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秀才郑新京,女王祖白绿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便访知惠北一带以陈赈赐为首的一班乡绅,穷秀才郑新京 点击数

女王祖白绿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用剃刀砍树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穷秀才郑新京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阿里·萨诞生与成长

很久很久以前,在虎拉萨这个地方,生活着一个叫麦顿廷的商人。麦顿廷拥有万贯家财,享受着人间的荣华富贵,过着美满舒适的生活。然而美中不足的是根据丰富的实际材料,论证了政治、法律、宗教对经济的依,他虽已年届花甲,却没有生下一男半女。他想到自己毕生积攒下来如此巨大的财富,而这些财富,终有一日会随着自己的死亡,落入他人之手,为此,他终日慨叹不已。这一局面在他六十岁生日的时候,才终于有所改变。这天真主赐于他一个男孩。

麦顿廷因自己老年得子而欣喜若狂,给孩子取名阿里·萨,将他视为掌上明珠。阿里·萨长得眉清目秀,就像十五的圆月那样美丽可爱。父母对他无微不至地关怀。由于有优越的家庭环境,他健康地成长起来。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品行和常识不断充实、丰富。渐渐地,阿里·萨长成一个风度翩翩、知书达礼的少年。这时候麦顿廷已是风烛残年,长年卧病不起。

这一天,麦顿廷感到自己快要不行了,于是把儿子阿里·萨叫到床前,说:“儿啊,我就要随真主的召唤而去了。在我瞑目之前,我有一些话要对你说。”

“父亲,有什么话您就说吧。”阿里·萨心里明白这是父亲给他的遗言。

“我要告诉你,不要滥交朋友,并非所有人都能成为你的知己,必须随时警惕意外之灾,随时小心防避飞来横祸。千万不要接近那些为非作歹之徒,接近那些坏人就如同接近铁匠一样,即使不被溅起的火星灼伤,也会被烟熏坏双眼。诗人曾经说过:

你想获得真正的情谊,

并非轻而易举。

遭灾罹难之际,

难负真情实意。

这是我对你的叮咛,

你须铭记在心。

从此以后你当息交绝游,

断然离群索居。

人总是潜藏着一种痼疾,

若你细细观察,用心注意,

便会发现那些欺诈与心机,

所以你切记不可与之接近。

交际场中难免胡言乱语,

你必不能从此获利。

除非探讨学问,交流知识,

你还是应独自修心养性。

人的言行神鬼莫测,

他们的本性我已亲自体会。

所谓的情谊只是欺骗,

人总忘不了矫饰虚伪,玩弄权谋。”

“是的,父亲,这些我一定牢记在心。”阿里·萨对父亲说,“您还有什么嘱咐吗?”

“你应该随时多做好事。只要是力所能及,就不要忘了慷慨待人,对人务必和蔼可亲,广施博济才能得到尊敬。诗人曾经这样讲:

慷慨为怀,乐善好施,

并非人人都能做到。

只有能做到的人,

日后才不会追悔叹息。”

“是的,父亲,这些我一定牢记在心。”阿里·萨毕恭毕敬地答应一定遵从父亲的教诲,“那么还有什么需要我注意的呢?”

“我的儿啊,你必须随时随地在心中想着安拉,才能得到他的保佑和庇护。要爱惜金钱,不要等到把钱财挥霍一空,再去低三下四地求人怜惜。要知道,在这个世上钱财决定着一个人的地位。诗人曾经这样说:

人穷时亲人也不亲近,

人富时人人都愿亲近。

只为金钱的缘故,

冤家也能化解。

一旦一贫如洗,

亲朋也将离我而去。”

“是的,父亲,这些我一定牢记在心。”阿里·萨向父亲保证道,“您还有什么嘱咐吗?”

“我的儿啊,做事一定要三思而后行,切不可操之过急。你要知道,年长的人总是见多识广,行事之前最好向他们请教。须知天外有天,人上有人。你若希望更高贵的人同情你,怜悯你,你就要向比你弱小的人表示怜悯。要知道,安拉随时都在注视着你,所以你万万不能恃强凌弱,否则必遭报应。诗人曾说过:

一个人不能了解一切,

凡事都应跟人商议,听取别人意见。

要知道一面镜子只能照出自己的脸,

两面镜子才能看见你脑后的情形。

做事应冷静心细,

不可操之过急。

与人方便自己方便,

宽厚待人别人才会同样待你。

安拉在天上俯视一切,

无人能与之相提并论。

恶人尽管横行一时,

终将得到应有的报应。

仗势欺人绝非我辈的本性,

多行不义必自毙。

作恶者虽然沉醉于梦乡,

安拉却在聆听受害者的诅咒。

酒是万恶之源,它会侵蚀你的健康,消磨你的意志,所以你应禁绝。诗人曾经这样讲:

