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鬼见阎王,书生娶龙女得道成仙

马四一个人辛辛苦苦带着儿子,有一位书生柳毅,张大葫芦走着走着

命魂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书生娶龙女得道成仙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酒鬼见阎王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从前,徐州有个农民叫马四,家里穷得叮当响,一直到四十岁时,才走了狗屎运,在路上捡了一块银子,然后找了个寡妇做妻子,婚后第二年,还有了一个儿子,可他那妻子在生儿子时难产死了。

龙女和凡人的爱情故事见得多了,我甚至产生了免疫情绪,我们网站都不想发布这类故事,可这个故事却很“传奇”,让人爱不释手。一奇:书生大胆艳遇;二奇:龙女悲惨命运;三奇:书生和龙女恋爱过程。不知说得对不对,请读者自行鉴赏……

明朝万历年间,浙江绍兴有个酒鬼,嗜酒如命,每天早上起床,穿衣服前要先抿一口高粱酒,不然起不了床;晚上脱了衣服,躺在床上还得再灌半壶,不然睡不着觉。他腰里挂着个酒葫芦,走不到三五步就得拿起来喝一口,哪怕酒葫芦空了,也要凑到鼻子上闻一闻,久而久之,人们都叫他张大葫芦。

马四一个人辛辛苦苦带着儿子,马四变得更穷了。儿子周岁的前一天,马四家的破草房来了一位穿金戴银的年轻漂亮女人,这个女人说,她是赴外地上任官员的妻子,现在附近的一间庙里歇脚,听闻马四家生了个儿子,特来祝贺,并且还要送马四一些礼物,让马四随她去取。


偏偏有一天,也不知道张大葫芦是没吃饱饭还是怎么回事,反正就是状态不好,喝得酩酊大醉了,你看他,一边走一边喝,嘴里还嚷嚷着:“好酒……好酒……好酒!”

马四正在为明天办不起孩子周岁酒的事情发愁呢,突然有贵妇人要来送礼物,顿时喜出望外,以为狗屎运再次降临在他头上。于是马四抱着孩子,屁颠屁颠的跟在那美女后面,来到了一间庙里。作为土生土长的马四,这座庙他以前从没见过,可他也没心思去想这个事情,因为眼前的一切是他这个农民一辈子都无法想象的。

仪凤年间,有一位书生柳毅,到京城长安应考,没有考上,准备回到湘水边上的家乡去。他记起有个同乡人旅居在泾阳,就去辞行。走了六七里,忽然有一群鸟直飞起来,使他的马吓了一跳,飞快地向横里跑去,一口气又跑了六七里,才停了下来。

这一晚正是年三十,除夕之夜,大家都在家里吃年夜饭,路上也没什么人。恰巧这晚天色特别暗,伸手不见五指。张大葫芦走着走着,一不小心,掉进了一个红薯窖里边了。

美少妇领着马四进了庙,又穿过了几间僧房,走进一个山洞。山洞一眼望不到边,地上摆满了数也数不清的蜡烛。蜡烛在燃烧,有的还有很长,有的已经烧了一半,有的则快要烧完了。有的蜡烛很亮,有的却忽明忽暗好像随时就熄灭。

只见有个女子在路旁牧羊,他觉得奇怪,仔细打量,却是个非常美丽的女子。可是她双眉微皱,面带愁容,穿戴得也很破旧,又尽出神地站着,好像在等待什么。

窖不深,底下全是松软的黄泥巴,张大葫芦爬起来,浑身上下摸了一遍,嘿,还真没什么事!他一仰脖子,又结结实实地灌了一口:“真是好酒啊!喝了这么多摔窖里都没事,明年说什么也得说服老婆子,再多酿个几百斤才行。”

“看!”美少妇说,“这些是命魂烛,我遇到的每个人,我都会把他们的命魂融缩成一直蜡烛,当属于他的那支蜡烛燃尽时,他就会死去,我就会把他的灵魂带走。”

柳毅忍不住问她:“你有什么痛苦,把自己委屈到这个地步?”

这时,他隐隐约约听见好像有人说话,还有锁链在地上拖着走的声音,咯吱咯吱的。张大葫芦只当是幻觉,狠狠掐了一把大腿,不成想一下子疼得差点叫了出来,是真的!他害怕极了,赶紧捂住嘴巴,只听一个威严的声音说道:“今天晚上我们要去原公庄抓那个张大葫芦,黑白无常,准备好铁链!师爷,查一查时辰。”

马四感到害怕,颤抖着问:“你到底是谁?”

