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7

史密斯的评价如何,军统里唯一的少将女特工

1948年姜毅英随国民党败走台湾,史密斯在1947至1954年间继续为《生活》杂志工作,乃率所部与宁冈、永新、安福等部农民自卫军于7月26日在永新暴动队配合下

1948年姜毅英随国民党败走台湾,不久即改嫁倪姓商人。据熟知内情者介绍,姜毅英的后代中,较为出名的是其孙女倪雅伦,外形靓丽的倪雅伦是台湾的一位知名模特,至今依然活跃在台湾娱乐圈。

经过长时间从战争的伤病中恢复,史密斯在1947至1954年间继续为《生活》杂志工作。他受伤后的第一张照片是《通向天堂之路(A
Walk to Paradise
Garden)》,这是他最著名的照片之一,拍摄的是他的两个孩子穿过一段林间小路,走向一片阳光普照的地方。这张照片被选作1955年在纽约现代美术馆(Museum
of Modern Art)举办的“人类的家庭(Family of
Man)”展览的压轴作品。在《生活》杂志工作期间,史密斯发表了很多重要的照片故事集,其中包括1948年的《陪审团(Trial
by Jury)》,同样在1948年的《乡村医生(The Country
Doctor)》,1951年的《助产士(Nurse Midwife)》,以及1953年的《化学王国(The
Reign of Chemistry)》和《西班牙乡村(Spanish
Village)》。这些照片为引人回味的照片故事树立了新的标准。它们,用有力、清晰而不失美好的方式展现了诸如同情、荣耀、日常工作、出生和死亡等等人类必然经历的人生过程和情感。他的照片被看作是普遍的象征。史密斯关于助产士默德·卡伦(Maude
Callen)故事的照片感动了美国读者的神经,人们纷纷捐款帮助她在南卡罗来纳建立了诊所。摄影师们感到史密斯做出了对摄影记者个人创作的最完美的诠释。1954年,在非洲拍摄的关于麻风病诊所的医生,阿尔伯特·史切维特兹(Dr.
Albert Schweitzer)的专题,《“一个慈悲的人(A Man of Mercy)”》出版。

1929年5月,围困井冈山的国民党军队因忙于军阀大战,大部已撤走。井冈山上下无不欢欣鼓舞,长松了一口气。

图片 1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消息传到袁文才、王佐所在的宁冈茅坪,二人即率一拨人马赶到大树湾要讨个说法,见特委书记朱昌偕等人,王佐大嚷:“宛希先究竟犯了哪条王法?他身为特委副书记,你们竟擅作主张,说杀就杀,说剐就剐,今天倒要你们说个清楚!”

姜毅英,浙江江山人,原名姜鹤根,1908年5月出生于浙江江山新塘边一个木匠家庭。风姿卓约的姜毅英曾就读于杭州第一高级中学,见过她的人都称其“眉目如画,美艳不可方物“,天生是位风流人物。1933年,戴笠开办杭州特训班。戴笠觉得姜毅英具有男人、女人的双重性格,作为特务培养,可以派上多种用场。

史密斯的摄影生涯起步于《新闻周刊》,进入《生活》杂志时年仅19岁。后来,他因趣味方向的不同几次同《生活》杂志闹翻。自1946年重返《生活》直至1954年辞职期间,他大约完成了58个摄影专题。1948年,在科罗拉多的克莱姆林开始拍摄的《乡村医生》是他的第个重要图片故事,讲述一个默默无闻的乡村医生怎样为分苦的人们看病而献出自己的青春和生命。在尤金·史密斯以前,从来没有一个摄影家为了拍照片而如此深入持久地体验被摄者的生活。他的照片如此让人动容,是因为他技弃了旁观者的身份,把自己作为一名参与者融入了被摄者的命运。你有时科要以为他的照片中的场面是精心导演、安排出来的,或者也是经典性电影的剧照。这种成为生活片断的作品,也正是史密斯所追求的目标。为此,他甚至遭到了欧洲摄影界的批评,成为评论家们揶揄的”理想的浪漫主义者”。史密斯认为那是因为他们是些惯于愤世嫉俗嘲讽生活失,受尽了挫折,所以才什么也信不过了,而他,只不过是坚持信念而已。