我与酒一贯无缘,

灵魂与肉体得到保全,

意识与语言也能协调。

我从不与酒鬼结交,

一生中从不曾烂醉如泥,

也不曾因酒误事。

这些都是我一生的经验,也是智者的诤言。今天我所嘱咐你的,希望你能牢记在心。现在,我要把你托付给安拉了。我的儿啊,你要好自为之。”

随后,麦顿廷便昏厥过去。

过了好长一会,他慢慢地苏醒过来,喘息一番,然后虔诚地做了一番祷告。他喃喃自语地念着《作证言》里的话:“我深信安拉是独一无二的,我深信穆罕默德是他的使徒。”经过一番挣扎,麦顿廷溘然逝去。

看着父亲终于离自己而去,阿里·萨万分悲痛,眼中泪水长流。幸喜他是一个坚强和有见识的青年,最后他强抑下悲痛,为父亲料理后事。人们听到麦顿廷瞑目长逝的噩耗,大家都感念这个忠厚长者,于是不分尊卑贵贱、男女老幼,都来参加他的葬礼。阿里·萨在亲朋好友的协助下,花费很多钱财,为老父举行了隆重的葬礼。他们把浴洗梳妆过后的麦顿廷的尸体装殓起来。

阿里·萨把父亲安葬入土,和前来吊唁的人们围在四周,诵念《古兰经》,还在墓碑上刻下一段诗句:

你来自土地,安拉给了你做人的权利,

你学会用人类的语言来赞美他,

人生的轮回使你重归于土壤,

似乎你从不曾来到人间。

办完父亲的丧事后,阿里·萨遵照当地的风俗,在家里为父亲守孝。他感怀、追思父亲对自己的养育之恩,不禁悲痛万千,终日以泪洗面。之后不久,母亲也撒手离他而去。

阿里·萨只能强压苦痛,像为父亲送葬那样,又为母亲举行了隆重的葬礼。经过这般双重打击之后,阿里·萨变得更加成熟。他在家中潜心度过了守孝的漫长日子。守孝期满以后,阿里·萨以一个成年人的姿态继承了父亲的事业,在父亲开设的商店中接手了所有的生意,自己主持着经营和买卖。他完全像曾对父亲保证过的那样,不轻易与人交往,每日只是兢兢业业、规规矩矩地经营着父亲的遗业。

且说有一新任知县,颇通政事文墨,也工于心计。莅惠不久,便访知惠北一带以陈赈赐为首的一班乡绅,左右乡间讼务纠纷诸般,很不把历任县太爷放在眼里。新知县心里明白,自己欲于此县立足,须给这班人一点厉害看看,尤其是陈赈赐。

清朝末年,潮州城内有各穷秀才叫郑心京,满腹文才,颇有名气,常作些文章,针砭时弊。他得文章,有如一把利斧,横砍直砍,所以北人取各外号叫郑“斧”。

阿里·萨买下祖白绿

这样过了一年有余,阿里·萨牢牢遵从父亲临终前的教诲,像父亲所希望的那样,每天按步就班到商店中,一心一意从事着买卖。他从不出交去际,过着苦行僧般的生活。然而好景不长,随着时间的推移,附近那些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浪荡青年觊觎阿里·萨的钱财,于是想方设法地接近他,企图从他身上获得好处。

阿里·萨做了一年多的生意,无论是经验,还是见识、阅历都日渐丰富。他渐渐把父亲的遗言抛诸脑后,开始不把那些谆谆叮嘱当回事了。于是,他同一帮坏家伙打成一团,在他们的引诱下终日出入酒馆茶铺,赌博、酗酒在他已经成了家常便饭。这时的阿里·萨的行为举止,跟刚丧父时简直判若两人,他还恬不知耻地说:“我现在还很年轻,不趁着大好时光享受父亲遗留的大笔财产,那什么时候来享受呢?要知道诗人说得好:

花儿正艳时就当摘采,

否则只能空对枯枝叹息。

是呀,我现在正该像诗人吟唱的那样,尽情享用我的财产金钱。”

