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琴心音,花心陷阱

父亲让儿子早早进京,翠山有个青年名叫陶冕,侍卫总管紧跑几步

花心陷阱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古琴心音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玉尺寻龙经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又逢大比之年,江南的举人贾传宝早早来到了京城。其实,贾传宝生在富门豪宅,吃穿不愁,衣食无忧,又是这大宅门的当然继承人,根本没有读书做官的打算。但他的父亲可不这么想,老人家知道,财富固然重要,但要想耀武扬威,还必须做官。因此新年刚过,老人家就连催带哄地打发儿子上路,期盼他能进士及第,得个一官半职,也好光耀门庭。

唐朝初年,翠山有个青年名叫陶冕,父母双亡,家境十分贫寒,却无心功名,整日痴迷音律,靠着祖上留下的家底典当度日,倒也怡然自得。

黄巢帝遗命

父亲让儿子早早进京,为的是让儿子拜会名师,寻求指点。可贾传宝则把父亲的嘱咐当成了耳边风,一出门就给抛在了脑后。他一路上游山玩水,历时两个月方才到得京城。寻一个客栈住下后,贾传宝不去拜师访友,切磋文章,而是首先游览故都胜迹,品尝京畿名吃。

这天夜间,陶冕正在房里抚琴,突然响起了敲门声。陶冕开门一看,是个相貌平平的红衣女子,端着一些酒菜,未等陶冕开口,女子便笑意盈盈自报家门:“小女名叫红绸,只因被公子的琴音吸引,冒昧前来!”陶冕是性情中人,当下抱拳道:“承蒙小姐错爱,请进来说话!”

唐僖宗中和四年,大齐国皇帝黄巢被朱温追杀至狼虎谷,好不容易才稳住如潮水般溃败的军队。军师柳千机正帮太子黄浩清点伤兵的人数,就见一匹快马疾奔过来,一脸急色的御前侍卫总管从马上跳了下来。

这一天风和日丽,贾传宝外出喝酒归来,转脸却看见街边有一处院落,门楼下有一个妇人,正倚着门框朝街西边观望。那妇人二十五六岁的年龄,瓜子脸,白净面皮,唇红齿白,极是耐看;只是她黛眉微锁,面带倦容,一副愁肠百结的样子。不过如此一来却像西子捧心,更多了一种风情。也是酒壮色胆,贾传宝竟大大咧咧地来到妇人面前,深施一礼说:“大姐,我是进京赶考的举人。一时口渴,想讨碗水喝,行吗?”

红绸倒也不客气,当下与陶冕斟酒对饮。闲聊间,红绸忍不住坐下弹奏了一曲。那琴声宛如天籁,并且越弹越快,仿佛好几双手同时进行。一曲终了,陶冕连连赞叹:“想不到小姐琴艺如此超群,今后还望多多指教。”

侍卫总管紧跑几步,来到柳千机的面前,一晃手里的掣电金牌道:“圣上有旨,命国师大人即刻觐见!”

妇人倒也善良,说声“请稍等”,就回屋端出一碗水来。

从此,两人每晚幽会。红绸总带来美酒佳肴,陶冕正愁每日粗茶淡饭,求之不得。只是,红绸从不说自己的身世。缠绵过后,便在子时悄然离开。对此,陶冕也不好多问。在红绸的指点下,陶冕的琴艺突飞猛进。陶冕暗想,只可惜红绸姿色一般,不然,与她结下百年之好也是美事。

黄巢帐中有三面金牌,分别为疾风、骤雨和掣电。如果不是遇到了十万危急的情况,大齐皇帝是不会动用掣电金牌的!

贾传宝喝过了水,还想再搭讪两句,不想那妇人却说:“兄弟,你身上带了酒,还是早早回去歇息吧。”然后收了碗,径直回屋去了。

半个月后,陶冕在街上看见了一张告示。原来,刚登基的新皇帝喜好音律,正张榜天下,招纳乐师。陶冕见状,喜出望外:若能深得皇帝恩宠,岂不是大富大贵?

柳千机一见掣电金牌,顾不得掸去身上的尘土,跳上大弟子白斩浪牵过来的战马,便紧跟在侍卫总管的身后,往狼虎谷疾驰而去。

贾传宝就在心里感叹,这妇人不仅容貌可人,心地也善良体贴。如果能与这样的妇人共一次枕席,那可是天大的福分!

