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微服私访遇神算,青楼里的皇妃

明太祖朱元璋和大臣刘伯温二人到民间微服私访,赵知县是河清府有名的清官,这天妓院忽然来了一个自称玉珊的年轻女子

朱元璋微服私访遇神算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裁缝与清官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青楼里的皇妃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话说有一天,明太祖朱元璋和大臣刘伯温二人到民间微服私访。

李裁缝是河清县有名的裁缝,十里八乡的富户家有事必定请他裁衣服。

明洪武年间,由于朱元璋对卖淫嫖娼行为实施严厉的酷刑,一段时间,京城妓院曾销声匿迹。后来,看到上边有所松动,就又有人重操旧业,在一些偏远地段,偷偷做起了倚门卖笑的勾当,这舒心楼就是影响较大的一家。舒心楼虽然位置偏僻,但装修豪华,加之有一个朝中大臣作后台,楼里不乏国色天香的年轻女子,吸引了京城不少的达官显贵。

君臣二人东游西逛不知不觉来到徽州府歙县地带,忽听后面锣鼓喧天,人声嘈杂。

赵知县是河清府有名的清官,知府年年考绩都给他画个红点儿。

这天妓院忽然来了一个自称玉珊的年轻女子,说她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一点也不过分。女子说因父亲蒙冤入狱,代父进京告状,所带盘缠被歹人洗劫一空,无钱打点,投不上状子,又无处安身,暂借妓院一席之地;自己多才多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顺便挣点银子把状子投上,只求卖艺不卖身。

二人忍不住回头看,但见大道上一群穿红着绿的人拥着一顶漂亮华丽的轿子敲锣打鼓而来,二人知道这是民间迎亲的队伍。

俗话说三年清知县,十万雪花银。赵知县说他没拿那么多。

这段时间,老鸨做梦都想寻几个漂亮女子来,见这玉珊姑娘举止大方,谈吐得体,心中欢喜,满口应承下来。心想,只要你入得我门,迟早就是我这舒心楼的花魁娘子,一棵硕大的摇钱树。

刘伯温不是等闲之辈,他晓阴阳,知天文地理。他掐指一算,不由得暗惊道:今日乃七煞忌日,这户人家娶亲为何用此忌日?

有年冬天,一进腊月赵知县就张罗着为太太、小姐们和自己做新衣。赵知县请来了李裁缝,就把他安排在自己书房的楼边走廊里,没事的时候赵知县爱隔着窗户看李裁缝做活儿。

花街柳巷,哪里来了个美丽女子,这事传得比什么都快。玉珊姑娘一进妓院,就吸引了众多豪门富哥,自然有些还是朝中的高官权贵,大家都是心照不宣。

君臣二人停住脚步等候在路旁。

一日,赵知县看见李裁缝往怀里塞了块布。“哼哼,偷到县太爷头上来了!”赵知县想。于是他写了张纸条包了个小石块,团了团扔到了李裁缝做活的布案上。李裁缝打开一看,那纸条上写着:
“裁缝怀中藏块棉”。李裁缝脸热了,知道县太爷在点他的戏。“难道你真是清官吗?”李裁缝心里说。于是他也写了张纸条扔过来。赵知县看了,那纸条上写着:“听说清官也贪钱。”赵知县当然知道自己贪没贪,于是又写了一纸条投了过去。李裁缝看了,那纸条上写的是:
“我有10年寒窗苦。”李裁缝明白知县是在为自己开脱。读书做官是花了本钱的,贪点也是正常的,难道做裁缝学徒时就不花本钱吗?李裁缝心有不平,又写了一纸条扔给了赵知县。赵知县看了,那纸条上写的是:“我有3年粮米钱。”那意思也明白:当学徒也要花钱。

玉珊姑娘每天只在自己房里接待客人,既不进门迎,也不出门送,更是吊足了客人们的胃口。或为风雅,或为淫念,想一睹姑娘芳容的嫖客们要提前好几天在老鸨那儿挂号排队。

不一会儿,迎亲队伍来到眼前停下。朱元璋见到花花绿绿的民间小轿倍感新奇,伸出双手在轿顶上来回摸了摸道:“这位姑娘好福气,居然坐上如此小巧玲珑的轿子出嫁。”

这事儿就这样,李裁缝跟赵知县打了个平手,没有输赢。但是赵知县不服,堂堂一县之尊跟一个下人裁缝打了个平手,成何体统?平了就是输了,于是他要报复。怎么报复呢?赵知县就以偷布为理由扣了李裁缝一半的工钱。

玉珊姑娘每天听着隔壁打情骂俏,始终不为所动。许多富家子弟愿出千金求她一夜共枕同眠,也被她严词拒绝。

刘伯温悄悄扯住迎亲队伍中的一老者问道:“敢问老丈,今天这婚嫁喜日是何人所择?”