于是阿里·萨不分白天黑夜地同那帮狐朋狗友一起过着挥金如土、纸醉金迷的生活。过了不多久,这种吃喝玩乐的堕落生活耗掉了他大量金钱。手头拮据并未使阿里·萨警醒,他反倒变本加厉,把父亲遗留下来的房屋、商店统统典当或出售,换成钱,供自己和那些酒肉朋友奢侈。

阿里·萨的家业逐渐败落。终于有一天,他发现自己已经一贫如洗,仅剩下一套衣服还属于他自己。这时他终于如梦初醒。想着前一段时期的所作所为,他不禁羞愧难当,懊愧不已。从此他的生活窘迫,每天吃了上顿不知下顿在哪儿。有一天,阿里·萨从早到晚都未吃一口饭,感到饥饿难忍,于是打算去找那些曾使用他的钱去追欢买笑、吃喝玩乐的朋友们,希望那些人能够请他随随便便吃上一顿。

于是,阿里·萨满怀希望,匆匆去找那些曾经交往甚密的酒肉朋友。他走遍全城,在每个朋友那里都吃了闭门羹,没有一个人搭理他,个个都对他避而不见。奔忙了半日,阿里·萨还是没吃上一口饭,仍然是饥肠辘辘。这时的阿里·萨,第一次感到世上的人情冷暖,不由得灰心丧气,愤懑至极。无可奈何之下,他强忍饥饿,拖着疲惫的双腿,一步一挪往回走。不知不觉中来到集市,他看见一大群人围在一起,熙熙攘攘,非常热闹。见到这种情形,阿里·萨觉得很奇怪,他想:“出什么事了?为什么这么多人挤成一堆?向安拉起誓,我一定得过去瞧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他拼命地挤到人群中间,往里一看,原来是一个美貌的少女被人带到集市上来出卖。这个少女面色红润,身材窈窕,颜容秀美,完全称得上是一位世间少有的美女。一首赞美美女的诗写的就像是这女郎本人:

她经得起最挑剔的眼光审视,

体态轻盈适中,腰肢盈盈一握。

她的美妙身段引人遐想,

也使女人们产生嫉妒,感到忿恨。

她的面孔如圆月一般明亮,

柔软的身体就似风中的花支在摇摆。

她的肌体发散出麝香的芬芳,

世上所有的花儿都不能与她争艳。

她的身材无与伦比,

每一分每一寸都是明月,引人注目。

阿里·萨瞧着姑娘出类拔萃的容貌,心中无限爱慕,暗道:“向安拉起誓!我要在这里等着,看看到底谁会把她买到手。”同时他心里也想知道,这样一个姑娘的身价到底能值多少。

于是他挤在人群中等待着。那些生意人知道阿里·萨的父亲是位富商,因而把他当做也是来集市做买卖的。

等到围着的人越来越多,一个经纪人慢吞吞地踱到姑娘身边,指着她高声叫着:

“诸位财主老爷!诸位朋友!这个姑娘名叫祖白绿。她长得就像一块无瑕的美玉,真正算得上是无价之宝。即使把她放在美女堆里,对她也只是众星捧月。她是男人心目中真正的美女。现在开始出卖。哪位老爷愿意先出个价?不管价钱是高是低。各位老爷,我们的买卖是公平、自由的。谁也不会埋怨第一个出价的。现在请出个价吧!”

“我出五百块金币。”不等经纪人说完,一个商人模样的人首先开了价。

“五百一十块。”另一个商人把价格抬高了十块。

“六百块!”一个叫拉施顿的老头加了九十块。他长得瘦小、萎琐,一双蓝眼睛像哈蟆似地鼓着。

“六百一十块。”价格还在增高。

“一千块!”拉施顿高喊着。这个老头打算以此使其他商人退缩。果然,一千块的价格令所有人都驻足不前,没有人继续出更高的价钱了。

价钱显然已出到最高了,拍卖停了下来。

经纪人走到姑娘的主人跟前,询问是否以一千块金币卖掉这个姑娘。姑娘的主人说:“当初我曾经发过誓,我要卖她的时候,卖给谁和卖的方法,都会征得她的同意。既然我做了保证,就请你替我问问她,看她愿不愿意。”

于是经纪人过来对祖白绿说:“美丽的姑娘,这位大老爷愿出一千块金币来买你,你愿不愿意跟他走?”

