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9

罗斯福政治伙伴都有谁,罗斯福的轶事有哪些

为美国后米的发展确立了新的出发点,埃莉诺作为美国驻联合国使团的成员,富兰克林·德兰诺·罗斯福组织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阿尔·史密斯在纽约州的竞选

人物评价

辉煌的后半生

政治伙伴

罗斯福当政时期,是美国历史上一个承先启后、继往开来的时代。罗斯福调整了美国政府l均内外政策,顺应了现代资本主义的发展,开启了20世纪美国资产阶级改良主义的先河,为统治阶级提供了新的统治经验,初步确立了美国在世界事务中的大国地位,使美国因社会大变动而发生的“不适应症”有所缓和,为美国后米的发展确立了新的出发点。这就是罗斯棍当政时期的历史地位。

1945年的春天对埃莉诺来说是一个新的起点,她开始更加广泛地参加各种政治活动,并重新开始她的工作——写每日专栏、旅行以及回复她丈夫去世后各地寄来的信件。在以后将近20年的时间里,她依然是美国公众生活中的一个重要人物。埃莉诺比丈夫多活了17年,在这期间,她的政治活动非常频繁,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再创政治辉煌。她发表了许多文章,关注年轻人和亟待解决的少数民族问题。1945年12月,杜鲁门总统任命她担任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团团长和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主席。此外,她还进行了大量的旅行,去印度、日本、摩洛哥等许多国家进行友好访问。她是有色人种国际联盟组织的成员,这个组织反对歧视黑人,支持有色人种。她还帮助成立了有自由民主人士参加的“美国民主行动”组织。1952年和1956年,她积极支持民主党总统候选人阿德莱·史蒂文森竞选。1957年,她去苏联与赫鲁晓夫会谈,在雅尔塔赫鲁晓夫的别墅里,他们探讨了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价值观。1960年9月,她去华沙参加了在那里举行的第15届联合国下属机构世界大会。在大会期间,她访问了克拉科夫,在赛伊姆举行了记者招待会,在波兰国际事务大学参加了讨论,并会见了创意中欧无核区的波兰外交部长阿达姆·拉帕茨基。在这次谈话中她表示,理解波兰对德意志联邦共和国重新武装的担忧,但只要德国还是北约成员,那它就不会对世界和平构成威胁。借此机会她还表示反对联邦德国拥有核武器。种族主义者和保守党党人不喜欢她,并经常严厉地抨击她。美国的天主教僧侣统治集团,其中包括红衣主教斯佩尔曼都批评埃莉诺,因为她反对给那些违犯宪法规定把教堂同国家分开的教区学校批准国家资金。1961年肯尼迪总统又任命她担任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团团长,在她出席联合国全体会议时(第一次出席是在
1953
年),受到了来自世界各国的代表暴风雨般掌声的欢迎。肯尼迪还任命埃莉诺担任和平团体的负责人,并委任她当由总统任命的妇女权利委员会主席。入侵古巴猪湾失败后,她是战俘管理委员会的成员。在她的许多讲话中,埃莉诺只能把她的观点以与在白宫时更为不偏不倚的方式加以说明。

1921 年 8 月,39
岁的富兰克林·德兰诺·罗斯福患上了小儿麻痹症。她母亲逼迫他从公众生活中退出。埃莉诺强烈反对这一点。在妻子的鼓励下,富兰克林·德兰诺·罗斯福开始与疾病作斗争。他活了下来,并把这视为他最重要的胜利,尽管他直到生命终结都只能坐在轮椅上行动。多年以后,埃莉诺回忆到:“我丈夫的病强迫我最终要自力更生,这个病给我对于他的、我的和我们孩子的生活态度产生了影响。”她把
1921 年到1922 年间的那个冬季描绘为“对我生命的最严重考验”。

在他的总统任期内,对国内的主要贡献是建立资源保护政策,保护了森林、矿产、石油等资源;建立公平交易法案,推动劳资和解。对外奉行门罗主义,实行扩张政策,建设强大军队,干涉美洲事务。

