他顿时觉得自己饥饿难忍,竟忘记了周围的一切,跑进西房,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沿着王昌龄的足迹,又有很多文人墨客前来武陵井游玩,留下了许多美好诗篇。宋代诗人陈与义曾在武冈搭了一间茅草房,一住就是10多年,留下了一首《武陵春色》被选人武冈地方志,诗日:
“当日仙源路已迷,武陵何事又名题。料想洞口春常在,流水桃花过此溪。”

此时,那位波斯随从忽然问道:“请问楚老板,还有什么遗忘了的重要物品没有?”楚云天被问得一愣,仔细想了想,说:“客官所有的东西都在这里了!”

老太婆一听,顿时气得差点晕倒,她破口大骂:“好你个败家子,缺德鬼,我家祖祖辈辈也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滚!这里不要你这种害人虫。”

湘西武陵井的传说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楚云天忍无可忍,冲着侯显能破口大骂:“狗官,我本没藏宝珠,从何抵赖?”
吴新也叫骂道:“你这狗官,不分青红皂白,枉自折磨人,苍天在上,饶不得你!”

口袋里的老三正琢磨着该怎么办?不一会儿,门响了,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好象有女人进来了。老三趁机学着狗“咪咪咪……”地叫了几声,果然进来的财主女人上了当。

穿过位于湘西武冈古城的水西门,沿着一条叫新陵街的小街前行不远,就可看见街道旁的栏杆下有一口长方形的井,清冽的井水从井沿一侧的缺口溢出。沿着栏杆侧边的石阶来到井旁,只见水面上泛起浅浅的涟漪,井水清澈如琼浆玉液。井的另一侧是一座龙王庙。当地老百姓一直坚信,有水就有龙王,二者是相依相存的。龙王庙走廊边沿的条石上,镌刻着3个遒劲的大字:武陵井。

说起来真是无巧不成书!几年前,金正辉也曾经到中国经商,谁知出师不利,竟蚀了老本,连回程的路费也赔了。他走投无路,信步来到樊楼,准备用袋里仅有的几个钱买个醉后一死了之。金正辉喝着喝着,不禁悲从中来,伏桌大哭起来。他的举动惊动了楚云天。楚云天找他谈心,探明原委,劝道:“人有失手,马有失蹄,来日方长,何必要自寻绝路?你何不重整旗鼓,天下哪有翻不过的山头?”金正辉泣道:“楚掌柜,你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呀!我此番来你们中国典当了家中所有的财产,哪还有本钱再翻身?”楚云天听了,立即给他一笔回国的路费,还无偿赞助了他一笔可观的银钱让他作做生意的本钱。金正辉感激得泪水涟涟,跪谢道:“恩公的深情,在下没齿不忘,倘能东山再起,定当报答!”

“好你个穷小子,还拿腔作调装我妈,我看打得你还不疼。”财主儿子说着又抡起棒子打起来。

武陵井经过历代文人骚客的渲染后,名气更大了。加上有一年,城外的资江涨“端午水”,城内武陵井水也涨得很猛,有人来井边洗菜时看见井里有一漂浮物,捞起来一看,竟是一块断桨。井里怎么会流出船桨来呢?那人再仔细一看,桨上居然写着“峨眉山”。
“四川
眉山的船桨流到我们井里来了!”那人惊呼,这个爆炸性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全城,人们推断,武陵井井水的源头有两支,另一支就在四川峨眉山,那里的人赛龙舟折断了桨,顺着一条通道流到了武陵井。武冈人对此深信不疑,并引以为荣:峨眉山也是仙境,武陵井的井水当然是仙水了!难怪它那么香甜!