祖白绿十分厌恶拉施顿丑陋的面目和猥琐的举止,更反感他那一双紧瞪着自己的蓝眼睛,于是斩钉截铁地拒绝了:“这个老头满头白发,已经如朽木一般苍老,我绝不愿意被卖给他这样的老家伙。一位诗人曾经吟唱过这样的歌,连安拉都会奖励他的诗句:

那一日我苦苦哀求,希望得到她的吻,

虽然我一把年纪,却拥有金钱和权力。

她却断然拒绝我的请求:

‘不,向安拉发誓,我绝不会答应。’

唉!我须发皆白,失掉爱情的亲睐,

莫非我已无权享受生活的美好!”

听了祖白绿的肺腑之言,经纪人很同情她,对她的处境感到理解,说:“安拉作证,人们确实应该体恤和谅解你的苦衷。说老实话,这区区一千块根本不能买下你,你的身价,就算出一万块也不为过。”他重又来到祖白绿的主人面前,向他说了祖白绿不愿意跟那个老头的缘故。主人听了,吩咐道:

“既然是这样,你再和她商量,另外找一个买主吧。”

拉施顿把祖白绿据为己有的企图破灭了。由于她不愿意,这笔买卖没做成。这时,另有一个商人走到经纪人跟前,说:“就按刚才的价钱,我出一千块买她。请问问她的意见,是否愿意把自己卖给我?”

祖白绿冷眼看了这个人一眼,不由得大吃一惊。原来这个人把自己苍白的胡须用墨染了,竭力装得像精力旺盛的年轻人。祖白绿对这个道貌岸然、行为卑鄙的家伙十分讨厌,于是高声吟唱:

“一个怪模怪样的家伙来到我面前,

他的颈项粗硬得可以用鞋底敲打。

蓬头垢面如同蚊蚋在他脸上建巢,

突兀的额头可作拴牲口的木橛。

这个魔鬼迷恋我的姿色和身材,

鬼鬼祟祟地染黑一头白发,

恬不知耻地要将我欺骗。

他随时变换着黑白迥异的须发,

就像魔法师棍下令人发笑的小丑。”

唱到这里,她叹到:“诗人对这种人的揭露真是一针见血:

她说:‘你染黑了头发也无从掩饰。’

我答道:‘只是为了不让你发觉。’

她说:‘这样也太滑稽、可笑了,

你习惯了欺诈哄骗,

以至连头发也显得鬼祟。’”

经纪人觉得祖白绿说得很对:“安拉作证,我完全同意你的看法。”

那个买主瞠目结舌,不知所以,问道:“她到底说些什么呀?”

经纪人把祖白绿的话复述了一遍,并解释了一番。那个染黑头发的老头自惭形秽,退缩到一旁。立刻又有一个家伙提出以一千块金币的价格买下祖白绿。经纪人过来征求祖白绿的意见。

祖白绿回头一看,那个人瞎了一只眼,不由得大为扫兴,说道:“诗人曾经这样形容过只有一只眼睛的人:

须知独眼龙最擅长偷奸耍滑,

切记要远离这种家伙。

如果独眼龙尚存一丝正直,

安拉也不会让他失掉眼睛。”

祖白绿对独眼的人没有好感,决定不把自己卖给他。经纪人又着人群中一个胡须直垂到腰间的矮个说:“姑娘,你愿意跟这位老爷成交吗?”

祖白绿见这人丑陋不堪,身材短小,十分不悦,鄙夷地说道:“这个人长得既矮又丑,有一首诗真是太适合他了:

有一位朋友,满脸络腮胡,

形容令人生厌,举动叫人心烦,

恰似冬天的寒夜,

漫长、黝黑,阴森可怖。”

经纪人听了祖白绿一席话,知道她没把这人看上眼,这笔生意又告吹了。经纪人很为难,觉得很不容易让祖白绿称心如意,于是恳切地对她说:“姑娘,这儿有一大堆生意人,还是你自己给自己物色一个满意的人吧。你看上谁,就对我说,我来帮你跟他谈。”

祖白绿抬起头,环视着人群。

在这群人中,她几乎没有几个看得上眼的。这时,她的目光落在阿里·萨身上,发现这是个一表人材的英俊小伙子,不由得大为倾心。她转身对经纪人坦诚地说:“这个风度翩翩的年轻人,长着一头卷曲的黑发,面色容光焕发,气宇不凡,是诗人们吟颂的对象,是多情女子心目中的王子。他的甜言蜜语定能让女人心醉,有首诗这样赞誉:

你的美丽脸孔坦露在人们面前,

为你倾倒的人却难免遭到非难。

你的潇洒神韵打动着我,

让我心如潮水难以平静。

你的气息甜美如麝香,沁人心脾,

你的津夜甘美如醇酒般醉人。

天神只得将你逐出乐园,

因为仙女也会为你神魂颠倒。

你的傲慢使你如同鹤立鸡群,

因为皓月也是因身在高空而更显清辉。

他曾对我这羚羊般可爱的人儿许下诺言,

我惴惴不安等待诺言实现的那一天。

他的眉宇间流露出真情,

可是怎样才能让他保证诺言?