“这是中央‘关于与土匪的关系’一节”,毛泽东抬眼看看大家,又念了起来,“暴动前可以同他们联盟,暴动后则应解除其武装并消灭其领袖……这是保持地方秩序的先决前提。他们的首领应当作反革命的首领看待,即令他们帮助暴动亦应如此。这类首领均应完全歼除。土匪而浸入革命军队或政府中,便危险异常。这些分子必须从革命军队和政府机关中驱逐出去,即其最可靠的一部分,亦只能利用他们在敌人后方工作,绝不能置他们于苏维埃政府范围之内。”

图片 2

图片 3

三天后,邓乾元与龙超清、谢希安等前去“看望”了袁文才,并代表特委邀请袁文才“出去工作”。尴尬自责和无奈无助中,袁文才默默地应允了。

姜毅英晚年一直生活在台湾,期间除了参与部分社会活动外,大部分时间与子女居住在一起。直到2006年,98岁的姜毅英安然与世长辞。

在拍摄这些选题时,史密斯常常为艺术家的态度和杂志的要求之间的矛盾所苦。他在实践中锤炼出一大前程图片讲故事的本领。即使是完全没有图片阅读经验或者目不识丁的人,都能看懂他要表达的东西。他的《西班牙乡村》《乡村医生》、《助产士》、《史怀哲》、《水俣》等图卸报道大大丰富和影响了以《生活》杂志为代表的期刊的图片报道方式,成为它们用来培养摄影师的新样板,因为他在用照片传达悲悯力量的同时,从来不让人丧失希望,而且他自己丝毫不愿为了显示自己的冷静深沉而隐瞒这种理想精神。他为自己一双年幼的儿女所拍的步出幽暗地带的背影被《人类的家庭》影集选用了在最后,以象征人类的希望。1955年,史密斯离开《生活》进入玛格南图片社,但这次合作也只维持了四处,此后,他一直坚持自己编纂图片故事集,不让编辑们胡乱“糟蹋”自己的那些照片。晚年的史密斯变成了一个性格乖戾、十分固执的老人。当年在南太平洋当地战地记者的折磨。正当他他接受《看》杂志的邀请,打算重新端相机时,他的身份垮了,而且从此再也没有站起来。就在这一年,纽约的国际摄影中心设立了“尤金·史密斯奖”,表彰他对人性的信念,并将掖为同样的换负而取得突出成就的后来者。

远在赣南的毛泽东听说袁文才、王佐被杀,感到十分震惊。井冈山是他和朱德等人历经千辛万苦,好不容易建立的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袁文才、王佐对这块红色区域的营建,有着不可抹杀的功劳。

抗战期间,姜毅英潜伏在厦门,任职报务员。1941年4月姜毅英及时侦查得知日军情况,政府据此并综合其他情报判断出日军南进迹象。于是戴笠立即升姜毅英为军统局本部第四处电台台长。1942年任上校译电科长,后译电科改机要组,姜毅英任机要组组长,是戴笠身边的红人。据说姜在对日抗战期间在香港、东南亚各地为军情系统架设广播站,传递情报,可谓功勋累累。

图片 4

特委向五县赤卫队传达了军事部署,称“袁、王二人勾结茶陵团总罗克韶已经叛变革命,明日借成立大会之际,务必除掉这两个叛徒。各部牢记口令,左臂缠绕白毛巾,一定完成锄奸任务。”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然而,刚在年底接替谭震林担任湘赣边界特委书记的邓乾元却对毛泽东的决定有异议。在他看来,中央文件对土匪的处置不是凭空制定的。他认为应该将袁文才的苏维埃政府主席一职免去,另行换岗,不让他与王佐纠合在一起。邓乾元的意见得到了众人的赞同。

军统局戴笠麾下唯一才貌双全的女将军叫姜毅英。姜毅英不仅是国军在大陆期间提拔的唯一的女性将领,也是国军历史上首位女将军。

1930年1月18日,在彭清泉的主持下,在江西遂川县于田村召开了中共湘赣边界特委、赣西特委、红五军军委联席会议,会议决议的第五条就是:“必须坚决解决袁、王问题。”

