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0

一个越南籍的洪水少将,孙中山的好友陆皓东

史坚如更是怒骂慈禧,他就是孙中山的战友和同志陆皓东,此人就是越南籍的洪水少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少儿时的陆皓东,不仅喜欢读书,更喜欢绘画。他的本子上到处涂满了小鸟树木山水房,先生对此非常不以为然。有一天,陆皓东在课堂上又在聚精会神地埋头作画,先生走过来看到,很不高兴,便责骂他不该不专心读书,心有旁骛。陆皓东理直气壮地反驳说:“图画也是读书的事,为什么要禁止?”先生理屈,一时竟被问得无言以对。这件事反映了陆皓东从小就具有的刚强直爽,明辨事理的品格。虽然生活在富庶人家,但处在风雨飘摇的满晚期,陆皓东还是时时处处都能感受到世道的黑暗和朝政的腐败。在翠亨乡下,他常看到朝廷衙役来村里催粮逼税,也亲眼看到邻居的园宅被人强行霸占;他看到洋人在当地横行无忌,而平时对百姓凶神恶煞的官吏在洋人面前却是唯唯诺诺一副奴才相。当时正是太平天国运动刚刚失败不久,陆皓东最喜欢和孙中山等孩子们一起听村里一位参加过太平军的老战士冯爽观讲太平天国的故事:金田起义,定都南京,北战与西征,天京保卫战……太平军横扫奸佞,杀尽不仁的英雄壮举给少年陆皓东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他恨不得自己马上长大,像当年的太平军一样,揭竿而起,除尽人间不平。

彭德怀、黄克诚让韩秘书向他解释:“这是党中央的决定,我们要对他负责到底。越南现在条件十分艰苦,困难很多。这笔钱是给他治病的,没有钱怎么去治病?!”

10月28日夜,两广总督德寿大人正在酣睡,长长的引线已经燃烧到了尽头,地下装着100多斤炸药的洋铁桶忽然爆炸,”轰–“地底下的爆炸冲天而起,总督衙门的八间房屋与两丈多长的后墙被炸得瓦砾纷飞,墙垣皆塌。由于德寿的居室偏离爆炸中心而幸免于难,巨大的爆炸力把德寿掀翻于地下。从睡梦中惊醒的德寿吓得魂飞魄散,连忙滚到桌子底下,浑身哆嗦个不停。

不久,陆皓东的好伙伴,12岁的孙中山随他母亲去了檀香山。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离开,二人颇有些恋恋不舍。这已是1878年了,洋务运动正在兴起,连辟居乡下的翠亨村由于处在南海前沿,也明显感受到一股股新风气扑面而来。西方的科学技术、文化宗教大量涌入,使一向封闭保守的中国人目瞪口呆,目不暇接。正在求知年龄的陆皓东却是兴奋异常,他深深地被这些先进的西方文明吸引住了,如饥似渴地吸收西方科学知识,了解世界的发展变化情况。1883年,外出五年的孙中山从海外归来老朋友重逢,分外高兴。孙中山详细地向陆皓东介绍了他五年游历海外的所见所闻,介绍了西方社会的发展,讲述了科学技术在西方所起的巨大作用以及西方教育中最重视的各门科学,还介绍了西方社会的民主制度与社会结构。这一切都使陆皓东感到新奇和向往,使他兴奋异常。对比之下,清廷统治的腐败和中国人的愚昧、保守、落后就更使他们感到不能容忍。

他沉思了一下,又说道:“我们得给钱呀,给多少,五万元怎样?”

图片 4

图片 5

9月27日上午,洪水要乘坐中央军委特批的专列离开北京了。前门火车站挂上了五彩缤纷的彩旗,彭德怀、叶剑英、黄克诚、孙毅等200多人前来送行,除了元帅将军外,还有外交部、军委各总部、各军兵种主要负责人。如此隆重的场面,在新中国都十分罕见。

宫崎滔天赞他为“中国革命之天使!”

正当陆皓东苦闷、彷徨,为探求中国自强之苦苦寻觅的时候,孙中山却已开始了他的革命活动。当时孙中山正在港西医书院学医,他经常往来于香港、澳门、广州之间,结识了陈少白、杨鹤龄、尤列等一批爱国青年,他们经常在一起聚会,分析国情国势,探求发动政治革命,拯救国家危机的途径和方法。孙中山以“洪秀全二”自命,认为“中国现状之危,我人当起而自救”。1890年,陆皓东父亲去世,他要扶父亲灵柩南归并乘机完婚,于是悄然离职,回到了广东。一到家乡,他很快知道了孙中山等人的活动,由于情谊甚笃又志趣相投,他马上参加了进去。从此,他时常去香港与各位朋友聚会,研究实现政治改革,振兴中华民族的方针和道路。1893年冬季的一天,陆皓东和孙中山、尤列等人在广州广雅书局内的南园抗风轩里聚谈。大家一起分析了国家内政败,外敌入侵的现状,深深为中国的前途和命运而忧虑。谈到怎样才能拯救民族危亡,有人提出应当创设一个革命团体,以“驱除鞑虏,恢复中华”为宗旨,这个提议使大家感到非常兴奋,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探讨了这个团体应具有的性质、特征、发展形势、联络方式、工作目标、组织结等等,表现出极大的兴趣。虽然他们并没有按照这个提议马上去筹划成立革命组织,但这却是后来正式建立的资产阶级革命团体兴中会的第一次酝酿。