一言提醒梦中人,楚云天收泪道:“京城内的大盗小偷,我都打点过,他们怎么会这样害我呢?看来只有拜托
‘一枝梅’查询一番了。”

财主管家是个机灵鬼,知道是老三搞鬼,带了一帮人来到老太婆家,不分青红皂白就把老太婆和在家的两个儿子捆绑了起来,先是一顿棒大,打得老太婆门牙都掉光了,满脸是血,然后把三人送到衙门。

第二天,侯显能押着一干人犯来到虬须客的墓地,同时又邀来了虬须客的妻子以及波斯特使,开棺检验。

从前,有个老太婆,丈夫去世得早,留下三个儿子,老太婆辛辛苦苦把三个儿子拉扯大,一天他把三个儿子叫到身边,对他们说:“你们三个大后生都能出去学点手艺,明天就动身,学不成手艺不要回来见我。”三个儿子都点头同意了。

宋英宗得到禀报,龙颜大悦,亲率文武百官主持樊楼重新开张。他觉得楚云天的仁义之风为国争了光,特赐樊楼一匾,上书
“诚招天下客”
五字。虬须客妻子和波斯特使商量后,也专门请了能工巧匠用两国文字制作了一块方匾,上写
“天下第一酒家”,并将那颗宝珠镶在匾中央,一同赠给了樊楼。同时,由波斯特使出面,宴请朝野知名人士和在京的各国客商,为樊楼正名。那一天,樊楼门前披红挂彩,鼓乐喧天,前来看热闹的人摩肩接踵,热闹非凡。看着这欢乐的场面,楚云天不知是喜是悲,泪水长流。那位神医华也应邀而来,感叹道:“唉,如果不是那位高丽商人前来搭救,我等众人恐怕早上了断头台了!”
吴新却道:“假如不是老板平日多方行善,又怎会有那高丽商人前来送宝珠呢?这件事使我认识到,好人天照应啊!”

“哎呀,大喜日子,谁把小花狗装在口袋里了,怪可怜的。”边说边解开了口袋。

一年后,那位虬须客的妻子带了一个随从,在波斯国王派的特使陪同下来到东京,直奔樊楼而来。

“腾!”老三猛地跃出,吓得财主女人瘫倒在地,嘴打哆嗦地说不出话来。老三就势把她装进口袋里,扎好口子,趁人不备,扬长而去。

楚云天忙摘下锦袋观看,见上面绣了一行曲里拐弯蚯蚓似的异国文字。他见多识广,知道许多外国商人都爱在身上带这么一个锦袋,并在上面绣上自己的国籍、住址、姓名,以防不测。

喜事办完,财主领着儿子怒气冲冲地来找老三算帐,抡起棒子,一棒接一棒向“老三”打来。

那虬须客又点了点头,然后吃力地抬手指了指头上的帽子。楚云天可摸不透他这是啥意思了,忙和大家猜测。吴新道:“他是不是想摘下我们大宋的这顶高帽子,换上波斯帽子入土为安呢?”这时,梨花开口道:“我看这人常来东京,说不定早就喜欢上了我国的风土人情,一定是不让换掉他戴的这顶宋朝帽子安葬。”

一转眼四个月过去了。一天中午,大儿子回来了,背上背着一口锅,一进门就喊:“妈,我回来了。”老太婆停下手中的活儿,问道:“你学的手艺如何?”老大说:“妈,我学成了铁匠手艺。您瞧,这是俺自个儿打的锅。”老太婆看了看老大手里的锅,笑了。又过了两个月,二儿子也回来了。他学的是木匠手艺活儿样样都会,顺便还给家里做了一个新锅盖,老太婆也欢喜地笑了。

楚云天知道“一枝梅”的落脚地之后,就通过一个十分要好的狱卒,前去寻找“一枝梅”。

一年过去了,三儿子还没回来,老太婆整天愁云满面,担心三儿子出了差错。

想不到就是这位虬须客,差点儿给樊楼带来毁灭性的灾难。原来,这虬须客是做中国特产生意的,每次都从波斯万里迢迢运香料来东京,换取中国的丝绸、瓷器、纸张等回国,赚了不少的钱。虬须客来中国,有自己专门居住的驿馆,后来他听说樊楼对待顾客仁义盖天,不大相信,认为商人以利为重,谁肯慷慨施义于人?便怀着好奇心三番五次地前来试探。

