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佑和杜牧是什么关系,邓之诚著作

习六代史.曾就读于成都外国语专门学校法文科、云南两级师范学堂,杜佑早年以门荫入仕,刘超也是永城人

邓之诚字文如,号明斋、五石斋,是江苏江宁人,我国著名历史学家、教育家。他毕业于成都外国语专门学校,后担任滇报社编辑,北京大学、北平师范大学、燕京大学等高校教师,成为20世纪中国著名史学教育家,培养了一批优秀的文史考古学者,著名的有黄现璠、王重民等人。邓之诚被誉为中国通史权威,著有《中华二千年史》《骨董琐记》等作品,于1960年病逝北京。
生平经历
邓之诚(1887~1960),字文如,号明斋、五石斋,祖籍江苏江宁,中国历史学家。1887年11月29日(清光绪十三年十月十五)生。幼年入私塾,酷爱读书,随父赴云南任所,习六代史.曾就读于成都外国语专门学校法文科、云南两级师范学堂,毕业后,任滇报社编辑,1910年任昆明第一中学史地教员.武昌起义后,仍兼报社工作,宣传革命.1917年应北京大学之聘,任教授.赴北京后,被教育部国史编纂处任命为国史纂辑员.1921年起,专任北京大学史学系教授,又先后兼任北平师范大学、北平大学女子文理学院和燕京大学史学教授.1930年任燕京大学历史系教授并兼任北平师范大学和辅仁大学史学教授,1941年冬,太平洋战争爆发,燕京大学被封闭,与洪煨莲等同被日本军逮捕入狱,翌年获释.1946年燕京大学复校,仍回校任教。1952年院系调整以后,并入北京大学历史系.专任明清史研究导师,并为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历史考古专门委员.1960年1月6日逝世,终年73岁.著有《骨董琐记全编》、《中华二千年史》、《清诗纪事初编》等。
求学及任教
先毕业于成都外国语专门学校法文科。后随父入滇,受家学影响颇深,尤嗜六朝书史。考入昆明云南两级师范学堂文科,专攻文史。毕业后,担任《滇报》编辑,对当时国内外政局及地方兴革事宜,多有论述,深为时人赏识。武昌起义后,仍兼报社工作,撰写政治性文章,欢呼辛亥革命胜利,袁世凯窃国后,乃自滇出川、鄂,积极参预护国军运动,并结识革命领袖孙中山、黄兴及护国军统帅蔡锷等。
治学严谨
一生治学谨严,博闻强识,诲人不倦。最初在北京大学等校讲授,成《中国通史讲义》上、中两卷,于30年代初,被选为《大学丛书》之一种,更名为《中华二千年史》。
喜欢抄书
张萱《西园闻见录》传抄本一百零七卷等;并以所藏五石斋钞本秘籍包括谈迁《北游录》、萧?]《永宪录》及崇彝《道咸以来朝野杂记》等付印,嘉惠士林未刊手稿尚有《滇语》,二十万字,述其幼年遍历滇中所见所闻,尤详于滇边诸少数民族,是研究西南少数民族历史的可贵资料。
1996年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所编新版《世界人名录》收“邓之诚”条目称他为“中国通史权威”。
杰出的教育家
邓之诚作为20世纪中国著名史学教育家,曾培养了一大批文史考古学者,门人弟子号称三千,当中成就斐然者有黄现璠、王重民、朱士嘉、谭其骧、王钟翰等等。
1960年1月6日病逝于北京。邓之诚著作
主要著作:《湛隐居士集跋》《中华二千年史》《骨董琐记》《中国史大纲序》《宋代太学生序》《中国考试制度史序》《祺祥故事序》《西园闻见录序》《闭关吟》《张孟劬别传》《题归来草堂录》《东林党籍考序》《东京梦华录注》《北游录跋》《清诗纪事初编》《天桥志序》《皇清通志纲要序》《清代画史补录序》《汉唐文持序》等。邓之诚与胡适