洪水去世后,他的越南妻子将这一笔巨款交给了越南国防部。

图片 6

陆皓东与孙中山因这件事无法见容于乡里,只有远走高飞,孙中山去了香港,陆皓东则去了上海,投奔他在上海经商的父亲去了。在上海这个灯红酒绿,西风强劲的十里洋场,陆皓东大大开了眼界看到了更多西方科技和文化,也更深刻地感受到了一个落后民族在殖民地里所受的屈辱和欺凌。19岁那年,他进入上海电报学堂学习译电。他勤奋,聪明,记忆力又好,刚学了八个月英语,就能独立充任电报局的翻译工作。从电报学堂毕业后,他被分派到上海电报局工作。后来又升任了领班。有了一份体面而稳定的工作。有了一笔可观的收入,很多人会就此满足,过小日子,不再做其他非分之想。可一向忧国忧民的陆皓东却不能安定,他注目周围的世界,眼见一年年下来,帝国主义列强一个个肆无忌惮地侵入中国;伟大祖国领土被瓜分,主权糟蹋;封建统治阶级专横腐败,纸醉金迷,只知欺压搜刮百姓,却把大好河山向强盗拱手相让;而中国灾难深重的老百姓却在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双重压迫下呼天不应,叫地不灵,卖妻鬻子,勉强挣扎……民族屈辱,生灵涂炭的现实像一把利刃搅动着这位年轻爱国者的赤子之心,使他寝不安席,食不知味。他立志要改变这不合理的一切,重造一个富强的祖国。然而,改造中国的出路在哪里呢?

9月30日,洪水一行的专列火车抵达了广西凭祥市,越南人民军官员已经在此等候。当天下午,他回到了河内,住进了离总统府不远的法国式小洋楼。第二日,胡志明接见了他。随后,洪水住进了河内最好的医院。

被捕后,南海县令裴景福软硬兼施,先以甜言蜜语,“优礼相待”,但他“不受笼络,惟嬉笑玩弄之”。裴恼羞成怒,用以酷刑甚至用火烫烙,拔掉他的手足指甲,“惨酷无人理”,企图迫使他供出革命党内情。但他“惟怒目不答,傲睨自若”。

图片 7

一个越南人如何获授中国将军的呢?

而当时史坚如的第一次博浪之椎,既是义愤所激,也是无奈之举。

图片 8

周恩来看到彭德怀和国防部的报告后,说:“国际汇款不方便,干脆提现金吧。”

他当时受孙中山和陈少白之命,去广州联络绿林会党首领区新、马王海及防营汉旗练达成部,共会合各路数千人,拟定了攻打广州的日期。但因缺少武器、粮食,无法发动。他四出张罗,所得无几,难济于事。“拟尽售三万金之家产,以充军费”,又因战乱兵荒,未能实现。他“心力交瘁,形神锐减,恒绕室彷徨,中夜辄起,仰天叹息,”一筹莫展,只好改期。10月3日,郑士良在惠州发动起义。他因“屡谋响应,皆不得当”。

图片 9

“你回去后好好治病,我们欢迎你再回来。”

他彻底倒向了孙文革命党一派,留学日本,接受革命教育,次年回国,在义和团事变、惠州起义、自立军起义的空隙间,发动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刺杀。当时的革命党,不但把自己当作推动社会进步的火种,也把自己当作正义和罪恶的审判者,冷酷、无私,而且极端。

图片 10

“那就三万元了,不能少了。”彭德怀断然地说,又交代韩守文:“你跟中国银行说,换成国际汇款。有困难,叫他再找大使馆,一定不能亏待一个为中国革命做出了大贡献的人。”

这位史坚如烈士从小高富帅,家族乃是广东一方富豪,然而他却瞧不上这大清的一切,包括中国封建时代的儒家道统和八股文章,他一心想的就是济世救国,崇拜的是世史书上那些大英雄大豪杰。

孙中山一回到家乡,就到处宣传政治改革,抨击清政府的腐败行为和社会上的不良风气。对此,陆皓东极为钦佩和赞同,他常常和孙中山一起出去做宣传工作。当时,由于宗教文化的深远影响,许多人看不清自己遭受的苦是因为中国的落后和官僚的压迫,反而认为这是天命,是前世报应。他们唯一希望是忍受苦难,拜佛求神,希望来世能苦尽甘来。所以,拜菩萨神的人特别多。而对孙中山、一陆皓东他们宣讲的一套官府腐败,百姓受难的道理却不以为然这使他们感到要宣讲革命道理,首先必须破除封建迷信。在翠亨村有一个大庙叫北极殿,里面供奉着“北极帝君”和“金花夫人”等泥菩萨。那里香火极盛,四季香客不断。

洪水从1924年16岁时来到中国,到1956年时已48岁,在中国生活战斗了26年。他在中国的时间,多于他在越南的时间,把自己的青春和美好年华主要献给了中国。现在他要回国了,毛泽东和周恩来亲自接见了他。毛泽东对他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