女子开头现出悲伤的神情,向柳毅道谢,接着又抽抽咽咽地哭了起来,回答说:“我是个不幸的人,今天蒙您关怀下问,很不敢当。但是我的怨恨铭心刻骨,虽然觉得惭愧也不能不说了,希望您听一听。我原是洞庭

师爷应了一声,传来一阵的声音。张大葫芦想,这大概是在翻生死簿了吧,又听见是要抓自己,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美少妇微笑了一下,说:“有人说我是女仙,有人说我是女鬼,我也不知道我是谁。我在世间游荡,一直在做一些很有趣的事情。”

龙王的小女儿,父母把我嫁给泾川龙王的二儿子。丈夫一味放荡取乐,受到了奴仆们的蒙蔽,一天天的厌弃我,虐待我。后来我告诉了公婆,公婆光知道溺爱自己的儿子,管不住他。我迫切地诉说了几次,又得罪了公婆。他们折磨我,把我赶到外面,弄成这个样子。”说完,抽泣流泪,难受极了。接着又说:“洞庭离这里真好远啊!
我抬头望望,只看到无边无际的天空,没法传达音信;眼睛盼得酸了,心里的希望快断了,家里的人可不知道我的悲苦。现在听说您要回到南方去,您的家乡靠近洞庭,我想拜托您捎一封信,不知道能够答应吗?”

这边师爷在生死簿上找了几遍,总是不见原公庄张大葫芦的名字,于是师爷就问土地公:“土地公,你知道张大葫芦这个人在哪里吗?我们这阴间的生死簿上没有,阳间怎么也不见他呀?”

马四吓得目瞪口呆,好一阵才回过神来,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他怯怯地问美少妇:“你能告诉我,哪根是我的命魂烛吗?”

柳毅听了,便说:“我是个讲义气的人,听了你的话,心里非常激动,恨不得身上长出翅膀,给你飞到洞庭那边去,还说什么答应不答应呢?可是洞庭湖又广又深,我只能在人世间来往,怎能到龙宫里去送信?只怕人

土地公回答说:“你找的这个人已经入了土了,你在阳间再找也是白搭!”

美少妇把他带到一支很短的蜡烛前,那蜡烛摇曳着微弱的光,仿佛随时都会熄灭。美少妇指着这支蜡烛,说:“这就是你的蜡烛呀。”

世和仙境道路不通,辜负了你热忱的嘱托,违背了你恳切的愿望。你可有什么好办法给我引路吗?”

师爷半天没说话,应该是在思考,最后他说了一句:“不要紧,今天晚上在这里没抓着他,以后我们在常山那里也要把他抓去。”

马四脸都吓白了,跪在地上哀求美少妇把他的命魂烛加长一些。

龙女一边哭泣,一边道谢,说:“承您答应了我的请求,希望一路保重,这些话不用再说了。要是有了回音,我就是死了也感谢你。方才您不曾答应的时候,我不敢多说;现在您既然答应了,我可以告诉您,洞庭的龙宫跟人世的京城并没有不同啊。”

这句话说完,就再也没有任何声音了。

但美少妇无动于衷,她轻轻地从马四怀里抱过孩子,温柔地对婴儿说:“让我们给你点上一支新蜡烛吧,可爱的宝贝!”

柳毅请她说明一下。龙女说:“洞庭湖的南岸,有一棵大橘树,当地人称它叫耶社橘爷。您到了那边,解下腰带,缚上一点东西在树干上敲打三下,就有人出来招呼您。您跟着他走,就不会有什么阻碍了。希望您除了捎信之外,并且把我当面告诉您的话,全都说给我家里的人听听,千万不要忘了!”

张大葫芦听得冷汗直流,心里死死记下了–今后一辈子,一定不能去常山,千万要记牢!