樊梨花回到牢房,因不堪羞辱,一头撞在墙上,命丧黄泉。

金正辉回国后开了一家珠宝行,几年下来,他广置产业,并娶妻生子,成了当地首富。由于业务关系,他一直没能抽身去中国拜谢楚云天。

这“一枝梅”是京城有名的大盗,是各路盗贼的头儿。他长得小巧,却心灵胆壮,为人慷慨仗义,虽是个贼,但只偷那些吝啬财主、不义富人的东西,偷来之后又救济穷人。这人武功高强,来无踪去无影,而且善于化装,每次作案时,都爱在墙上画上一枝梅花,所以有人称他
“一枝梅”。“一枝梅”曾闻楚云天为人仁义,慕名拜访过他。

波斯随从逃到高丽,找到了个珠宝商人,就要卖掉那颗宝珠。这位高丽珠宝商名叫金正辉,走南闯北见多识广,见到宝珠,大吃一惊,知道不是寻常之物,忙把波斯随从引入内室,设宴款待,席间,便向波斯随从套问宝珠的来历。那波斯随从酒酣耳热,得意忘形,自以为在异国他乡已远离了是非之地,便竹筒到豆子一般把他怎样窃得这颗宝珠的经过说了出来。岂料,金正辉不听便罢,一听大惊失色,心中叫苦不迭。

话刚说完,那虬须客双目散光,挤出两滴眼泪,恋恋不舍地魂游西天去了。

这次虬须客来中国用香料换取了一些奇珍异宝,不久就要打道回国了。这天他意外地没有自带酒菜来到了樊楼,把大拇指一翘对楚云天说:“楚老板果然名不虚传,你的为人我非常钦佩。明天我要回国了,很想结交你这个朋友!”楚云天连说哪里哪里。虬须客一边说着一边走上楼,觅了一个座位坐下,要了一桌美味佳肴,又召来两个妙龄歌伎唱曲侑酒。他对楚云天说:“这次我可要付足酒费了!”

三天过后,大小头儿们向
“一枝梅”汇报,他们手下并无一个盗掘过虬须客的坟墓。“一枝梅”深知他们不敢在他面前撒谎。他赶到狱中,如实向楚云天说出查询经过,并道:“大哥,依小弟之见,这盗掘宝珠之事,不是本地人干的,肯定是‘过路客’
干的!”

楚云天听罢,茅塞顿开,道:“怪不得他临死前还指指帽子,原来是别有用意……”
他挣扎着坐了起来,拼命摇动铁锁向狱卒呼道:“看守兄弟,我要见侯大人……”

楚云天见到
“一枝梅”,便哭诉了自己被冤经过。“一枝梅”听罢,抱拳对楚云天道:“大哥,你一向施仁义于人,我这就去查询,看是哪个忘恩负义之徒干的,我一定饶不了他!”

虬须客艰难地点了点头,又用眼光四处寻找着什么。楚云天忙拿来虬须客携带的小包袱,打开来,有一只小匣,里面全是翡翠珍宝,光彩夺目,还有一个账本。楚云天又恳切地对虬须客道:“我知道,这是你来中原做生意所得,这些财物小店妥为保管,待你家人前来定当完璧归赵。”

楚云天本是宣州人氏,家住金宝圩。有一年水阳江发大水,洪水冲破了圩堤,楚云天的父母葬身水中,楚云天却攀住一块木板,漂泊到了异乡。他一路乞讨,来到京城。一个寒冷的冬天,北风呼啸,鹅毛大雪漫天飞舞。楚云天衣不蔽体,肚里饥肠辘辘,身上冷得打颤,一步一个踉跄踯躅在街头。突然,他只觉得两眼一黑,身子一软,咕咚一声栽倒在雪地上不省人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