在1946年3月,姜晋升为少将。据说姜任少将后,架子大了,脾气也大了,叶文照(曾任军统第四处报务负责人)因无法忍受便与姜离了婚。姜毅英后来任保密局情报处少将处长。1948年,淮海战役前夕,她曾经向小她四五岁的国民党徐州剿匪总司令部年轻有为的中将参谋长李树正示爱,但被李树正以“家有贤妻”为由拒绝。

为了平衡关系,也为了能真正黏合边界特委与王佐等人,毛泽东将自己一贯器重的党务工作者宛希先留了下来,并反复作了特别交代。

图片 5

宛希先突然想起一件,不久前,警卫排长抓到敌联防团一个侦探,从他身上搜到一封龙庆楼给龙家衡的策反信。他狠狠地瞪了龙家衡一眼,忙命警卫连长作好战斗准备,赤卫队掩护区委机关和伤病员赶紧撤往深山老林。

袁、王被杀的后果是极其严重的,袁文才的主要骨干周桂春、谢桂标、陈梦平、谢华光、朱游庭、李筱甫等先后被抓住枪杀了;王佐部也只逃出小部分,共计打死淹死40余人,袁、王两支部队从此消亡了。后来,袁文才的妻叔、袁部的骨干谢角铭与王佐的哥哥王云龙即收拢残部,“电省反赤”。从此,井冈山军事根据地随之丧失。后来,红军部队数次力图恢复,均未奏效,反遭严重损失。

朱德也表示了异议:“土匪的称呼是土豪劣绅的叫法,老袁、老王是被逼上山,共产党理应团结他们。再说,中央这么做,不是让红四军去干过河拆桥的事吗?自相残杀,怎么也说不过去。”

为了避免矛盾进一步激化,朱昌偕决定让宛希先暂时离开九陇山,去兼任中共茶陵县委书记。

作为特委班子里重要成员的宛希先,是唯一的外籍干部。他原本为土、客籍双方都能接受的人物,在各方面声望都很高,尤其与袁文才、王佐过从甚密。自朱德、毛泽东率红四军离开井冈山后,他便成了袁、王在边界特委内唯一的依靠和缓冲。

袁文才也觉得王佐的举动有点过分,忙叫他把枪收起来:“王佐是个粗人,哪个不晓得?今天再扯也没什么意思,以后到前委去理论。”说完,扯着王佐衣袖就走。

王佐哪里答得上,只是回答说是三十二团王佐副团长。话音未落,岸上泼水似的子弹一齐射向潭中,王佐就此命丧冬瓜潭。

两人默坐一阵,袁文才怏怏地告退。从此,那份文件像梦魇一样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终于有一天,跟随南下部队到了广昌苦竹坝,觉得自己已陷入了灭顶之灾的袁文才,决心脱离红四军,再回井冈山。他拉上刘辉霄、谢桂标等人,以“到哪里都一样的革命”为由,将一张“告假条”留在军部,趁着黑夜悄悄离开部队赶往井冈山。

人物经历

刚安定下来,宛希先即命令警卫连汪排长带几名战士押送龙家衡去特委所在地九陇山。这汪排长出身贫穷,苦大仇深。听说这个女的是“反动派的奸细”很是仇恨。在去九陇山的路上,便“开审”起龙家衡来。他左一个“奸细”,右一个“老实交代”,龙家衡只是默不作声。汪排长气愤不过,最后竟掏出枪来威逼龙家衡招供。龙家衡对着枪口,却无惧色:“你怎么能这样对待自己的同志?”

图片 6

但要诛杀袁、王并不是件容易的事。袁、王队伍有700多人,队员强悍,来硬的难以对付,只能智取。朱昌偕说:“以中共湘赣边特委的名义给袁、王去一信,声称上级决定,边界各县红军警卫营、连拟编入红六军,袁、王部为六军三纵队,袁为司令,王为副司令,即日开赴永新县城集合,配合红五军攻打吉安。俟袁、王到永新后,将他们与部队分开安排住宿,晚上即可行事。”

在特委会议上,待宛希先讲述了龙家衡被杀的始末后,特委副书记刘天干就站起来质问:“宛希先,龙家衡一个县委妇女部长,就被你随随便便地枪杀掉,谁给你的这个权力?”