邓之诚上课,帽子须规规矩矩放在桌子上;而“新派”人物胡适,则会狠狠地掷在讲桌旁边的地上。新老两派争执不休,许多人这才有幸在课堂上听邓之诚这样骂胡适:“城里面有个姓胡的,他叫胡适,他是专门地胡说。”此翁口音极重,表情又认真,令人莞尔。这样的评价,他年年都要讲几回。胡适自然是奈何他不得。后人点评这段历史,认为新旧两派可以激烈辩论而并存,正体现出大学之自由开放精神。
1949年后,北京市委统战部召开知识分子座谈会,有人慷慨陈辞:“我们已进入一个全新的时代。有人自恃有些旧学功底,就对抗思想改造。我奉劝某些人,不要自视过高。其实,过去的所谓‘国学’都是封建糟粕,一文不值。”时人回忆,散会后,邓氏回寓所,一路秋风萧瑟,落叶满阶,他“目中茫然”。后来,他留在北大,没有学生,也不上课。当年人人以听其讲课为幸的邓先生,因为没有授课记录,工资下调三级。人物评价
一生治学谨严,博闻强识,诲人不倦。最初在北京大学等校讲授,成《中国通史讲义》上、中两卷,于30年代初,被选为《大学丛书》之一种,更名为《中华二千年史》。
邓之诚作为20世纪中国著名史学教育家,曾培养了一大批文史考古学者,门人弟子号称三千,当中成就斐然者有黄现璠、王重民、朱士嘉、谭其骧、王钟翰等。

杜佑字君卿,出身京兆万年杜氏,是唐朝著名政治家、史学家。他早年以门荫入仕,历任润州司法参军、抚州刺史、饶州刺史、岭南节度使、司空、同平章事、司徒、度支盐铁使、太保等职,封爵岐国公;曾编撰《通典》二百卷,是我国第一部记述历代典章制度的典志体史书,创立了史书编纂的新体裁。公元812年,杜佑逝世,追赠太傅,谥号为安简。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杜佑早年以门荫入仕,补任济南参军、剡县县丞,后投奔润州刺史韦元甫。韦元甫因其父对自己有恩,遂以故人之子对待杜佑。一次,韦元甫办公时遇到难以决断的案件,恰见杜佑在侧,便随口征询杜佑的意见。杜佑应答如流,所言都切中要害。韦元甫大喜,当即表奏他为司法参军。后来,杜佑随韦元甫到浙西、淮南任职,深受信任,累迁至检校主客员外郎。
累职升迁
大历六年,韦元甫病逝。杜佑由淮南入朝,担任工部郎中,充任江西青苗使,后历任抚州刺史、御史中丞、容管经略使。
大历十四年,唐德宗继位,杨炎拜相。杜佑也被征召回朝,历任工部郎中、金部郎中、江淮水陆转运使、度支郎中兼和籴等使、户部侍郎、判度支,并负责河北战事的粮草转运事务。
建中三年,杜佑得罪权相卢杞,被赶出朝廷,外放苏州刺史。他因老母在堂,不愿赴任,改任饶州刺史。兴元元年,唐德宗因泾原兵变逃往兴元。杜佑被任命为岭南节度使,兼任御史大夫。
节度淮南
贞元三年,杜佑回朝,担任尚书左丞,后出任陕州观察使。贞元五年,杜佑升任检校礼部尚书、扬州大都督府长史,并充任淮南节度使。他在扬州设置营垒三十余所,整饬兵马,后因母丧丁忧。唐德宗却将他夺情起复,改授为刑部尚书、检校右仆射。
贞元十六年,徐州节度使张建封病逝,士卒拥立其子张愔为主。唐德宗遂任命杜佑为淮南节制检校左仆射、同平章事,兼徐泗节度使,让他讨伐张愔。杜佑调集大批战船,命部将孟准为前锋,但因孟准兵败,不敢进兵。朝廷无奈,只得将徐州划给张愔,又将濠州、泗州划归淮南,并命杜佑兼任濠泗等州观察使。
担任宰相
贞元十九年,杜佑拜相,担任检校司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并充任太清宫使。
永贞元年,唐德宗病逝,唐顺宗继位。杜佑进位检校司徒,并兼任度支盐铁使。当时,王叔文任度支盐铁副使,锐意进行革新,希望得到杜佑的帮助,但杜佑没有答应。不久,王叔文失败,杜佑又举荐李巽为副使。