趁美少妇转过身和孩子玩耍时,马四抓起一支崭新的命魂烛,掰下一截,快速地点燃后,接在了自己的蜡烛上。

柳毅说:“我一定给你做到。”

他躲在地窖里一夜没敢出声,直到天亮了,才敢大喊救命。正好窖主人来取红薯,听见里面喊救命,连忙把他救上来。

美少妇马上发现了马四干的事,并没责怪他,叹了一口气,说:“你会后悔的。”

龙女就从衣襟里拿出信来,向柳毅拜了又拜,郑重地把信交给了他。这时候她望着东方,又掉下泪来,心中难过极了。

张大葫芦上来后,连声拜谢,还不断地向地窖磕头,搞得窖主人莫名其妙的。不过张大葫芦倒精明,前一个晚上的事一个字儿也没敢提。

美少妇点燃了一支新的命魂烛,对马四说:“现在我要做你的妻子,我们一起回去吧。”

柳毅也忍不住为她伤心。他把信放在行囊里,又问龙女说:“我不知道你牧羊有什么用处,神灵难道还要宰杀牲口吗?”

此后几十年,张大葫芦一直死守着自己定的规矩,无论何事,死活都不去附近的常山庄,落了个平安无事,转眼都活到七十多了,一直把这天机暗藏在心底。

版权申明:本文为故事大全网原创,未经作者书面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小米粥的故事集和联系方式..

龙女说:“这些并不是羊,是耶雨工爷啊。”

可是无巧不成书,有一年,张大葫芦嫁到常山庄的孙女家里闹了矛盾,一家人吵得很激烈,非请他去调解不可。张大葫芦犹豫了很久,还是禁不住宝贝孙女的软磨硬泡,答应了。到常山后,他果然迅速化解了矛盾,主人家很感激他,又请他喝酒,他毫不例外地又一次喝醉了。

马四一听又傻了,可他还是知道拒绝,自己一个农民怎么也没资格让这么一位高贵的美女当妻子,何况她是人还是鬼都搞不清楚呢。

柳毅问:“什么叫耶雨工爷?”

家人把他抬去放在床上安顿好,都回去睡了。

可很快,马四就妥协了,自愿了。因为他挡不住美丽的微笑,丰乳肥臀,软玉温香,销魂……

龙女说:“就像雷神、电神一样,掌管下雨的。”

半夜里,张大葫芦被尿憋醒了,起床去了趟厕所。他晚上多喝了点,加上不太熟悉环境,回来后怎么也找不着原来睡的屋子了。这风一吹冷飕飕的,当时又困得不行,这可急坏了张大葫芦。所谓关键时刻好运到啊,就在又困又冷难以忍受之际,他摸到了一个柜子,里面还铺着褥子和被子,暖和得紧呢!他也顾不得这是给谁睡的了,先暖暖和和地睡下再说吧。

事后,马四和美少妇一起回到家中,马四用美少妇给的银子为儿子办了一场丰盛的周岁酒。当天晚上,一阵云雨过后,美少妇在马四耳边轻轻的说:“相公,你想当神医吗?”

柳毅回头看看。只见它们都昂头大步,喝水吃草的样子全很特别,可是身体的大小和身上的毛、头上的角,跟羊并没有不同。柳毅又对龙女说:“如今我给你做了捎信的使者,将来你回到洞庭,可别避开我不见面啊。”

你还别说,这柜子里是既没风又有新褥子新被子,张大葫芦睡在里面别提有多美了。过了大概有一个时辰吧,他被一阵奇怪又熟悉的声音吵醒了,一阵脚步声伴着锁链拖地的声音向他慢慢靠近,听起来还不止一个人。

马四掏掏耳朵说:“我可不会治病啊!怎么能当神医呢!”

龙女说:“不光不避开,还该像亲戚一般招待呢。”说完,柳毅跟她告别向东走。走不到几十步,回头一望,龙女和羊都不见了。

这时,一个尖尖的声音响起:“奇怪啊,阎王爷让咱俩来抓张大葫芦,出地府前查过他还在,怎么过来就找不到他了呢?”

美少妇笑眯眯的说:“相公,不用担心,明天你就去镇里找个地方开医馆,我保证你能成神医!”