图片 1

罗斯福继续为他的政治腾飞做准备,埃莉诺竭力地帮助他。她邀请政治家们来到罗斯福的官邸,给他们作报告,为民主党人的竞选银行募集钱款。为了随时行动,她还考了驾驶执照,尽管她根本就不会成为一个好驾驶员。她在这段时间发表的许多文章中有一篇题为“为什么我是民主党人?”她既没有以她自己的名义,也没有以她丈夫的名义写。“民主党对于普通大众的福利和利益的关注比之对大资本家的利益的关注要更为强烈。”首先,她使丈夫确信,她将积极地守候在他身旁,一直到他重新开始工作。但不久她发现政治活动可以使她感到满足,于是更增强了她的积极性。

西奥多·罗斯福发动“进步主义运动”。他们主张用联邦政府的权力对现行秩序加以改革,使美国社会重新走向和谐。他们把反垄断作为改革的主要内容。

这是埃莉诺在政治上再创辉煌的时期。她已经不是美国第一夫人了,而是一个独立的政治活动家,这使她白宫后的生涯产生了无与伦比的影响。她在任第一夫人时的重要贡献使很多的政界人士都想借助她的政治力量进行政治活动,肯尼迪就曾借助埃莉诺在美国政界的影响力进行总统竞选,并在他当选后任命她担任政府官员。埃莉诺作为美国驻联合国使团的成员,主持起草了《世界人权宣言》,这个历史文件获得了全世界人民的好评。

埃莉诺认为自己是个糟糕的演说家。家里的一个朋友、《纽约先驱报》的编辑路易斯·麦克亨利·豪教给她公开演讲的艺术。经过学习后,她获得了更大的自信心。

图片 2

在埃莉诺生命的最后两年里,她的身体饱受痛苦的折磨,但她的工作热情几乎没有消减,她一面与白血病做斗争,一面为种族平等、世界和平与妇女权益大声疾呼。

在 1924
年的民主党成员大会上,埃莉诺·罗斯福阐述了选举计划中要求妇女平等权利的那些要点。富兰克林·德兰诺·罗斯福组织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阿尔·史密斯在纽约州的竞选。埃莉诺还致力于经济问题的研究,这在当时是不同凡响的。她和朋友们一起买下了托德亨特学校———一所纽约女子学校。她亲任代理校长并教授历史专业。此外,她还建了一个家具工厂,在厂里安置了国内一些地区的失业者。

他因成功地调停了日俄战争而获得1906年的诺贝尔和平奖,他是第一个获得此奖项的美国人。在调停过程中,他敏锐地察觉新崛起的日本对美国构成的潜在威胁,认识到巴拿马运河对美国不仅具有经济价值,而且能够使美国海军舰队在太平洋和大西洋之间的调动更加快捷,具有重要的军事战略意义。因此,他在任内竭力推动巴拿马运河工程,并且视其为自己最伟大的成就。

图片 3

图片 4

轶事典故

埃莉诺一直为民众工作到生命的最后一刻,1962
年秋天,她感到自己只有几个月,也许只有几个星期的时间了。她忍受着巨大的痛苦,痛苦得使她请求别让她再忍下去,让她去死。“我不怕死,”她对所有关心她健康的人说。埃莉诺·罗斯福于
1962 年 11 月 7 日逝世,时年 78
岁。对埃莉诺逝世的消息,《纽约时报》加了这样一个标题:“她是世界妇女新角色的象征。”作家阿德莱·史蒂文森写道:“她面对黑暗总是点起明灯,而不是加以诅咒,她的热情温暖了全世界。”

她并不总是和丈夫看法一致,比如在禁酒问题上,他们的观点就截然相反:埃莉诺想保留对禁酒的看法。关于丈夫对国际联盟的批评态度她也不敢苟同。但在大多数问题上,
他们的观点是协调一致的。当富兰克林在 1932
年被民主党提名为总统候选人的时候,埃莉诺首先没有表示出很大的激动之情。在竞选中,她还为她丈夫组织演说的材料。她和他一起出席了几次选举大会,并在民主党的妇女部工作。为了庆祝富兰克林·德兰诺·罗斯福战胜胡佛,在选举之夜她甚至喝了一点香槟酒。