朱昌偕自袁、王这次大吵之后,对袁、王二人既恼恨,又害怕,心想:此二人到底改不掉土匪习气。

图片 7

龙家衡料理好公公后事的当晚,即返回九陂山区。天刚拂晓到了住地。就在龙家衡去株塘的第二天,宛希先率特委一个警卫连到了九陂山区。宛希先是在红四军离开井冈山时,毛泽东特意安排留下来的,并担任了特委副书记,是特委成员中唯一的外地人。宛希先见到龙家衡便沉着脸说:“龙部长,你怎么一个人出山去白区了?去白区要经过县委、特委批准,这是纪律,你不会不知道吧?”

毛泽东抓过身旁的布包,环视了众人一眼,抖落出已经传达过的中共六大文件。他用手指着《苏维埃政权的组织问题决议案》的章节,说:“让大家留一下,是要传达一个文件。上午传达时,袁文才、王佐在,我跳过了这一段。”

大家一听,立即睁大眼睛,不由得面面相觑。

宛希先得到报告,心里很是懊恼。龙家衡惨遭不幸在湘赣边界特委和永新、宁冈县委内引起了轩然大波。以边界特委书记朱昌偕为首的一些特委领导成员及永新县委、宁冈县委不少同志对宛希先杀害龙家衡大为不满。

毛泽东离开井冈山时,心中有两个心结:一是边界特委如何正确看待袁文才、王佐并能与其融洽相处;二是对根据地内纠缠不清的土、客籍争端伤透了脑筋。因为这种争端导致了以土籍人为主把持的特委与袁文才、王佐二人的根本对立,说开去就是敏感的“党与枪”的关系。

然而,一个月不到,就发生了“罗克绍事件”。

他屏住呼吸,急速地看了下去。看完后,袁文才顿觉寒彻肌骨,仿佛掉进了冰窖。他放下文件,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刘辉霄闻声而出,看见袁文才如此失魂落魄,心中顿时明白了。他走过去,用力将袁文才扶进室内,却不知说什么好。

1923年参加绿林武装。1925年所部被地方政府收为新遂边陲保卫团,任副团长、团长,后为躲避地方豪绅追杀,重新恢复了原来队伍。1927年,在遂川县农民协会帮助下,将所部改称农民自卫军,支持遂川农民运动。同年6月,永新的国民党右派发动政变,乃率所部与宁冈、永新、安福等部农民自卫军于7月26日在永新暴动队配合下,攻克永新县城,营救被捕的革命同志,旋任赣西农民自卫军副总指挥。后与袁文才率部在宁冈坚持斗争。同年10月,对毛泽东率工农革命军进驻井冈山,给予积极支持和帮助。1928年1月所部接受改编,2月,编入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二团,任副团长,兼第二营营长。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5月,任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第一师第三十二团副团长兼第二营营长、红四军军委委员,并当选中共湘赣边界特委委员。7月,任湘赣边界防务委员会主任。领导建立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后方机关和五大哨口。1929年1月,红四军主动向赣南出击,奉命率第三十二团协同红五军留守井冈山,时任第三十二团团长,曾多次打退敌人,重兵进攻。3月,成立湘赣边界红军独立第一团,任团长兼第一营营长。5月,任红五军第六纵队司令。7月,任红五军第五纵队司令,率部在井冈山坚持游击战争。1930年2月,在永新被错杀,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毛泽东听到这里,心里一下宽慰多了,他一锤定音说:“袁文才、王佐的问题不在中央文件的意思范畴内。对于袁文才和王佐两位同志我们不能把他们当土匪看待。经过一年多的考查和共同的战斗,我们可以看到,他们为党的事业,为根据地的巩固,为红军的壮大,立下了许多功劳。他们是功臣。当然,情况还得向中央报告清楚,免得日后留下什么后遗症。”

1929年11月,边界特委决定永新、宁冈、茶陵等县红军警卫营和赤卫大队攻占永新县城。正在做准备工作的宛希先接到情报,敌人在茶陵通向永新的道路上布下了重兵。宛希先决定:茶陵武装不参加攻打永新县的行动。

念完这一段,毛泽东放下文件,心情沉重地说:“你们听明白了吧?就这一段,我上午没念。真不晓得中央搞么子呀?弄出这一条政策来。要是老袁、老王晓得了,还不知有啥事?你们几个议一议,该咋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