这天傍晚,柳毅到泾阳跟朋友会了面,然后告辞回乡。

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回答道:“应该就在这里了,我们仔细找找。”

马四对这个不知是人还是鬼自愿跟来的媳妇又害怕又是信任,所以第二天一早就去镇里租了一间铺子,告诉人家他要开医馆当医生,周围的人听后都是哈哈大笑,感觉这是千古奇谈,天大笑话。马四在众人的嘲笑声中回到家,垂头丧气。

一个多月后,柳毅回到家乡,就去洞庭访问。果然在洞庭湖的南岸,找到那棵社橘。他就解下腰带,在树干上敲打了三下,等待动静。一会儿,有个武士从波浪中跳出来,向柳毅行了个礼,问道:“贵客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张大葫芦一听,差点吓尿了,阎王爷真的派小鬼来常山抓他了,这下看来要歇菜了!

美少妇递给他一大包药材,说:“我今晚就在方圆五百里散播一种瘟病,这包药材就是最好的解药,到时候一定有很多人来你的医馆求医。我会在房顶挂一个铃铛,如果听见铃铛响,你就不能给那人治病,因为他的命魂烛就快烧完了。”

柳毅先不说明来意,只告诉他:“我特地来拜见大王。”武士伸手一指,水里就分开一条路来。他带着柳毅前进,吩咐说:“请您闭上眼睛,很快就可以到了。”柳毅依照他的话,便到了龙宫。

可奇怪的是,这两个小鬼走来走去,转了几圈却没来抓他,最后到柜子边停下来了。尖尖的声音说:“奇怪啊,怎么会找不到呢?”另一个声音回答:“我也纳闷了,我们把土地爷找来问一下吧!”

马四照美少妇的计划行事,很快就成了最有名的神医。

只见高楼大殿一座对着一座,一道道门户数也数不清,院子里栽着奇花异木,各式各样,无所不有。武士叫柳毅在殿角里停留一下,说:“请贵客在这里等着吧。”柳毅问:“这里是什么地方?”武士说:“这里叫灵虚殿。”柳毅仔细一看,觉得世界上的珍宝全在这里了。看哪,殿柱是用白璧琢成的,台阶是用青玉铺砌的,坐床是用珊瑚镶制的,帘子是用水晶串成的,绿色的门楣上镶嵌着琉璃,彩虹似的屋梁上装饰着琥珀……一片奇丽幽深的光景,真是说也说不尽。

不一会儿,土地爷就来了,尖声音的家伙说:“土地爷,我们奉阎王爷之命来抓张大葫芦,出地府前查过,他该在这里,怎么会找不到?”

几年后,马四的名气越来越大,但他也越来越老了,面对每晚美少妇的索求感到害怕。他的头发变得灰白,皮肤满是皱纹,身子也十分瘦弱。他开始失去了活着的乐趣。

可是好大一会儿龙王还没出来。柳毅问那个武士:“洞庭君在哪里?”武士说:“我们的大王在玄珠阁,跟太阳道士谈论叶火经曳,再过片刻工夫就完毕了。”柳毅问:“什么叫叶火经曳?”武士说:“我们的大王是龙,龙仗着水来显示神通,拿一滴水就可以把丘陵山谷淹没干净。太阳道士是人,人使用火来表现本领,用一盏灯火就可以把阿房宫烧成焦土。水火的作用不同,变化也不一样。太阳道士精通人间的道理,所以我们的大王请他来,听听他的议论。”

另一个声音接话道:“土地爷,是不是你收了好处在搞鬼啊?”

他哀求美少妇:“我老了,累了,活够了。请让我死掉吧!”

才说完话,宫门大开,黑压压一大群侍从簇拥着一位身穿紫袍、手执青玉的人出来了。武士跳起身来,说:“这就是我们的大王!”立刻上前报告。

土地爷连称不敢:“不是,不是,我怎么敢?那个人明明已经进了棺材了,当然找不到了,你们还是回去再查查生死簿吧!”

但美少妇说:“不,不,你还得活着,因为你把自己的命魂烛延长了。你必须活到蜡烛燃尽。”

洞庭君打量着柳毅问:“可不是从人世间来的吗?”

这句话说完,就半天没有声响了,大概是小鬼他们在商量吧。约莫有半炷香的时间,脚步声和锁链声再次响起,只是慢慢远去了。

马四叹了口气:“唉!我还得活那么久?命魂太长了,真是折磨人啊!”