人们说:‘您怎么跟这脸上满布皱纹的人谈情说爱?’

我要说:‘无知的人们,你们少说无稽之言。

他脸上的皱纹无非是掩饰年少,

跟他亲吻如同跨进乐园,

他唇里流出的津液如仙河水般甘甜。’

说实话,我愿意把自己卖给他。”祖白绿最后这样说。

经纪人听了ZLB对阿里·萨的赞美之辞,察觉到她言语间流露出的兴高采烈的心情,认为这一次买卖一定能成功,因而也觉得十分高兴。于是赶紧劝她的主人做成这笔交易。他夸赞祖白绿的聪明伶俐,非常惊异她的知书识礼。

“她十分聪明乖觉,又能背诵许多诗文,这还只是她的特长之一,你可不要奇怪。”祖白绿的主人也开始夸起他来,“她还懂得《古兰经》的七种读法,会用七种书法写字,对《圣训》的造诣也很深,知道历史上所有传述者的名字,还会许多手艺。她擅长做绣花的丝绸门帘,八天就能织好一个,在集市上能卖五十块金币呢!她这双纤纤素手真比金子还值钱呢!”

“真是多才多艺呀!谁要得到她,一定会获得幸福的。”经纪人赞道。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允许她自己挑选新主人。你这就去跟她看中的那人谈谈吧。”

经纪人遵照吩咐,挤到阿里·萨跟前,热切地吻了吻他的手,说:“在这么多富有的人中,她只看上了你,希望你能做她的新主人,你就把她买下吧。”然后他又对阿里·萨夸赞了一番祖白绿的才艺和聪明,说:“真是安拉赐给你的福份。把这样的姑娘买到手,她会带给你多少幸福呀!我要恭喜你了。”

虽然经纪人的花言巧语很入耳,但阿里·萨连自己都不能养活,哪来一千金币买这位姑娘呢?他内心感到惭愧,但为了脸面,他也不愿让其他人知道他的处境。于是,他只好装出一副毫不动心的样子,对经纪人所说的话不置可否。

祖白绿阿里·萨见镇定自若,默然不语,不由得焦急起来。她迫不及待地对经纪人说:“请你把我搀过去,我要让他仔细地看看我。让我来劝他买下我。除了他我不想落到别人的手中。”

经纪人拉着祖白绿的手走到阿里·萨跟前,又询问他一次,可是阿里·萨仍然默不作声。祖白绿不再犹豫,径直对阿里·萨说道:“我可爱的人儿呀,为什么你不肯买下我呢?只要你肯多少拿出点钱,就会做成这笔买卖。我一定会让你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

阿里·萨直视着祖白绿的眼睛,说:“现在你的价钱是一千块金币,为何你非要我出这样高的价钱买下你?”

“那么你就出九百块好了。”

“不!”阿里·萨斩钉截铁地说。

“八百块呢?”

“还是不成。”阿里·萨仍不答应。

祖白绿决心要让阿里·萨买下自己,于是把价钱不停地减下来,但阿里·萨依然无动于衷。最后她说:“那么你出一百块金币买下我吧。”

“可我没有一百块金币。”

祖白绿不禁莞尔,问:“你到底有多少?”

“向安拉起誓,我目前进运不济,不要说一百块金币,就是更少我也拿不出。说实在的,现在我一文不名,别说金币银钱,我甚至连一个子儿也没有。你还是对网开一面,另寻买主吧。”

祖白绿见阿里·萨一副可怜兮兮的愁苦相,知道他确实没有钱。于是说:“那么这样,你跟我到僻静无人之处,我来给你出个主意。”

阿里·萨依她之言,和她一起来到路边。趁着无人注意,祖白绿匆匆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钱袋,交给阿里·萨,说:“这里是一千块金币。你付九百块给经纪人,作为我的赎金,剩下的一百块暂时存在你那儿。以后的生活还用得着。”

阿里·萨照她所说,把九百块给了经纪人,把祖白绿买下,带着她回到家里。

祖白绿找到了自己满意的主顾,兴冲冲地跟着阿里·萨回到家。只见家徒四壁,一副破败的样子,什么家具什物也没有。她只得另外拿出一千块给阿里·萨,嘱咐说:“你到集市上去,用三百块金币买套象样的家具,再拿三块金币买点儿吃的充饥,另外再给我买块帷幕大小的绸布,一些金线、银线和刺绣用的七彩丝线。我用这些东西绣门帘来卖。”