任内轶事

最后评论

她非常清楚,她丈夫是在一个非常困难的时期接任总统职务的:美国正遭受着严重的危机,许多人没有工作和生活必需品。银行和公司的倒闭成了普遍现象。

罗斯福进入白宫后仍本色不改。他喜欢带着朋友甚至内阁官员进行野外徒步,在白宫里拳击,跟孩子打闹,高声朗读等等。1908年的一次拳击练习使其左眼永久失明。他精力充沛,对许多事务有狂热的兴趣,以至某国大使无奈地说,“记住,总统就像六岁小儿。”罗斯福曾试图推动英语拼写改革方案,在政府公文里强行推动新拼音,并给政府印刷机构下令采用新文字。甚至总统关于巴拿马运河事务的公文都用了新拼音。《纽约世界报》用新拼音写的感恩节公告:When
nerly (nearly)three centuries ago, the first settlers kam(came) to the
kuntry(country) which has bekom(become) this great republik(republic),
tha(that) confronted not only hardship and privashun(privattion), but
terible(terrible) risk of thar(their) lives…The kustum(costume) has
now bekum(become) nashnul(national) and hallowed by immemorial
usaj(usage).
这一改革给公众带来很大困扰,最后他被迫收回成命。这一举动为大众提供了不少幽默话题。

埃莉诺虽然逝世了,但她作为20世纪全美甚至全世界著名的女政治家之一,作为《世界人权宣言》的起草者,将永远被世人所敬仰和怀念。
埃莉诺·罗斯福的一生是不平凡的一生,她一生都在追求独立和美好的理想,与政治结下了不解之缘,成为20世纪全美乃至全世界最杰出的女性之一。

世界夫人

图片 5

图片 6

在白宫里生活的前景使埃莉诺惴惴不安。她担心变成各种礼仪活动的俘虏和失去她的个性。但这一担忧被证明是毫无理由的。总统夫人的权利给埃莉诺展示了一个新的更为广阔的用武之地。虽然她是个具有独立性的女人,并且具有超凡的政治观点,但她从未谋求自己在政治上飞黄腾达。富兰克林认为他的妻子过于急躁,因此他说她永远不会成为一个好的政治家。

父女关系

埃莉诺之所以走上政治道路并取得如此大的成就,与她的婚姻状况密切相关。与富兰克林·罗斯福的联姻,预示着埃莉诺的一生都与政治连接在了一起。作为政治家的妻子,她渐渐地参与到丈夫的政治活动中。但1918年的露茜事件导致了他们亲密夫妻关系的结束,但却促使埃莉诺真正走上了从政之路。1921年,富兰克林身体的残疾虽然给整个家庭带来了阴影,但却弥补了他们感情上的隔阂。同时,富兰克林的瘫痪为埃莉诺从政提供了机会,她成了他政治上的代言人,代替他参加各种政治和社会活动。在这些活动中,埃莉诺的政治才能和专业知识受到政界人士的认可,以至于她的名声一度比富兰克林还要大。1928年,埃莉诺帮助丈夫成功当选为纽约州州长。对此,莫利·杜逊说:“罗斯福夫人在富兰克林的当选中发挥关键性的作用。”1932年,富兰克林在经济大危机前当选为美国总统,这为埃莉诺提供了更大的活动空间。

图片 7

1880年,罗斯福与银行家的女儿爱丽丝·李(Alice Hathaway
Lee)结婚。4年后,爱丽丝生下一个女婴,但不幸于产后两天去世;同日,罗斯福的母亲也去世了。从此他不再提起第一个妻子。他将女儿委托给大姐抚养,自己跑到北达科他过起了放牧生活。这段经历给其父女关系蒙上了一层阴影。

