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1

红军长征途中,让古代书法界为之癫狂

千万不要让齐国的大钟陈列到别国的朝堂之上,张芝擅长草书中的章草,张国焘为何执意南下

原标题:爆笑鬼谷 | 因花式作妖,从强国霸主到流亡之君,被酷刑折磨至死

原标题:让古代书法界为之癫狂:东汉张芝“一笔书”

原标题:红军长征途中,张国焘为何执意南下?

齐湣王继位后,就是那位赶跑滥竽充数的南郭处士的齐湣王,他开放言路,广采博取,虚心听取各方意见,继承和发扬了尊贤尚功的传统,让齐国实力大增。后来,齐湣王率领齐军在南方打败楚军,在西南又战胜了晋国,帮助赵国消灭了中山国,打败了宋国,扩地千余里,诸侯各国在强大的齐国面前,都不得不表示臣服,一时间,齐国威震海内,成为最有希望统一全国的头号强国霸主。

张芝,生年不详,约卒于汉献帝初平三年(约公元192年),字伯英。汉族,瓜州县(今属甘肃酒泉市)人。东汉书法家。凉州三明之一大司农张奂之子。出身官宦家庭。张芝擅长草书中的章草,将古代当时字字区别、笔画分离的草法,改为上下牵连富于变化的新写法,富有独创性,在当时影响很大,有“草圣”之称。书迹今无墨迹传世,仅北宋《淳化阁帖》中收有他的《八月帖》等刻帖。

83年前的今天,1935年9月8日,张国焘在阿坝致电中革军委,坚持“乘势南下”的主张。指出:“只有大举南进,消灭川敌残部,才是真正的进攻路线。”红军指战员忍受饥饿、疲劳和寒冷,再次穿越草地。

然而,随着齐国军事上的胜利,齐湣王开始野心膨胀,刚愎自用,骄矜自满,喜欢阿谀奉承,听不得半句相反的意见。他倚仗国力强盛,一心想废了天子,灭诸侯,自己称帝。为此,他不顾一切地向百姓增捐派税,搜刮民财,强征夫役,修建华丽的王宫,大肆扩充军队,无故侵犯邻国,搞得国内民怨沸腾。

图片 1

1935年6月中旬,中央红军翻越终年积雪的夹金山,与红四方面军在四川西部的懋功会师。会师后,中共中央确定北上建立川陕甘根据地的战略方针。

有的大臣看不过,直言相谏,忠义之士被他杀的杀,贬的贬,一时间弄得齐国上下人心惶惶,最后,齐湣王身边就只剩下阿谀奉承的小人了。

人物经历

7月16日,红一军团和红八十九师一部攻占毛儿盖。几乎同时,红三、五、九军团也进至黑水和党坝地区。

大臣狐援见此情景,劝说齐湣王:“殷朝的大鼎陈列在周朝的朝堂上,殷朝祭祀的神灶被周朝的人用屏障给盖起来,殷朝的宫廷音乐在周朝下民的耳边回响。这是因为啥?因为已经灭亡了的王朝的神灶是不能重见天日的,已经灭亡了的国家的鼎放在朝堂上,是为了作为警戒。大王,您一定要注意啊,千万不要让齐国的大钟陈列到别国的朝堂之上,不要让姜太公的神灶被别人盖起来,更不要让齐国的音乐在别国的民间来作为娱乐。”