当晚,红绸闻讯后,欢喜地说:“公子,看来你要时来运转了!”陶冕摇了摇头:“唉,只可惜我的琴太差,只怕音色比不上人家。”红绸安慰道:“公子莫怕,明日奴家送你一把好琴,必能拔得头筹。只怕公子飞黄腾达后,忘了奴家!”陶冕指天发誓:“此生若负红绸,必遭天谴……”

柳千机万没想到,黄巢在退兵途中,竟然被朱温派来的黑鹰杀手一刀刺中了胸膛!虽说行刺的杀手早已被乱刀砍死,可那把二指宽的细刀还插在了黄巢的胸口——入刀的位置在心肺之间,十几名军医官正在奋力抢救。

回到客栈睡了一宿,贾传宝的酒醒了,心思却挂在了那妇人的身上。可是素不相识,怎么接近那妇人呢?也是天公作美,吃过早饭就下起了蒙蒙细雨。贾传宝的行囊中备了一些南国物品,此时就取了一方杭州产的丝巾带在身上,又去那妇人的家。

第二天,红绸果然送来一把琴。只是琴身斑驳,都没上漆。那琴弦也十分奇怪,又细又紧。陶冕有些失望:“这就是你说的好琴?”红绸显得有些疲惫:“公子,可别小看了这把琴,它用的是千年杉木,音色圆润如珠玉!”陶冕试了几下,赞叹道:“果然好琴!”

黄巢面如黄纸,腮边那蓬连鬓的赤须也好像失去了往日的光泽。黄巢嘴角翕动,见柳千机进来,伸手一把抓住了他的右臂,虚弱地道:“国师,你说我们为什么会败?”

那妇人正坐在门楼下,两手托腮好像想着心事,抬头看见贾传宝过来,不由微微吃惊。贾传宝不等妇人开口,抢先说道:“大姐有些意外是吧?我今天过来,一是避雨,二是感谢大姐昨天的施水之恩。”说着拿出那方丝巾递了过去。

隔天清早,陶冕便启程上京,参加了皇宫的乐师选拔。原本他就技艺不凡,再加上这把好琴,果然,在比赛中大放异彩,被皇上钦点为首席乐师,留在了宫中。

柳千机急忙说了几个无关痛痒的理由,黄巢却无力地摇了摇头,道:“谬矣!”

妇人脸色泛红,推让说:“不就是一碗水吗?有什么好感谢的!”

获封当晚,皇上给每个乐师御赐了美女。琼浆玉露,美人相伴,很快,陶冕喝得烂醉如泥,搂着美女寻欢作乐去了。眨眼间,一个月过去了。陶冕早将红绸抛到了九霄云外。慢慢地,陶冕感觉心神不宁,指法也凌乱起来。

朱温本是黄巢手下最得力的大将,谁也没有想到他会投降朝廷。朱温投唐后,他向唐僖宗献上了一条毒计——那就是掘了黄巢家的祖坟。黄巢生性嗜杀,可是他却非常迷信。黄家的祖坟被挖后,黄巢便感觉国事不顺,屡屡败北。

推让之间,双方的手难免有些接触。贾传宝趁机用小指在对方的手心里挠了一下,以作试探。妇人当然明白贾传宝的意思,面带愠色说:“我是良家女子,有夫之妇,兄弟切不可造次。”

这天,元帅出征取得了胜利,皇上大悦,特在殿上宴请元帅,并让陶冕弹琴助兴。陶冕听罢,吓得大汗淋漓。皇上哪里知道,这几天,陶冕手指颤抖,几乎不能抚琴。可是,君命难违。金銮殿上,陶冕硬着头皮抚琴,结果琴音颤抖,陶冕又急又怕,竟然将七根琴弦全部弹断。皇上顿时龙颜大怒,将他押进了天牢。

黄巢被刺客一刀刺中了肺部,心知今天必死无疑,他迫切地对柳千机道:“国师,孤家有一事相托,此事关系国祚,你一定要替孤家办到啊!”