元和元年,唐顺宗病逝,唐宪宗继位。杜佑再次摄冢宰,并把度支盐铁事务全部让给李巽。当时,度支使事务繁杂,没有条理。杜佑把营缮事务划归将作监、木炭事务划归司农寺、湅染事务划归少府,减轻度支使的工作。不久,杜佑进拜司徒,封岐国公。
后来,河西党项部落暗中勾结吐蕃,入侵唐朝。边将贪功,请求出兵讨伐。杜佑反对用兵,上疏历述前代开边黩武、兵连祸结的教训,并指出党项寇边是因边将贪暴所造成,建议慎选良将,加固边防。
晚年荣宠
元和二年,杜佑请求致仕。唐宪宗不准,允许他每隔三五日到中书省一次,仍旧参与朝政。杜佑每次入宫奏事,唐宪宗都加以优待,尊称司徒,而不直呼其名。
元和七年,杜佑患病,四次上表皇帝,请求致仕。唐宪宗无奈,只得让他以光禄大夫、太保之职致仕,但仍让他在每月初一十五上朝面君。同年十一月,杜佑病逝,终年七十八岁,追赠太傅,谥号安简。杜佑和杜牧是什么关系
杜牧是杜佑的孙子,其父杜从郁为杜佑之子。
此外,据杜牧《自撰墓志铭》,杜位、杜佑一代为杜预十三代裔孙,这也可作为杜甫为杜预十三代裔孙的佐证。
由此可见,杜牧为杜甫从子杜佑的嫡孙,因此杜牧称杜甫为从曾祖父,他们之间同宗共祖,有着浓得化不开的血缘关系。杜牧以妾为妻
妻子梁氏,常熟县令梁幼睦之女。
李氏,衡阳县尉李殷之女,原是嬖妾,后升为正室,封密国夫人。
杜佑公然在妻子梁氏去世后,不顾亲族子弟的劝说,升妾李氏为正室夫人,这样的做法是广泛受到批评的。杜佑升妾李氏为妻,朝廷都已经认可,并且封李氏为密国夫人。但是在权德舆为杜佑所写的墓志里,妻子只提前妻梁氏,完全不提李氏一个字。可见杜佑家中子弟以及当时社会名流、士族阶层对此事不屑的态度。这一态度在杜佑生前或许不能与杜佑的个人意志抗衡,但在杜佑死后表露无遗。杜佑《通典》
杜佑著有《通典》二百卷、《理道要诀》十卷、《管氏指略》二卷、《宾佐记》一卷。
他览古今典籍及历代名贤论议,考溯各种典章制度的源流,耗时三十六年,撰成《通典》二百卷。《通典》成书于唐贞元十七年,记述了远古黄帝时期至唐朝天宝末年的制度沿革,分为食货、选举、职官、礼、乐、兵、刑法、州郡、边防九典。它创立史书编纂的新体裁,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记述历代典章制度的典志体史书。人物评价
刘昫:①佑性敦厚强力,尤精吏职,虽外示宽和,而持身有术。为政弘易,不尚皦察,掌计治民,物便而济,驭戎应变,即非所长。性嗜学,该涉古今,以富国安人之术为己任。②佑承荫入仕,谳狱受知,博古该今,输忠效用;位居极品,荣逮子孙,操修之报,不亦宜哉!及其宾僚紊法,嬖妾受封,事重因循,难乎语于正矣!
宋祁:①为人平易逊顺,与物不违忤,人皆爱重之,方汉胡广,然练达文采不及也。朱坡樊川,颇治亭观林苾,凿山股泉,与宾客置酒为乐。子弟皆奉朝请,贵盛为一时冠。天性精于吏职,为治不皦察,数斡计赋,相民利病而上下之,议者称佑治行无缺。惟晚年以妾为夫人,有所蔽云。②耽、佑、楚皆惇儒,大衣高冠,雍容庙堂,道古今,处成务,可也;以大节责之,盖〈石昬〉中而玉表欤!悰、綯世当国,亦无足讥。

丁魁楚字中翘、号光三,生于河南永城,是明朝末年大臣。万历年间,他考中进士,官至户部侍郎,明朝灭亡后他与瞿式耜、吕大器等人拥立朱由榔称帝,维持明朝正朔,是永历政权的秉政之臣。丁魁楚后来带着全部家当投靠清朝将领李成栋,最终于1647年被开膛破肚而惨死,全部身家都被李成栋夺走。人物生平
早年战功
丁魁楚,河南永城人,是万历四十年举人,万历四十四年进士。崇祯四年升任保定巡抚,崇祯七年任户部侍郎。崇祯九年官至河北巡抚,善事权要。
崇祯九年五月,清军以阿济格为将,率师八万余,从独石口入犯,袭击延庆、昌平等地,侵掠京城,掠人畜十八万东归。由于这次未能抵御清军的进犯,丁魁楚被囚禁遣戍边卫。崇祯十一年,他向朝廷交纳饷银获得释放,随后便家居故乡永城。