12年的第一夫人生涯是埃莉诺政治辉煌的时期,她一改传统第一夫人的形象,作为政治和社会活动的积极参与者,以及总统的合作伙伴出现在美国人民面前。在富兰克林去世后,埃莉诺依然为实现他们共同的理想而活跃于政坛,并成为公认的“世界第一夫人”。尽管埃莉诺与富兰克林的性格差别很大,但他们都热衷政治,政治维持了他们整整40年的感情。为了共同的事业,他们互相帮助,互相支持,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并共同进入了世界名人的殿堂。美国史学家罗伊斯·沙夫对此评价道:“她确实对他很有帮助,但是他对她也有帮助。他为她提供了舞台,在这个舞台上她展示了她举世无双的才华和人格品质,赢得了最为广泛的认可和尊敬。很少有总统而且没有其他的第一夫人曾在这个舞台上发挥得像他们这样淋漓尽致。在鲜为人知的一些方面正如她是他的动力一样,他也是她的动力。”埃莉诺与富兰克林一起走过了40个春秋,他们的婚姻也是几经波折。富兰克林早年的背弃,使埃莉诺放弃了对美好婚姻的向往,但她却从来没有后悔嫁给富兰克林,而是选择了另一种表达爱的方式———在政治上帮助他。这种爱对视政治为生命的富兰克林来说是不可缺少的,更是别人无法代替的。也许生活就是这样,有失必有得,如果没有这种婚姻,埃莉诺也许就不会走上从政之路,更不会成为全美著名的女性之一。

现在,当她丈夫成为总统后,她就做了一切事情来帮助他完成任务。她经常陪他在国内旅行,接见选民队伍。贫民区、孤儿院和工厂对她来说毫不陌生。在讽刺杂志《纽约人》上发表了一幅漫画:矿工们正在白天上班,一个矿工甩掉了十字镐,高举起矿灯对其他矿工说:“上帝作证,罗斯福夫人走来美国的贵族、传统主义者、种族主义者和各种政治色彩的保守党人不能原谅埃莉诺极力“与下层民众有共同之处”。

图片 8

图片 9

有一次,埃莉诺参观了威尔特威克学校,这是一个弱智儿童学校,其中一部分孩子是由她资助的。当她看到房间非常脏的时候,她拿起一把笤帚就开始扫地。

罗斯福的女儿爱丽丝(Alice Roosevelt
Longworth)是一位个性鲜明、颇受非议的人物。朋友们有时劝他管束自己的女儿,他却说:“我可以当美国总统,也可以管好爱丽丝,但实在无法同时做两件事。”有其父必有其女,爱丽丝刻薄地形容她老爹爱出风头,“恨不得在每一场婚礼上作新娘,每一场葬礼上作尸首”。

人物轶事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埃莉诺访问了位于巴尔的摩的一所监狱。为了准时抵达,她没有告诉丈夫要去哪里就离开了白宫。下午,罗斯福有事要与埃莉诺谈,就打电话给他的女秘书问埃莉诺在哪儿。“在监狱里,总统先生。”
“这不使我惊讶,”他大声回答着,“可是她到底犯了什么罪?”

开创先例

当埃莉诺·罗斯福还在蹒跚学步时,她父母的婚姻逐渐裂开了缝隙。母亲常常担心丈夫出门在外时的健康和行为。想到一次欧洲之旅可以消除他俩婚姻上的不幸,家人预订了蒸汽船不列颠号的船票——这是一艘定期远洋船,属于“白星航运公司”(White
Star Line),这个公司后来打造了泰坦尼克号。

在埃莉诺的建议和联邦当局的支持下,在西弗吉尼亚为农场主建立了样板居住区。1942
年,这个居住区由于资金短缺而停建。当内务部国务秘书哈罗德·伊基斯为此向总统抱怨,说埃莉诺做出了一项不负责任的财政决定时,罗斯福回答说:“我太太与她的大多数同性别的人完全相反,她根本就不会跟钱打交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