贾传宝也有些脸红,忙说:“我是拿你当姐姐看的,自然不会心存他念。姐夫在何处高就?叫小弟认识一下才好!”

当晚,陶冕迷迷糊糊地靠在墙角,红绸突然出现在面前,叹息着说:“薄情人啊,你怎可以将奴家忘了?”顿时,陶冕痛哭流涕:“对不起,是我辜负了你呀!”见他哭得伤心,红绸心有不忍:“算了,这次不跟你计较!”陶冕说:“可是,我现在连琴都摸不得,已经是一个废人了!”红绸生气地说:“这都怪你流连欢场,淫秽之气扰乱了心境。放心吧,我已占卜天象,几日后,皇上会再次重用你。现在,我助你恢复元气。切记,今后必须禁欲!”说罢,背过身子慢慢褪去纱裙,含羞靠在了陶冕的怀里……

黄巢的意思是自己驾崩后,叫柳千机秘寻吉地,将他的骨灰安葬,只要黄家的新陵压唐太宗李世民的昭陵一头,那么大齐国的太子黄浩即位后,就一定能战胜唐朝,一统九州!

妇人厚道,心不设防,不知道贾传宝在绕着弯子打听她的家庭情况。她老老实实告诉他,为了生计,丈夫常年与人结伴在陕西做生意,一年只回来一两次。她独守空房,好不寂寞,每每站立门口,向西了望,以解思念之苦。

陶冕醒来后,发觉古琴上的七根琴弦已经重新补上,他这才明白,昨夜不是南柯一梦。此时,陶冕觉得浑身精力充沛,迫不及待地抚起琴来。果然,那行云流水般的感觉又回来了。

唐太宗的昭陵位于咸阳城外的九?山,那座陵墓乃是徐茂公亲自选定的,被人称为——席居渭北,气掩关中,一峰独秀,实是一处可遇不可求的风水宝地!

妇人既是这般家境,那就有空子可钻。贾传宝也介绍了自己,说:“我在做功课之余,倒可以常过来陪陪姐姐。”

三日后,皇上突然下旨,将陶冕放了出来。在殿上,皇上淡淡地说:“现在,朕再给你一个机会。飞龙国的使节夸下海口,说他们的宫廷乐师技艺超群。明日,朕就命你与他决一雌雄,获胜则官复原职,落败则人头落地!”陶冕心惊胆战地叩首:“谢主龙恩!”

柳千机擅长排兵布阵,对堪舆风水之说根本不信。柳千机正要劝黄巢放弃这种迷信的想法,没想到黄巢眼球发亮,喘着粗气说道:“我知道,四平山中曾经隐居过一位风水高人,他,他就是《推背图》作者李淳风的后人———李天风!”

妇人急忙摇头说:“不可不可。孤男寡女老往一起凑,难免有瓜田李下之嫌。”

第二天,擂台下人声鼎沸,彩旗飘舞。很快,飞龙国的乐师傲慢地走上台阶,拨动了手中的琴弦。那琴仿佛一个大葫芦,相当怪异。可是,琴声悦耳,竟然将宫中的鸟儿全吸引了过来。宫娥们见状,不禁连声赞叹。

李天风虽然已死多年,可是他曾经留下了一本《玉尺寻龙经》。只要找到这本奇书,就一定能觅到比昭陵更好的墓地。柳千机的妻子儿女都被黄巢手下软禁了起来,柳大国师除了去执行这个荒唐的旨意,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碰了钉子的贾传宝并没有就此罢手,这以后又来过几次,只是每当露出挑逗之意,都被妇人婉转拒绝。贾传宝只好拿出些银钱作诱饵,妇人正色说道:“我又不是娼家,断不会拿身子换钱的!”贾传宝束手无策。

轮到陶冕上场了。只见他凝神片刻,微闭双目开始抚琴。不一会儿,那些宫中的鸟儿也被吸引了过来。皇上哈哈大笑:“妙啊,妙……”飞龙国的乐师不服气地说:“皇上,这些鸟儿都是我刚才招来的,一时并未散去罢了!”话音未落,只听一阵沙沙的声音。众人低头一看,不禁吓了一跳。原来,不知什么时候,宫中的蛇虫鼠蚁竟然不惧人群,全都钻了出来。它们如痴如醉地倾听着,仿佛陶冕的琴音有一股道不出的魔力。这样的景象,还真是头一回见到。傻子都明白是谁赢了!