李裁缝显然斗不过县太爷,只能悻悻地走了。

这一天又来了一位少年,自称文公子,仪表堂堂,.举止儒雅,谈吐得体,气质更是非同一般,点名要见玉珊姑娘。老鸨不敢怠慢,推掉预约之人,径直把文公子带进玉珊姑娘房中。文公子更是才子,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无所不晓,两人谈得很是投机。晚间,文公子要留宿姑娘房中,玉珊姑娘见是翩翩少年,又志趣相投,不觉亦是心动。但自知使命在身,不是谈情说爱之时,不觉含泪而泣:“他日走出这伤心之地,有缘再得相见,只要公子不弃,玉珊定当以身侍君。”

老者回道:“是大田庄钱老先生所择。”

大年初一赵知县穿上了新做的棉袍,可是怎么穿怎么别扭不舒服,后背老有东西硌得慌。于是,他让太太拆开了那棉袍。这时赵知县看到后心夹层多了一疙瘩黑棉布,那疙瘩棉布缝得怎么看怎么是一颗黑心。再拆,那黑心用料就是一些裁衣裁下来的碎布。

三四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玉珊姑娘始终洁身自好,每晚夜深入静还详细记录着当天的每一笔收入和每一个接待过的客人,算算攒够了告状的银子,就找老鸨辞行。老鸨极力挽留,然玉珊姑娘哭声悲切:“父亲入牢不知生死,自己整天莺歌燕舞,不仅心里难受,也是对家父的背叛。身兼为父告状的使命更不能让老父失望,自己拼死也要把状告下去。”老鸨无奈,只好放玉珊姑娘出门。

刘伯温暗道:这钱老先生竟用忌日迎亲,看来非等闲之辈。

再后来,赵知县听说李裁缝有心口疼的老毛病,往怀里塞布不过就是用来暖胃。

且说玉珊姑娘一出妓院,转弯就被一辆早已在不远处等候的马车接走。那车子马不停蹄直入皇宫,下得车来,却是大明洪武皇帝朱元璋正在等候。玉珊姑娘正待跪地向皇帝请安,朱元璋先自起身,迎接玉珊姑娘:“爱妃,辛苦了,这些天可疼煞朕也。”

君臣二人随着迎亲队伍往大道而去。

原来这玉珊姑娘并非什么为父请命的民间女子,而是朱元璋新近纳的一个妃子。为什么要让身边宠幸有加的嫔妃深入妓院去呢?

他们来到王庄时,只见男男女女都喜笑颜开跑向庄中祠堂。刘伯温扯住一汉子问道:“敢问老哥,贵庄今日因何一派喜气洋洋?”

且说朱元璋夺得天下,这个讨饭花子出身的帝王,平生最恨贪污腐化。登基之初,在除掉一批影响自己地位的功臣之后,就开始对贪官污吏、腐化堕落痛下杀手,严惩了一大批贪官,大明官场进入历史上最清明的时期。

汉子回道:“客官有所不知,我庄新建‘王氏之家’祠堂,定于今日吉时上梁,二位客官若有兴趣同去参加庆典如何?”

然而随着自己年事已高,朱元璋感到力不从心,对国事也渐渐疏于管理。俗话说,饱暖思淫欲,国事太平,国内奢靡之风也有所抬头,一些高官大臣也常出入地下妓院。朱元璋早有耳闻,曾派人暗中调查,然官官相护,查来查去,终是未果。

刘伯温一听又吓了一跳:这上梁关系到整庄家家户户男女老少子孙后代兴旺发达的事,是庄里的头等大事,谁个大胆敢用七煞日上梁?

人常说,人过七十古来稀,朱元璋深知世上没有长生不老之药。为使大明江山长治久安,为朱家子孙留下一个稳定的局面,一过七十岁生日,朱元璋就一直在考虑帝位传接之事。长子朱标先自己而去,剩下的几个儿子他再三权衡,一直拿不定主意。近来朱元璋感觉身体每况愈下,一天不如一天,几个儿子却暗暗在为江山之事钩心斗角,更令他心乱如麻。

于是他又问道:“请问老哥,贵庄宗祠今日上梁之吉时是何人所择?”

正在这时,一个贴心太监告诉他,外面传说皇亲国戚之中有人出入妓院。这不是什么光彩之事,不便公开查实,于是朱元璋亲自安排,让子孙们还不认识的一个新纳妃子玉珊去妓院卧底,回来后又让玉珊在幕后悄悄辨认皇官里面出入妓院之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