张芝自小勤学好古,淡于仕进。朝廷以有道征不就,时人尊称自为“张有道”。善章草,后脱去旧习,省减章草点画、波桀,成为“今草”,张怀瓘《书断》卷中列张之章草、草书为神品,曰:“尤善章草书,生诸杜度、崔瑷。龙豹变,青出于蓝。又创于今草,天纵颖异,率意超旷,无惜事非。若清涧长源,流而无限,萦回崖谷,任于造化”;称他“学崔(瑗)、杜(操)之法,因而变之,以成今草,转精其妙。字之体势,一笔而成,偶有不连,而血脉不断,及其连者,气脉通于隔行”,三国魏书家韦诞称他为“草圣”。晋王羲之对汉、魏书迹,惟推钟(繇)、张(芝)两家,认为其余不足观。韦诞、索靖、王羲之父子、张旭、怀素之草法,均源于伯英。羊欣云:“张芝、皇象、钟繇、索靖,时号“书圣”,然张劲骨丰肌,德冠诸贤之首,斯为当矣”。“书圣”王羲之最推崇的前辈书家有两个:一个是曹魏的钟繇,一人是东汉的张芝。他说:“吾书比之钟、张,钟当抗行,或谓过之;张草犹当雁行。然张精熟,池水尽墨,假令余耽之若此,未必谢之。”(见孙过庭《书谱》)“耽”,是沉迷,特别爱好的意思。连王羲之都自叹弗如,可见张芝对书法的热爱程度。

图片 2

齐湣王没听狐援的劝,狐援就跑到外面为国家哭嚎了三天,还唱了一首哀歌,他说道:“先逃出去的人,还能穿着葛草麻布,后逃出去的人,恐怕就跑不掉而要进监狱了。我看现在百姓都成群结队地向东边逃,却不知道他们要去哪安家落户?”

一笔书

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领导人也于7月10日到达上芦花,在这里筹备粮食,做过草地的准备工作,更重要的是等待张国焘率军北上,会攻松潘。

齐湣王怒气冲冲地问执法的官吏:“对于哭咒国家灭亡的人,法律规定应该怎么处置?”

中国文字,从甲骨文到小篆,成熟于秦,促使隶书应运而生。至西汉隶书盛行,同时也产生了草书,可谓“篆、隶、草、行、真”各体具备,但行笔较为迟缓且有波磔的隶书和字字独立、仍有隶意的章草,已不能满足人们快速书写需要,而使书写快捷、流利的“今草”勃然兴起,社会上形成“草书热”。张芝从民间和杜度、崔瑗、崔实那里汲取草书艺术精华,独创“一笔书”,亦即所谓“大草”,使草书得以从章草的窠臼中脱身而出,从此使中国书法进入了一个无拘无束,汪洋恣肆的阔大空间,从而使书法家的艺术个性得到彻底的解放。

中央一直在等待张国焘,可是却迟迟等不来。他到底在想什么呢?

执法官说:“对于这样的人,是要斩首的。”

张芝所创的“一笔书”,“字之体势一笔而成”,“如行云流水,拔茅连茹,上下牵连,或借上字之下而为下字之上,奇形离合,数意兼包”。这是张怀瓘在《书断》中对一笔书的精辟概括,同时高度评价张芝的草书“劲骨丰肌,德冠诸贤之首”,从而成为“草书之首”。张芝的草书给中国书法艺术带来了无与伦比的生机,一时名噪天下,学者如云。王羲之对张芝推崇备至,师法多年,始终认为自己的草书不及张芝。

还在6月26日两河口会议时,他就打听中央红军的实力,当得知中央红军还不到三万人且武器装备不如红四方面军时,其个人野心顿时膨胀。

齐湣王命令执法官执行法律。执法官把行刑用的斧头架在东门的刑场上,可是却不忍心杀害狐援,想故意拖延时间放他逃走。

图片 3

尽管他已补任为中革军委副主席,却仍不满足,一再要求改组中革军委和红军总司令部。为达目的,他还背地里做了一些小动作,私下请聂荣臻、彭德怀吃饭。

狐援听说后,就跑到刑场上去见那位执法官。执法官着急地说:“对于哭咒国家灭亡的人,按法令规定是要斩首的。先生您是老糊涂了吧,怎么还自己跑来送人头呢?”

释文:今欲歸。復何適報之。遣不知。總散往並侍郎耶言。别事有及。過謝憂勤。

图片 4

狐援对官吏说:“我像鲋鱼一样从南方来到东海之滨,然后像鲵鱼一样伏居在这个地方。我预感到国家的朝堂将长满野草,国都将变为废墟,殷朝时有比干,吴国有伍子胥,齐国则有我狐援。大王既然不用我的建议,还要将我送上刑场斩首,他这是想成全我,想把我跟比干和伍子胥放在一起,让后人纪念啊!”