黄巢望着帐篷外的天空突然大叫道:“你一定要替孤家找到上佳的龙穴啊!”言罢,口中喷血,脑袋一歪,龙驭宾天了。

这天,妇人破天荒地去客栈找贾传宝,要他为自己的丈夫写一副挽联。

当日,陶冕为大唐赢得了面子,皇上大为高兴,立刻恢复了他的官职。哪里知道,陶冕是个放浪之徒。得势之后,立刻将红绸的话抛到了脑后。当晚,又搂着几个美女鬼混去了。

绝代水沉墓

原来妇人的丈夫去山里收购药材,不小心摔下了万丈深渊。山陡涧深,同路的伙伴也不好下去收尸,只把丧讯报了回来。因为没有尸身,妇人只好请人绘了丈夫的遗像供在灵堂里,并请贾传宝撰一副挽联,以寄托哀思。

眨眼二十多天过去了,奇怪的是陶冕的老毛病又犯了,双手抖动,又将那七根弦弹断了。这时,他才又想起了红绸。恰巧,皇上又将他召了过去。原来,七天后,是太后八十大寿,届时,皇上想让他在众宾客前抚琴助兴。那一刻,陶冕彻底傻眼了。

四平山,沉鱼潭。

妇人的丈夫生前是个孤儿,妇人的亲戚也不多,贾传宝就跑前跑后地帮助料理后事。因为没有尸身,也就没用棺材,后事办起来也容易。不过是在郊外买块坟地,把那遗像并几件遗物埋在土里,起一个衣冠冢了事。

如今,也许只有红绸能救自己了。可是,回乡一次,起码要十几天。陶冕很后悔没有履行承诺,早早迎娶红绸。战战兢兢地度过了六天,寿辰前夜,陶冕自知命不久矣,不禁失声痛哭起来。

白发皤然的柳千机领着手下坐在一条艨艟大船上,他们是沿着闽江,一路逆水而上,驶人沉鱼潭这片黑漆漆的水域的。柳千机手拿罗盘,起身站到船头,他看着沉鱼潭四周城墙幕布似的山势,突然对船头水六爷一挥手,叫道:“落碇停船!”

这以后贾传宝就成了妇人家的常客,有事无事只管往那里跑。待到“对月”刚过,贾传宝就向妇人求婚:“姐姐,为了避人口舌,我们干脆做成夫妻,我也好正大光明地照顾你!”

突然,一个哀怨的声音响了起来:“薄情人,你还记得我么?”陶冕抬头一看,不禁喜出望外:“红绸,你……你可来了!”才一个月不见,红绸明显苍老了很多,眼袋耷拉,头上甚至出现了不少白发。陶冕立刻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红绸,我知道错了。逃过这一劫后,我立刻归隐山林,与你长相厮守!”红绸惨然一笑:“我现在这副模样,你难道不嫌弃么?”陶冕拼命地摇头:“不嫌弃,真的不嫌弃!”红绸轻轻脱下纱裙,哽咽地说:“我相信你!”

水六爷不知道柳千机高价雇请他们做什么,一听柳千机叫他们在沉鱼潭中停船,脸色倏变,道:“柳先生,传说中这座沉鱼潭已经被人下了邪恶的魔咒,不可停船的!”’

妇人没有拒绝,却也忍不住饮泣:“我也知道早晚是要再嫁的,何况是你这样知冷知热的好男人!可是我的前夫尸骨未寒啊……”

第二天清早,陶冕醒来后,发觉七根断弦又补上了。这一次,那琴弦晶莹剔透,仿佛白色的翡翠。当日,陶冕在太后的寿辰上压轴登场,赢得了满堂彩。演奏时,陶冕只觉得红绸就坐在身边,两人像以前一样同弹一把琴,共享一首曲。一曲终了,红绸消失不见了。刹那间,陶冕只觉得心里空荡荡的,仿佛琴艺一下子全被掏空了,不禁泪流满面。