阿里·萨来到集市,照祖白绿的吩咐买到一套家具,吃了一顿便饭,带着丝线和绸布回到家里。祖白绿打起精神,把居室布置得妥妥贴贴,然后点上蜡烛,坐下来陪着阿里·萨聊天。这样,他俩开始过着如胶似膝、情投意合的夫妻生活。他们同甘苦、共患难,每天都觉得心满意足。诗人赞赏他俩如鱼得水的结合和美满的生活,吟唱道:

千万珍视你的人生伴侣,

嫉妒者的谗言绝不要理会。

他们的言行不值得一提,

爱情才是至臻至善。

睡梦中也见你依偎在身旁,

愿从你温柔的唇中吮吸甘醴。

你的一切都是伸手可及,

谁在乎嫉妒者的诬蔑,我将永远拥有你。

鸳鸯般的恩爱夫妻,

同枕席,共呼吸。

肺腑之言尽吐,

心有灵犀融融其乐,

共沐在甜蜜的爱河里。

有谁见过这样的神仙伴侣?

爱神使他们亲密无间如同缝织在一起,

谁想破坏这样的爱侣,

终究只是枉费心机。

犹如打磨冷却的铁石,

徒劳地欲炼成钢。

奉劝处心积虑的嫉妒者:

你何曾了解爱情的意义。

怎能贬低钟情的爱侣,

你可否领会失意者的心情?

那些勇于追求爱情的年轻人,

若你一朝觅到相知的情侣,

即使抛弃人间的一切富贵荣华,

也不能抛弃真诚的伴侣。

于是,新太爷便大放红帖,尽数邀集惠北乡绅人士往会县衙。新太爷有请,赈赐倒也不敢怠慢,早早就赶赴县城。

此石贵过“璇”

城里有一富商,姓蔡名大泉,虽然也曾摸过挤卷古册,但自知要参加科举考试求功名,只是镜花水月。故此花了十三万两白银,买通关节,捞倒一名举人。

蔡父自恃开银庄,家财富足,儿子如今又中了举人,自己便是老太爷了,好不光彩!于是就再贴报之日,再门前竖起旗杆,演大戏,欢宴宾客,闹得满城鱼浮虾跳。

郑斧对蔡家此举深恶痛绝。一天天刚黑,郑斧将醋倒在大墨研哩,磨了浓墨,带了大笔,来倒蔡府门口,在旗杆下写下了“此石贵过璇,一对十三万”十个大字,然后惬意地回家睡觉。

天亮之后,过路人围观着旗杆石上的大字,边笑边议论,蔡举人闻报,慌忙出来看个究竟,不看犹可,一看又羞又恼。管家上前附耳说:“我看这字迹,是出自郑斧之手。”蔡大泉深知郑心京不是好惹的人,只好悄悄叫人用水冲洗。他哪里晓得,用醋墨写再新刻的石上,任你怎用力擦洗,爷仍有字迹可辩。

从此,“此石贵过璇,一对十三万”这据句话,就广位流传成了潮州一句俗语。

阿里·萨受骗

阿里·萨和祖白绿平平安安、欢欢喜喜地过了一夜。第二天清晨,祖白绿醒来收拾好以后,就端坐在那儿,把一些绸布剪裁成门帘子,按自己的意思描绘出各种飞禽走兽和奇花异草,再用金线、银线和彩色线把它们细心地绣下来。八天以后,一个锦绣华丽的绣花门帘子制好了。上面尽是栩栩如生、活灵活现的花草虫鸟,堪称一件艺术瑰宝。她满意地把帘子收卷好,交给阿里·萨,嘱咐着:

“你拿这个门帘子到市场去,足以卖到五十金,但小心,千万别跟过往的行人搭上话,不然你我会遭遇离散的悲剧呢,因为在今天这个世道,世风日下,奸佞之人太多,对我们行业嫉恨的也不乏其人。他们不会放过我们。他们唯恐天下不乱,非要离间我们不行。”

“我懂了,遵命。”阿里·萨满口答应下来,表示一定不会违背她的话。

于是他把绣花门帘带到市场,按照祖白绿的吩咐,以五十金的价钱,卖给坐商。然后用钱买了绸料、彩线和生活必需品,供日常用度,并把卖门帘子多余的钱交给祖白绿保存。就这样,阿里·萨和祖白绿夫唱妇随,夫妻相依,自给自足地生活着。

