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坐轿

吴掌柜顺从了女方的风俗,突然觉得那红色的衣袖如鲜血流动,陈子福专心创作他的狐画

狐狸坐轿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贵妃鱼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画狐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尹毒虫只觉得那美人玉手柔若无骨,正想把嘴巴凑上去,突然觉得那红色的衣袖如鲜血流动,袖管之间隐约可见的不是那如雪肌肤,倒是一节森森白骨

俗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这几天,隆昌药行的吴掌柜忙里忙外,逢人便笑。为啥?八月十五,吴掌柜要娶亲了。

天下初平,百废待兴。

民国时期,军阀混战那年头,在长白山脚下的一座县城里,有家陈记药材行,店面不大名气却不小,据说陈家祖上曾是宫里的太医,不知道为什么辞了差事,举家搬到了这里。现在的掌柜叫陈子福,他平时只做药材生意,很少给人看病,可真遇到别人治不了的病,偶尔才出诊。真正让陈掌柜远近闻名的,不是他的医术,而是画技。他有个雅好——画狐。

吴掌柜今年都五十有三了,去年冬天,老婆患痨病死了。没妻的男人是根草,吴掌柜整天耷拉个头。这天,来了个说媒的,给他介绍城南王机匠家的七姑娘。媒人还拿出了姑娘的照片,是个标准的美人。吴掌柜一看就相中了,两个人的八字又非常合,于是,就择在了八月十五这天过门。老夫娶少妻,吴掌柜能不高兴

洛阳城外,烟柳桃花深处,不知何时突然立起几座青竹小楼,有院落房屋环绕,唤做莫言阁。这莫言阁除了卖酒水斋饭,还提供住宿。对于商贾和因城门关闭而滞留城外的人们,无疑是一个极大的方便。

古往今来,画飞禽走兽,山水花鸟的人不少,专门画狐的却不多见,陈子福就是其中一个。他的画中无论主体还是背景,都少不了狐,无论红狐、白狐、灰狐、蓝狐,或坐、或立、或媚、或嬉,在他的笔下神形俱似,栩栩如生。

吴掌柜掰指头过日子,转眼,到了八月十五。不过,女方家提出,吴掌柜丧偶刚过百日,要夜嫁。

难得的是,莫言阁不但饮食精巧,茶香酒冽,而且干净清雅,价格公道。日常天久,渐渐有了名气,就连洛阳城内的住户也乐于光顾。

为了画狐,陈子福经常去山林中窥觑狐的身影,探访它们的行踪。他有一间画室,叫“墨香草舍”,据说是效仿纪昀的“阅微草堂”而得名。陈子福专心创作他的狐画,许多人都不理解他的举动,三十多岁了仍光棍一根,有几家提亲的都被他婉言拒绝了。别人问他为什么不张罗娶个媳妇,画狐狸难道能画出老婆来?陈子福总是呵呵一笑说:“缘分还没到呢,说不定哪天会来个狐仙给我做媳妇呢!”

原来,当地有个风俗,丧妻之人三年内续娶不能亲自去迎娶新娘,而是由女方在卯时下轿。为了表示对女方家的尊重,吴掌柜顺从了女方的风俗。

不过这莫言阁有三怪,第一,人们似乎从没有见到过莫言阁的主人。第二,莫言阁的伙计除了为客人点单,从不多言。第三,这莫言阁有一道无价菜肴叫莫言斋,以蝇头小字书于菜单之末。每当客人好奇问起,伙计们只笑答此斋不常有,故以小字写在不起眼的位置。一来二去的,人们也渐少问津了。

日子久了大家便笑他痴狂,也在窃窃私语:“陈家药材行到他这三代单传也许就传到头了!”

卯时,花轿落地。鞭炮声中,人们纷纷围住花轿。吴掌柜乐颠颠一掀轿帘,惊得目瞪口呆!轿子里哪来的娇滴滴的新娘子呀?分明是一条大狐狸!吴掌柜的老娘当场就给吓死了!轿夫们也奇怪,明明看着新娘进了轿子,怎么变成了一条大狐狸

这一日,莫言阁突然闯进几个凶神恶煞的人物,簇拥着一个锦衣绣袍的年轻公子,虽是装扮儒雅,却掩不住那份飞扬跋扈。伙计慌忙迎了上去,但见从这公子身后钻出个哈巴狗嘴脸的家伙,阴阳怪气道:“听说你们莫言阁菜做的不错,我们公子要尝尝新鲜。”

那年春天,陈子福给皮货庄的葛掌柜看病,看到一只刚买来的红狐。那是只幼狐,受了枪伤,却还活着。看到它楚楚可怜的眼神,陈子福不落忍,就花高价把它买了下来。带回去给它治好了伤,还养得油光闪亮的,每次逗小狐玩耍的时候,都会给他带来灵感,他笔下的狐更加传神,而狂生的名号也更加响亮了。

吴掌柜气得直哆嗦。找媒婆,哪有她的影子?一打听,压根儿就没有王机匠这个人。吴掌柜知道被人耍了。人们说,吴掌柜肯定是做了昧良心的事,要不然,为什么花轿里的新娘变成了一条大狐狸

伙计忙点头报上菜名,才开口,那哈巴狗就尖着嗓子打断了伙计:“少废话,上最好的来,我家公子见识的多了,不合口就砸你的馆子!”