狂草大师怀素也自承从二张(张芝、张旭)得益最多。唐朝草书大家孙过庭在他的《书谱》中也多次提到他把张芝草书作为蓝本而终生临习。

彭德怀在《彭德怀自述》中回忆说:“张国焘派秘书黄超来亦念,住在我处。说此地给养艰难,特来慰劳。送来几斤牛肉干和几升大米,还送来二三百元银洋。”

然后,狐援就被斩首了。

他的墨迹近两千年来为世人所宝,寸纸不遗,他的墨迹在《淳化阁帖》里收有五帖三十八行,为历代书家珍视并临习,故张芝的书法艺术精神至今仍鲜活在中国书法的血脉中。张芝同时也是书法理论的开先河者,曾著《笔心论》五篇,可惜早已失传。

此外,张国焘对遵义会议只检讨军事路线的错误,而不涉及政治路线的错误一直心存不满。他认为“遵义会议肯定中央政治路线正确,却说军事路线错误,这似乎有些倒果为因”。

由于齐湣王各种花式作妖,无端地对别国挑起战争,惹起了各诸侯国的惊惧和怨恨,赵、楚、韩、魏、燕五国都特想暴揍他一顿。公元前284年,燕昭王命乐毅为上将军,同时把相印交给乐毅,率全国之兵,联合了赵、楚、韩、魏、燕五国之军兴师伐齐。

图片 5

他纠缠政治路线的实质,是依仗他人多枪多的优势,要挟中央,以全盘地推倒遵义会议,从而在组织上重新洗牌,实行权力的再分配。

齐湣王起兵抵抗五国联军,在济水西岸决战。齐军惨败,主将韩聂阵亡。乐毅统率燕军乘胜追击,长驱直入,齐国各地望风披靡,势如破竹。半年之内,乐毅大军直逼齐都临淄。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1937年12月1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后合影

齐国派触子为将,在济水边迎战各国诸侯的军队,按照常理,在强大的敌人面前,大将触子在前线与敌人浴血奋战,作为君主应该亲自慰问将士,鼓舞士气的斗志,上下同心,共赴国难。可齐湣王却非不按常理出牌,他就不去搞慰问什么的,反而派使者到触子那里去,辱骂恐吓触子,说:“如果不能取胜的话,我一定宰了你一家,挖掉你的祖坟。”

图片 10

舆论只是先导,在舆论不能奏效时,他便亮出了底牌。7月18日,陈昌浩致电中央建议由张国焘任军委主席,并提出:“中(央)政(治)局决定方针后,给军委独断决行。”

触子一听,这下打不赢的话不但全家老小的命得搭上,居然连祖坟都保不住了!心理压力超级大,整个人都要崩溃了,还得硬着头皮跟各国诸侯的军队开战。

图片 11

对此,以团结北上为重的中共中央不得不重新调整上层领导机构。在人事安排上,中央颇费了一番思量。

可是这时候的齐军已经丧失了战胜敌人的勇气和信心,两军刚一交锋,触子就鸣金退却了,诸侯军队乘胜追击,齐军一触即溃,全军覆没。触子坐上一辆车跑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齐国大将触子就这么悄无声息地下线了,再也听不到他的消息。

释文:知汝殊愁,且得还为佳也。冠军暂畅,释当不得极踪。可恨吾病来,不辨行动,潜不可耳。终年缠此,当治何理耶?且方有诸分张,不知比去复得一会。不讲意不意,可恨汝还,当思更就理。所游悉,谁同过还复,共集散耳。不见奴,粗悉书,云见左军,弥若论听故也。

张闻天的夫人、时任中央队秘书长的刘英后来回忆说:“我听到毛主席和闻天反复商量,谈得很具体。毛主席说:‘张国焘是个实力派,他有野心,我看不给他一个相当的职位,一、四方面军很难合成一股绳。’毛主席分析,张国焘想当军委主席,这个职务现在由朱总司令担任,他没法取代。但只当副主席,同恩来、稼祥平起平坐,他不甘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