祖白绿一直辛勤劳作,埋头描绘、刺绣。这样,每八天的工夫她便能制成一件极具艺术价值的绣花门帘,让阿里·萨拿去卖钱。时光如梭,一个年头很快过去了,与祖白绿这一对恩爱的青年夫妻,相敬如宾,举案齐眉,日子过得安定而快乐,加之积蓄渐宽,他们似乎有着光明的前程。

然而好景不长,第二年年初的一天,阿里·萨照例上市场做交易的时候,把绣花门帘交给中间人,托他转手出卖。中间人找来一个信奉基督教的过境顾客。顾客愿出六十金买下门帘,但阿里·萨不愿跟基督教徒做交易。

这是个很有心计的顾客,见此情景,他又把价钱提高到一百金,并用十金的代价贿赂经纪人。经纪人向阿里·萨说明顾客所出的高价钱,以便怂恿他把门帘卖给基督教徒,换取更多的钱。他说:“我的主人啊,你不必担心基督教徒,他对你不会有恶意的。”

当时别的生意人也众口一词,鼓励他做这笔合算的买卖。

因为大家都在劝说,阿里·萨只好勉为其难,把门帘卖给了基督教徒。拿着钱,他忐忑不安地离开了市场。一路上,那个信基督教的顾客偷偷尾随他,他心中疑虑丛丛。没办法,他开口质问:

“干吗你老跟着我?”

“我有事要到对面的小巷子里。放心吧!上帝保佑,你是不会短少什么的。”基督教徒撒了个谎来应付阿里·萨。

阿里·萨回到家里,看见那个基督教徒居然寸步不离地跟进家门,心里很不舒服,破口大骂起来:“你这混蛋!你像影子一样地跟着我,到底想做什么啊?”

“噢,看在上帝的份上,赏我一口水喝吧。我快渴死了。”

阿里·萨觉得有趣,心里揣摸着:“这个无耻之徒,居然为了一口水,跟踪了我大半天。向安拉起誓,我还真不忍心拒绝他。”于是他赶忙回到家中,端出一杯水,准备给那个口渴的基督教徒。这时候,祖白绿见他回来了,关切地问道:

“门帘卖了没有?”

“卖了。”阿里·萨简单地回答一句。

“是卖给商人了呢,还是卖给过路人的?我想要问个清楚,因为我有点惴惴不安,突然之间心绪不宁,好像有离散的兆头出现。”

“我从来都不和过路人来往,自然把门帘卖给生意人了。”

“你可别瞒我,这样我才有防备。我问你,你把这杯水端到哪儿去,做什么用?”

“中间人渴了,是拿去给他喝的。”

“完了完了,只求伟大的安拉拯救你我了!”祖白绿长叹一声,凄然吟道:

“就要远走高飞,

请你慢些走,

不可过于性急,

别叫爱人的拥抱把你诱惑、欺骗。

理智是你的盟友,

万万不可感情用事,

因为命运常常无端弄人,

须知聚合之后离散便紧随着开始。”

祖白绿的恐惧和叹息,一点没让阿里·萨有所警惕,他一心一意地端着水往外走。见那个基督教徒已经走进前院,他很反感,骂道:“你来这儿干吗?狗东西!你怎么可以不请自来,随随便便地擅闯我的家呢?”

“你别动怒,少爷。我觉得在哪儿都一样。门前也好,门堂口也好,没什么分别。你放心,我不会再向前多走一步了。你修善积德,对你慈善、慷慨的善行,我感激不尽。”基督教徒一面花言巧语地支吾着,一面接过阿里·萨手中的杯子,喝得一滴不剩,然后把杯子还给了阿里·萨。

阿里·萨拿着杯子,等他出去,但他仍死皮赖脸地不肯离开,气得阿里·萨铁青着脸赶逐他:“你干吗还不走?快起来,去你的吧。”

“少爷,我虽然喝了你的凉水,但我还希望你给我一点东西充饥。随便什么,哪怕是一点残葱碎饼,也可以解我的燃眉之急啊。你既然已帮了我第一次,索性再帮我一下,请不要过份计较得失,沽名钓誉。诗人曾这样评价:

可叹那些真正的良善之辈已不可寻觅,

若你诉苦于他们跟前,

他们真称得上慷慨大度,仗义疏财。

可叹世间虚情假意之流泛滥,

当人们诉苦于他们,

却连凉水也不能讨到。”

“别再另外噜嗦了!我家里没你要吃的,滚吧。”阿里·萨断然拒绝。

“少爷,如果你家里没有现成的东西,劳你用我这一百金去市中买些来吃吧。哪怕是一个麦饼,我也就感激不尽了。我们还能有一餐之交呢。我现在饿得很,急需一点东西来充饥救命,即使只是一根葱一个饼,也可以满足我啊。总之,凡是可以充饥的东西,此时对我而言,都胜过了山珍海味。诗人说得好:

即使干饼凉水已能充饥糊口,

何必寻寻觅觅度日如年?