在把小狐放回山上的那天,看着它跑出笼门不远突然又扭头朝自己跑来的一刹那,陈子福的心酸溜溜的,不知为什么竟多了种不舍,他轻抚着小狐的头:“去吧,别想我了,等将来你做了狐仙,就变个美女来看我吧……”

吴掌柜心里将一个人恨成了大疙瘩。谁呀?张老板!是谁出了这么损的阴招,只有跟他结过仇的人。吴掌柜思来想去,只有张老板了。原来,同行的张老板很会做生意,这让吴掌柜红了眼。张老板有个玉扳指,吴掌柜就买通了胡匪说玉扳指是无价之宝,土匪们便在兔儿岭拦截张老板的货物并将张老板绑了肉票。玉扳指和货物被土匪们抢走,张老板又损失了数万现洋才保住了性命。吴掌柜想,一定是张老板知道内情报复他。

这小伙计眼珠一转,哈腰低声说道:“公子稍等,小的马上安排。”便飞似的奔向后堂去了。

或许真是和狐结了缘,连陈子福自己都没想到,不久还真有个狐仙让他给遇上了!

这一行人等了快半盏茶的功夫,正待发作,忽见从二楼袅袅娉娉的走下一个绿衣佳人来。看的众人都发了呆。

转眼间到了冬季。那天店里不忙,陈子福便早早关了铺子,琢磨起新画来。掌灯时分,街上突然传来一阵枪声,由远而近,紧接着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原来是县保安队长李胖子正带人挨户搜查呢,不知道在找什么人。到了陈子福这里,李胖子倒还客气,只用那双三角眼在院子各处扫了一圈便离开了。毕竟人家陈子福治好了他娘的病,多少得给几分面子。

吴掌柜娶亲过后,生意一落千丈,客户都像避瘟神似的避着他。原先高价囤积了不少货物,一时间卖不掉也都在仓库里边放烂放发霉了。吴掌柜没法,想把药行卖出去。

这美人儿朱唇微启,莺声雀语地说道:“我家夫人楼上请。”

送走李胖子,陈子福又回到了画室,发现桌上的画稿被翻过,茶点也被动过。“难道有人来了?”陈子福寻思着,正在迟疑间,却听见屋中有人开了口:“你是在找我吗?”语出人到,屏风后面一位红衣女子走了出来。陈子福一愣:这屋子他出去后就锁上了,连李胖子都没进来,她是怎么进来的?

这天,吴掌柜正在发愁,盛京药材行的大管家李广田来请他代收1000担药材。如果这笔生意谈成了,他老吴定会赚他个盆满。吴掌柜当即答应了李广田。李广田走后,吴掌柜又犯了愁,家底加上李广田扔下的二十根“黄鱼”的订金,也不够收五百担的。

锦衣公子顿时没了火气,只觉得骨头发飘,身体不听使唤,晕乎乎地随美人儿上了楼梯。一帮流氓打手也眼歪嘴斜地跟了上去。

陈子福不敢正视女子的脸,只是偷偷地溜了她一眼,发现她长得很标致,和她目光相接的刹那,他的脸马上红了,忙把头低下。

吴掌柜想起了借贷,可整个广宁,他能说得上话而且有这个实力的非对街张记药材行的张老板莫属了。眼见合同期一天天逼近,吴掌柜只好硬着头皮来找张老板。

但见楼上一大一小两张桌子,颜色碧绿,质地非金非玉,刚刚好坐下这一行人。屋子的另一端悬着水晶珠帘,隐约有一红衣女子端坐帘后。

看着他的窘相,女子笑了起来:“陈掌柜,你不认识我了?我叫红玉,就是你救过的那只红狐啊!”

吴掌柜和张老板年岁相同,少年时常在一起玩耍。有一回,吴掌柜偷了张老板家的一只银鼠。老张掌柜疑心是儿子所偷,为了让儿子长个记性,在儿子的胳膊上烙了一朵梅花。后来,张老板告诉吴掌柜,他看到了那只银鼠是他拿的,他怕事情露了吴掌柜回家挨板子,就咬牙代他受了过。

美人儿安排众人坐下,就听帘后女子缓缓说道:“公子久等,民妇夫郎远行,不便直面诸多壮士。但亲自下厨备酒菜,请公子品尝。”这夫人声音温柔,听得诸人骨头都酥了一大半。只见绿衣女子笑盈盈地拍了拍手,不知从哪里钻出两个唇红齿白的小伙计,肩上扛着硕大的托盘,手里还提着酒坛。但见伙计手脚麻利,一会儿功夫,诸打手面前就酒满菜全了。又有一个粉衣少女,将一个白瓷大盘放在锦衣公子跟前,随后变戏法似的摆上一个白玉酒杯和一只白玉小碟。

她是红狐?就是真有狐仙一说,它也不会变得这么快啊!而且狐仙是不会吃茶点的,所以陈子福没有相信她的话,也没有马上点破她。看着她一袭红色嫁衣却头发散乱,肩上挂彩的样子,肯定是个有来头的人物,说不定李胖子就是冲着她来的。陈子福心突然一酸,他又想起那只红狐了,这个世道,谁活着都不容易,碰上了就是缘分,能救下一个是一个吧!