给沉鱼潭下魔咒的人就是李天风。大齐皇帝黄巢起兵反唐,一路势如破竹,一直打到了长安。李天风当时任大唐光禄大夫,掌管禁库密钥。为逃避战祸,他将禁库中的葬书宝典《玉尺寻龙经》盗出,带回了老家江西。

贾传宝说:“既然早晚要嫁,晚嫁不如早嫁。那样,四时八节我也可以陪你去姐夫坟上共同祭奠。”

隔天清早,陶冕向皇上请辞。皇上苦苦挽留不得,只好应允。当日,陶冕背着那把古琴,马不停蹄地朝翠山的方向奔去。陶冕只想告诉红绸,这一次,自己真的没有骗她,并且,从今往后再也不会骗她。

李天风得到《玉尺寻龙经》的消息一经传开,立刻成了各方势力争夺的焦点。要知道根据那本奇书的提示,就可以找到一个上佳的吉地。只要将先人的遗骸入穴,那么墓主的晚辈后人就可以紫袍金带,坐登九五了!

妇人点头说:“也好。但有一些事情,我要说在前头。成婚以后,我不去江南。你是有妇之夫,我也曾是主妇,现在做了小妾,受大妇欺凌。再说我吃惯了北方的面食,恐怕不服江南的水土……”

几日后,陶冕回到翠山,已经夜幕阑珊了。陶冕迫不及待地回家,静静地等候红绸出现。可是,一直等到子时,也不见她的踪影。陶冕又累又急,慢慢睡着了。

李天风为避祸,几经辗转,最后隐居到了四平山。他是大唐的葬师,自然知道,不管多么坚固的王陵大墓也难逃被盗的命运。他测算出自己天寿无多后,便高价买来两条大船,然后将两条船拼在一起,委托百器门上一代掌门杨艮帮忙——杨艮穷极了三年的时间,帮他在两条船上造出了一座坚固的坟墓。

这正中贾传宝的下怀,他根本不会把妇人带回江南惹是生非。他忙说:“姐姐言之有理,我都依你。我今后是否当官,都把京城当成第二个家,不叫姐姐受半点委屈!”

睡梦中,红绸突然缓缓朝他走来。只是此刻她已两鬓斑白,变成了一个步履蹒跚的老太太。陶冕紧紧拉住她,心疼地问:“红绸,你怎么变成了这样?”红绸叹息着说:“公子,我乃屋后房梁上的蜘蛛女,只因被你的琴声吸引,这才化成人形接近你。世人不知,我族不仅擅织,亦擅琴乐。你我阴阳调和,琴艺才得以突飞猛进。之后,你沾染污秽之气。我虽为异类,却也懂得用情专一,这才耗尽心血为你驱逐。只可惜,你贪恋美色。那古琴上的琴弦,是我抽出的心丝,每抽一次,便会苍老二十年。如今,我已经油尽灯枯了。我很欣慰,你终于没有再负我,只盼来世与公子再续前缘……”说罢,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李天风死后,他的遗骸和《玉尺寻龙经》一起都被装进了坟墓,两条大船驶到这沉鱼潭心,凿船沉墓后,他的弟子们便在沉鱼潭的水面上,焚烧了聚凶灵水怪为李天风护灵的禁咒。

妇人说:“还有,我前夫生前做的是小本生意,家里没什么积蓄。京城生活开销不小,你可都要想好了再说。”

次日清晨,陶冕果然在房梁上发现了一张巨大的蜘蛛网。在网中央,有一只一动不动的红蜘蛛,体形宛若银盘大小。突然,一阵疾风吹来,那红蜘蛛顿时灰飞烟灭,化于无形。从那天起,翠山就出现了一个怪人。每天,他坐在房梁下,对着一个空荡荡的蜘蛛网拨弄着一把古琴。只是他弹琴毫无章法,仿佛一个三岁的孩童。

几十年来,觊觎李天风葬书密宝的阴戾之士不乏其人,可是那潭底的凶灵水怪太过邪恶,入潭盗墓者竟无一生还。

贾传宝拍着胸口说:“我早给姐姐说过,我家是江南富户,广有钱财。此次进京,仅银子就带了三千多两,起码够开销一两年的。”

这个传说,柳千机早已听说。但这世界上哪有什么符篆禁咒?柳千机冷笑道:“本国师尊崇的是天地正道,所至之处,魑魅魍魉无不规避三舍!”