柳毅回答说:“是。”便向洞庭君行礼。

张大葫芦长吁一口气,精神一放松,困意随之袭来,沉沉地睡去了。

马四的儿子已经变成美少年,招人喜爱,可突然间孩子倒下了,看起来很快就会死掉。马四虽然是个神医,却束手无策,只能眼看着儿子受病痛的折磨。

洞庭君也答了礼,请他在灵虚殿坐下,就说:“水底的宫殿隔绝人世,我又很愚昧,先生不怕路远来到这里,可有什么见教?”

第二天一大早,孙女儿早起,惊叫起来:“爷爷!你怎么睡在棺材里啊!”

这天,马四又开始哀求美少妇,他悲痛欲绝:“我的儿子就要死了,请您让我替孩子走吧。让这样一个年轻人去死,却让我这样的老骨头活在世上,这是多么的不公平啊!”

柳毅说:“我柳毅原是大王的同乡,生长在湘水岸边,到长安去求功名。前些日子没有考上,偶然经过泾水岸边,看见大王的爱女在郊野牧羊,抛头露面,听任风吹雨打,憔悴得不像样子,叫人看了十分难受。我就问她为什么会这样。她告诉我说,丈夫虐待她,公婆又一点也不体谅,因此弄到这个地步。她哭得很伤心,实在使人同情。她托我捎封家信,我答应了,才赶到这里来。”说着,拿出信来,交给了洞庭君。

张大葫芦闻言起身一看,可不是吗?自己躺着的哪是什么柜子啊,分明是一口棺材!他仔细一想,肯定是昨晚摸黑找不着床,恰好摸到人家为老人提前准备的新棺材,稀里糊涂就躺进来了,没想到歪打正着,正好再次帮助自己躲过一劫!

美少妇冷笑着说:“这都是你的错。你还记得吗?你儿子出生的那天,你折断了一支新的命魂烛,安在了自己的烛台上。你以为那是谁的蜡烛?那正是你儿子的命魂烛。是的!你让你儿子的命魂缩短了一半。我说过,你会因此而后悔的。”

洞庭君把信看完,禁不住用袖子遮着脸哭泣起来,说:“这是我做父亲的过错。我不会察看和探听外面的情况,使得自己像聋子、瞎子一样,连闺中弱女在远方受到迫害也没有知道。您是个不相关的路人,却能仗义救急,这种大恩大德,我怎敢忘记!”说完,又悲叹了好久,连旁边的人也感动得流泪。

想明白了这些,张大葫芦乐了,自己真是吉人天相啊,阎王爷又能奈我何!不过得意归得意,他再次下定决心,以后说什么也不来常山了。

版权申明:本文为故事大全网原创,未经作者书面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小米粥的故事集和联系方式..

这时,有个太监贴身站在一旁,洞庭君便把信交给他送进宫去。过了一会,听到宫里发出一片哭声。洞庭君慌忙吩咐侍从的人:“快去告诉宫里,别哭出声来,免得让钱塘君知道了。”

张大葫芦回家后,又平平安安地过了几年,在那个年代里已经是非常高寿了,可他喝酒的嗜好却是一点儿没变。这天,他跟几个老友聚在一起,聊起了年轻时的事儿,都很开心,于是约好晚上去老哥们常太保家喝酒。

马四追悔莫及,他说:“我错了,请带我再去一次那个山洞吧。我要把命魂还给儿子。”

柳毅问:“钱塘君是谁啊?”

几个老朋友喝得很尽兴,席间,有人不禁聊起为何张大葫芦嗜酒如命却偏偏能够长寿,张大葫芦一时兴起,就得意地把那两次奇遇说了出来。不料,别人根本不信,反而怪他心眼多、不够朋友,刻意隐瞒长寿秘诀。张大葫芦说了真话反倒没人信,不免有些失望,这顿酒席最终不欢而散。

美少妇看到马四的满眼的父爱,同意了他的请求,再次带他来到燃着命魂烛的山洞。她指着一支马上就要燃尽的蜡烛说:“看!这就是你儿子的命魂烛。”

洞庭君说:“是我的爱弟,以前做过钱塘龙君,如今已经罢官免职了。”

当天晚上,张大葫芦就在常太保家住下了。夜里,他睡着睡着,突然感觉身体一下子变轻了,睁眼一看,身旁一左一右各有一个小鬼,手里拿着铁链锁在自己脖子上,再回头看床上,自己的身体还在床上沉沉睡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