在家居永城期间,丁魁楚经历了总兵刘超叛乱的事件。刘超也是永城人,原为贵州总兵,后获罪免职归故里。崇祯十五年,李自成农民军围攻开封,震动朝野。刘超被起用,与农民军作战获胜,主持永城的防务时,与家居永城的免职御史魏景琦及举人乔明旃产生嫌隙。那时正巧刘超被新任命为真定总兵,即将赴任,魏景琦怀怨于心,便派通于朝廷的人上书制止,指责刘超私通农民军。刘超得知此事,大怒,率部杀死魏、乔,据永城叛明。时值农民军横扫河南之时,明廷万分震恐,便急派上任不久的河南巡抚王汉前往平乱,王汉也被刘超杀死。明廷又令风阳总督马士英率兵平叛。丁魁楚偕同练国事辅助马士英设诱降免罪之计,擒获刘超杀死。由于这个功劳,丁魁楚又被起复为总督河南湖广加兵部尚书衔。同时,因平刘超之乱与马士英的共事,为他南明时期的宦海生涯奠下了基础。
用事南明
崇祯十七年五月,马士英、史可法等在南京拥立福王朱由崧,建立弘光政权,便任命丁魁楚总督河南、湖广,兼巡抚承天、德安、襄阳。还未上任,适逢两广总督沈犹龙入朝中任侍郎,丁魁楚便改任两广总督。不久,加兵部尚书衔。弘光元年五月,弘光政权亡,唐王朱聿键又在福州建立隆武政权,丁魁楚仍以原官协理戎政。
弘光、隆武期间,他都任事于两广。那时清军南下的步伐日益加快,时局十分紧张。两广地处大陆最南,地理条件又十分好,倘若很好地经营,建成抗清的后方基地,是很能成就一番事业的。然而,丁魁楚对于地利的认识却不同。岭南未遭清军蹂躏之时,他却“怙安不修戎备”,日以享乐为事。他派水军到今天肇庆附近的羚羊峡,放干河水,在斧柯山下的老坑取砚石。行政用人方面,也是弊端丛生,“将吏以贿为进退”。
乱世之秋,明朝宗室仍相争不已。隆武帝福州建元后,封于广西桂林的靖江王朱亨嘉派其亲信孙金鼎,唆使平蛮将军杨国威拥戴自已.自称监国于桂林。靖江王曾派孙金鼎劝瞿式耜主持拥立,遭其拒绝,便将瞿式耜囚禁。瞿式耜暗中派人联络丁魁楚、陈邦傅和杨国威的部下焦琏。丁魁楚等率兵以武力制止了靖江王谋立事件,击杀杨国威,擒获朱亨嘉。此事上奏隆武朝廷后,丁魁楚被封为平粤伯。
拥立桂王
隆武二年秋,唐王朱聿键在福建汀州被清军俘杀,隆武小朝廷败亡。在广西主持抗清事务的瞿式耜打算拥立桂王朱由榔,征求丁魁楚的意见。丁以唐王死无确信,态度迟疑,且以桂王“无兵无饷”相诘难。待到隆武旧臣相继到达广东,隆武帝的死讯已确凿无疑,丁魁楚又“以广城诸绅无至者”为由,不敢定议。由于丁魁楚总制两广,“带甲五岭”,拥有实力,所以是建立新的南明政权的不可缺少的支柱。瞿式耜以“同仇恢复”和“立贤立亲”为由提出拥立桂王朱由榔的建议,并对丁魁楚明确指出:拥立朱由榔,关键靠丁魁楚和瞿式耜本人。后来,隆武朝臣何吾驺自闽返粤致书丁魁楚,再次证实了隆武帝死难的消息。丁魁楚同意了瞿式耜的倡议,与吕大器、瞿式耜、李永茂等拥立桂王朱由榔。十月,桂王监国于肇庆,十一月十八日在此地称帝,以府署为行宫,永历元年。南明史上的最后一个小朝廷就这样诞生了。
丁魁楚由于两广总督的地位和拥立之功,被永历政权任命为首辅。实际上,他是凭借自身在两广的实力和基础获得这些“殊荣”的。那时,宦官王坤从福建而来,因为知晓宫中事务得到朱由榔的器重。王坤专横跋扈,擅改朝政,私定黜陟。而丁魁楚则与王坤相结纳,不去改进行政,剔除弊端。在与同僚的关系上,也以自己的权力和利益为依归。大学士吕大器因与他争掌兵权丽不得,不辞而别。前大学士陈子壮得知朝中由丁魁楚秉政,也不接受永历帝对他的任命。臣僚之间因职位和偏见相互掣肘,一点也不团结。