没想到,少年的玩伴竟成了生意场上的生死对头。想起自己做下的事,吴掌柜心里没底。不过,吴掌柜又一想,狐狸坐轿这出好戏,只有张老板有实力在幕后操纵。虽说自己有求于人家,可只有翻了身,才有能力报复张老板的羞辱之仇呀

绿衣女子不知何时手上多了个通体晶莹的酒壶,满满地斟了一杯,笑道:“公子请。”

“唉,你先在这里歇着吧,我去拿点药来!”他叹了口气,便不再深问。

吴掌柜想,张老板肯定会落井下石看他的热闹,没想到,张老板竟然痛快地答应了他。

这公子定睛细看,白瓷盘内整整齐齐码着十几片浅粉色肉片,每一片都薄得透了明,正待发问,那绿衣女子就像看透了公子的心思,轻轻夹起一片放入小碟内说道:

女子忙道谢:“陈掌柜,你是个好人,红玉会报答你的!”

“不过,兄弟,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张老板说,“只要你答应了这个条件,利息就免了。”

“我家有套莫言斋,自开张以来从未有人有机会尝到。这莫言斋不是一道固定的菜肴,是指我家夫人亲手烹制的任何斋饭,公子不用说出您的口味喜好,夫人自己来猜测。我家夫人为公子准备的这道菜唤作贵妃鱼。”

陈子福送了药过去还没等从画室里出来,便听见又是一阵敲门声,前院的伙计扯破了嗓子喊:“掌柜的,快出来看看吧,黄督军的人闯进来了!”

利息,一年下来就要上千块现大洋。张老板放着这些利息不要却要他答应他的条件。张老板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呢?权衡利弊后,吴掌柜还是咬咬牙答应了。

“如果这个什么贵妃鱼不合我们公子胃口呢?”哈巴狗钻了出来,伸着脖子问。

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 ,陈子福一惊,这伙人肯定又是找她来的。他忙把墙上的一幅画掀起来,后面竟露出个小门来,这是他家存放名贵药材和积蓄的暗室,躲在这里应该安全。

张老板在奶妈面前耳语一番,奶妈应声而去。少顷,奶妈领进来一个十七八岁长相帅气的少年。吴掌柜一看,这不是张老板的小儿子学武吗?把学武叫过来做什么

“是啊,如果不合我意,又如何?”公子斜了眼睛,盯着珠帘后红色的身影。

安置好了女子,他忙锁好了门快步走了出去,可是来人已经到了门口,带队的是督军府的副官,后面跟着好多当兵的还有李胖子和他的手下!

张老板说:“兄弟,如果你同意,就让学武过继给你当儿子。另外,学武和奶妈感情深,我想让奶妈也一同过去。”

“公子想怎样就怎样,不过公子只可提出一个条件。还望公子留情。”夫人娇声答复。

那副官神气得很,连理都没理陈子福,而是冲着李胖子喊:“老李啊,我怎么听兄弟们说你没搜这家啊?”

吴掌柜一下子就明白了,张老板之所以让学武当他的义子,是惦记上了他的家财呀!咬人的狗不露齿。这个张老板,可真够阴的。不过,现在的情形容不得他多想什么,心里叫苦嘴上得挂笑,满口应承下来。

这公子不由哈哈大笑。随后将肉片放入了口中。

李胖子忙点头哈腰:“搜了,搜了,就是这个画画的屋子没去,我寻思这么小的地方也藏不了人啊……”

有了张老板的帮助,这笔生意做得非常成功,吴掌柜的腰板很快挺起来了。那些昔日远离他的人们,这会儿又点头哈腰了。药行的生意又像以前一样地红火起来了。现在,学武在他心里成了一块最大的心病。他虽然膝下无子,可也不能让仇人之子继承自己的万贯家财呀

那薄薄的肉似乎入口就化,清香四溢,又似乎有微微的辣味,转瞬而逝。公子不由想起一天前在暖红阁的一夜销魂,那花魁二九酥体……
哈巴狗一见公子的表情,便心下明白了几分,这不仅仅是对了胃口,忙凑在公子的耳边嘀咕了一阵,这公子眼睛一睁,“啊”了一声,盯着帘内女子道:“夫人手艺不错,不过鱼不是本公子最爱。”

副官吼了起来:“放你娘个屁!就是耗子窟窿也得给我掏了!那娘儿们要是跑了,老子先毙了你!老子就不信这个邪了!一个大活人还能飞到天上去?”李胖子吓得汗都出来了,忙拉过陈子福去开门。画室被翻了个底朝上,结果什么也没找到。搜查的人一拨接着一拨,整个县城一宿都没安生,陈子福一夜没睡,不知不觉天已渐亮,搜人的风声渐渐过去了,也不知道屋里的女子怎么样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