既然贾传宝把家底都亮了,妇人就点头答应了婚事。择了一个吉日,请几个亲友在饭店吃了喜酒,妇人梅开二度,成了贾传宝的新娘。贾传宝把行囊搬了过去,妇人的卧室就成了洞房。

水六爷无奈,只得将绑着石碇的长绳投到了潭水里。为了此行,柳千机作了两个多月的精心准备。现在,他的木船上载着一口巨大的潜水钟,这口潜水钟可以悬停在李天风水底墓穴的顶上,他要利用这口大钟来对付李天风的水底墓。

第二天上午,贾传宝亲自上街采购鱼虾,又亲自动手做了几个江南风味的小菜,感谢妇人给自己带来的快乐。不料酒菜刚刚上桌,一个三十来岁的大汉风尘仆仆地破门而入,扯嗓子叫道:“小亲亲,想死我了!”

李天风是晚唐堪舆风水的第一高人,他死后,绝对会给自己找一个最好的吉穴!正是基于这种想法,柳千机决定派弟子凿开水底墓,起出李天风的尸骸,用大齐皇帝的骨灰坛取而代之!

妇人闻声色变,好像活见鬼一样瑟瑟发抖:“他没有死吗?”

见船停稳,柳千机命令他的大弟子白斩浪,亲自背上大齐皇帝的骨灰坛;命令另两名弟子负责挖墓——这两个人可是掘城军中的高手,不管多么坚固的石城地面,他们都能凿而穿之。三个人钻进潜水钟里,潜水钟直沉潭底。船上的水手根据潭底敲钟的声响,缓慢地移动大船,调整着水底潜水钟的方向。半个时辰后,潜水钟找对了位置,悬停不动了。

话音未落,大汉已经进了餐厅。他扫了一眼桌上的酒菜,看到两个手足无措的男女,满腹狐疑地问:“哪里来的贵宾?”

水底食人鳖

妇人脱口回道:“我的后夫……”

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忽见潭面上水花一翻,“咕噜噜”涌起一大片的血水。水六爷盯着那片奇腥刺鼻的血水,嘴唇哆嗦道:“天啊,水底的凶灵出现了!”

大汉怒吼:“我又没死,何来后夫之说?”

柳千机也不知道水下发生了什么情况,正犹豫着是否要绞起潜水钟,就听潭底“轰”的一声巨响,潭面上立刻被炸起了一道三丈高的水柱!水底下怎么会有“霹雳火”?众人疑惑之际,潭面上竟浮起了柳千机一名弟子的尸体。这具尸体上,血迹斑斑,满是被巨口咬啮过的痕迹。

这么说,眼前这位就是妇人的前夫了?他不是死了吗?怎么又活生生地回来了?贾传宝也是满腹狐疑,战战兢兢地问:“这位大哥,你真是……”

柳千机急命船上的水手绞起潜水钟。绞着绞着,水中的铁链竟“咔嚓”一声断了。看着铁链平整的断口,水六爷一脸的惊诧:“这么粗的铁链,一定是被潭底的邪恶凶灵斩断的!柳先生,我们还是保命要紧,赶快撤离吧!”

大汉一个巴掌甩过去,贾传宝立刻胖了半边脸。大汉吼道:“我是这妇人的丈夫,这屋子的主人!你是怎样乘虚而人,霸占了我的老婆?”

见众人面露惧色,柳千机“嗖”的一声,抽出佩剑,指着水六爷的鼻子吼道:“再敢蛊惑军心,我一剑取了你的性命!”

贾传宝抹去嘴角的血沫子,解释说:“你不是在陕西收购药材时摔死了吗?得了你同伴报回的凶信,还是我帮助料理了你的后事,然后才娶了你的老婆……”

水六爷吓得“咕咚”一声瘫坐在船头,就见潭面上水花一翻,白斩浪从深深的潭底急速地浮了出来。众人赶紧将之拉上船来,只见白斩浪一身是伤,船上的军医忙给白斩浪包扎伤口。柳千机在白斩浪的伤口上竟然发现了几枚断裂的牙齿,水六爷看完断牙,惊呼道:“千年食人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