在桂王监国肇庆之时,苏观生等人又在广州拥立隆武帝之弟称尊于广州。建元绍武。双方调解不成,便兵戎相见。隆武二年十一月末,永历政权方面派林佳鼎与苏观生的大将陈际泰战于三水,取得胜利。但争端并未了结。那时王化澄代替丁魁楚总督两广,懦弱而无决断。林佳鼎又代替王化澄于十二月初二日与苏观生所派大将林察,大战于海口,林察设诈大败林佳鼎。当时瞿式耜正在峡口地方争取义师的援助,倡议捐资助饷。他自捐五千金,希望丁魁楚捐资万金,或者数千金亦可。丁魁楚却“吝而不予”。
兵败身死
隆武二年十二月十五日,李成栋率领降清伪军攻入广州。瞿式耜主张立足肇庆,组织坚决的抵抗。但胆小的永历帝不听,匆匆西上梧州。丁魁楚也不主持抗清的战斗,唯以身家私财为虑,到了梧州。“竟不随扈”别走岑溪。丁魁楚的辎重繁多。原来他自从南雄回到肇庆后,就任命中军苏聘的岳父钟鸣远为岑溪令,日运财货到此作为退身之地。他一夜之间便派出侍女十七人,供为他出力的那些没有妻室的壮士享用。到了岑溪,又西上左江,舳舻相接。李成栋清军十八人追至,苏聘想杀死他们再走,丁魁楚却不允许,以此作为“偷生保货”的退路。他密派亲信携带金宝贿送李成栋,李成栋将计就计,许以两广总督的职位。丁魁楚大喜,于二月间由岑溪出降,李成栋表面上接受丁魁楚投降,却暗地设计诱杀丁魁楚,清副将杜永和把他押回广东半路上杀死。“籍其家口数百人,凡男子少长悉斩之。”丁魁楚曾哀求免杀其一子。李成栋讥讽道,“汝身且莫保,尚求活人耶!”全部予以杀死。丁魁楚40年的积蓄,全部为李成栋所据有。后来有人见到丁魁楚一个年幼孙子为李成栋部将罗成耀收养,问他姓什么,若回答姓丁,立即遭到一顿毒打。丁魁楚死时船中所存精金八十余万,珍珠金宝番货十倍以上,都是三年间在广东横取得来。
丁魁楚任事两广期间,正值清军一统宇内的步伐日益加快,南明控制区日渐萎缩之际。他先是不积极进行抗清准备,后来大敌当前,作为永历政权的秉政之臣,又以职位相争,因循苟且,“弃君营私”,不致力于抗清复明的大业。清军未至,苟安一隅,清军既至,剃发迎降。丁魁楚的故事
丁魁楚十二岁那年,到县城参加童子试。这天,天上布满了乌云,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地上满是泥泞。他手里打着伞,脚上穿着钉底靴,走进县衙大院。恰巧被站在走廊下的试官肖其贤看见了。肖见是丁魁楚,知道他才思敏捷,便顺口吟道:“丁相公,穿钉靴,丁钉入地。”魁楚抬头望去,见是试官,便应声答对:“朱天子,戴珠冠,朱珠朝天。”试官见状,深知他志气不小,十分惊异。于是又指着县衙后院一座叫韩公楼的高楼,叫他作一首诗。魁楚略加思索,遂高声吟道:“韩公楼,楼最好。气象巍巍镇云表。仰观星斗灿,俯视乾坤小。试看万里动风色,聊将一笑登烟皋。”试官看他天分很高,不由满面笑容,表示佩服。这次考试,丁魁楚考取第一。李成栋玩丁魁楚妻女
当夜,丁魁楚正做统管两广的美梦,忽然被兵士叫醒,让他下船入李成栋营帐议事。老东西匆忙赶入帅帐,见李成栋端坐居正,两旁士兵个个立目横眉,刀剑出鞘,大学士知道事情有变,忙双膝下跪,叩头不止:“望大帅只杀我一人,饶过我妻儿。”
李成栋一笑,问:“您想我饶你儿子一死吗?”一挥手,身边卫士上前一刀就把丁魁楚仅有的一子脑袋砍下,放置于他的面前。哀嚎未久,兵士拎起这位老谋深算的“老知识分子”,一刀结果性命。接着,李成栋尽杀丁魁楚一家男丁,并把他一妻四妾三媳二女均脱光剥净,押入自己帐中待来日慢慢享用。同时,老匹夫四十艘大船所载的八十四万两黄金和珍宝奇物尽归李成栋所有。仅这黄金一项,如果老贼拿此饷军招买人马,就足以抵挡清军两年三载。历史评价
温睿临:“以区区之粤,而柄国者宝赂如是,不以之佐国用,而以之资敌,且抢扰之秘,而弃君营私,其杀身夷家,不亦宜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