无论是帝王将相,抑或贫贱百姓,

死神永远是一视同仁,绝无偏心。”

阿里·萨听了基督教徒似是而非的话,竟回不过神来,心想:“这个基督教徒八成是疯了。不过倒可以用他的一百金,随便买点什么便宜货来敷衍他,顺便也拿他打趣罢。”主意已定,便爽快地表示乐意为对方做此事,说道:

“既然这样,你先在这儿等一会儿。我锁好门,就去市场给你买东西吧。”

“好的,我等你就是。”基督教徒满心欢喜。

阿里·萨把屋门用挂锁锁好了,带着钥匙,到集市上去买了乳酪、蜂蜜、香蕉和面饼之类的东西拿回来,都递给那个基督教徒,给他充饥,满足他的愿望。

“少爷,你买的东西太多了,十个人吃也不会嫌少。”基督教徒露齿一笑,又说:“我一个人吃不了,你干脆陪我一块儿吃吧。”

“我不饿,你自己吃吧。”阿里·萨断然拒绝。

“常言道:‘只有劣种才不遵循礼仪,不同客人同桌。’现在我们既然以宾主相称,当然吃喝都该在一起才对。”基督教徒故意使激将法,让阿里·萨陪他吃喝。

阿里·萨听了基督教徒的风言风语,不好一意孤行地拒绝他,只好坐下来敷衍,随便吃了点什么。这时候,基督教徒神不知鬼不觉地拿起一个剥了皮的香蕉,掰成两半,偷偷地把混有鸦片的、足以弄倒一头大象的烈性麻醉剂,塞进一截香蕉里,再抹上蜂蜜遮掩好,递给阿里·萨,说道:

“我起誓,我的少爷,请尝一尝这个吧。”

基督教徒既然发誓表示友好,阿里·萨碍于情面,不好意思拒绝,只好勉强接过去,胡乱塞在嘴里,随便嚼一嚼便咽下肚去。

一会儿,药性发作,阿里·萨一头栽倒,在地上像酣睡已久似的,昏迷了过去。

以往新任知县邀集乡绅聚会,县太爷总要屈尊奉迎,以示亲近贤达之意。可这天却大异往常,时近晌午,却迟迟不见县太爷露面。众人先是忐忑,后是窝火,不知县太爷耍啥把戏。许久,方见县太爷轻摇蕉扇姗姗而来。他同众人作揖,稍作寒暄,便把众人引入大厅。

钱螺鲑赴寿宴

又有一次,城里有一知名人士做寿,郑心京和蔡大泉均被邀请参加寿筵。席上,蔡举人竟被邀坐首位,郑斧一肚子不愉快。酒过三巡,郑斧提议大家轮流讲故事,笑话以助兴,众人都拍手叫好,请他先讲,他讲了下面这样一个故事。

有一年,东海龙王寿诞,鱼虾龟鳖,欢欣雀跃,热闹非常。钱螺鲑却独个儿愁眉不展。乌龟闻它:“钱兄,今日龙王大寿,你为何闷闷不乐?”钱螺规说:“唉!龟兄,每年大王庆寿,小弟总想借此瞻仰龙颜,莫奈弟身矮小,总被众宾遮住,未能一见,乌龟一听,就说:“原来如此。钱兄,不必烦恼,你可坐到我背上。同到龙宫,等龙王升殿时,再爬到我头上,我把头向上一伸,管你饱个眼福。”钱螺连忙又爬到乌龟头上。乌龟把头向上一伸,问:“钱兄,岂有见到大王?”钱螺鲑高兴地喊:“看到啦!我看到大王啦!”龙王忽见乌龟头上戴了一顶小巧玲珑的帽子,感到十分诧异,便问:“乌龟,你何时捐顶呀?”乌龟说:“不,不是我捐顶,那是钱兄呀!”

众宾客听郑斧讲到这里,捧腹大笑,只有蔡举人,哭笑不得,托故离席,惺惺而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