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7

叶澄衷的故事,在严仁美的心中

再顾倾人国,把大批日货火柴倾销上海,浙江镇海人(今宁波)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创业经历

据说,近代上海开埠通商后,最早闯荡上海滩的宁波人主要靠“三把刀”,一是剪刀、二是菜刀、三是理发刀。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1840年,叶澄衷出生在镇海庄市一个贫困农民家中。他6岁丧父,9岁读私塾仅半年,11岁就佣于庄市横河堰榨油坊当牧童。14岁那年,他到上海谋生,在法租界一家杂货店当学徒。17岁租舢舨船在黄浦江中摆渡,并向外轮兜售吃食百杂。

这就是说,早年来上海的宁波人主要从事裁缝、厨师和理发三个行当。

宁不知顾城与顾国?

图片 1

不过,凡事皆有例外,譬如被誉为沪上“宁波帮”先驱的叶澄衷来说,他靠的可不是“三把刀”,而是一条在苏州河与黄浦江上来回摆渡卖货的小舢板。

佳人难再得。

创办中国最早的火柴厂19世纪中叶,叶澄衷善察商情,认为投资火柴市场必有大利,于是计划创办火柴厂。时逢旅日归国侨胞、镇海同乡张阿来向叶氏主动提议创办火柴厂事宜,并介绍他认识了其日本籍妻子。张妻当过火柴厂的职员,懂得火柴制造的技术流程。叶氏当面听取了张阿来夫妇的提议。

叶澄衷,字成忠,生于清道光二十年(1840年),浙江镇海人(今宁波)。

如今民国已经渐渐远去,名媛风华成为了印刻在时光中的回忆,不再鲜活。美人们纷纷退隐、藏于市井之中,再难寻起芳踪。

光绪十六年(1890)叶澄衷出资5万银两,在上海虹口朱家大桥(今唐山路)创建了当时上海最大的燮昌自来火公司。工人800名,日产火柴36万盒。其产品优良,胜过英商燧昌自来火局。燧昌厂因竞争失败而倒闭。(《上海通志》1825页)

叶澄衷出生时,正值第一次鸦片战争爆发。在其家乡,与镇海隔海相望的舟山(定海县)即与英夷发生激烈战事。

从年少轻狂走到白发苍苍,似乎不费吹灰之力。

不久,日商看到英商工厂倒闭,想乘机而入,把大批日货火柴倾销上海,想压倒燮昌厂,而叶氏就此降低每盒火柴价格,叶氏以汉口、芜湖、宜昌、镇海等地企业为依托,与日商抗衡,逼得日商再降价,节节败退。在温州迫使日商火柴价降到每箩2角6分,几乎亏本到无法再亏的地步。日商既无奈又佩服,称叶澄衷是“生意精”。

战争结束后,广州、厦门、福州、宁波、上海被划为通商口岸。表面上看,这一切似乎与叶澄衷毫无关系;但作为背后的一股潜流,其人生却因为这些历史背景的变化而全然改变。

图片 2

叶澄衷庄市故居(清光绪十四年建造)

图片 3

曾听别人说,那些让人铭记于心的名人去世,不能叫做去世,而是“排着队上天堂”,只有天堂才能将他们聚在一起,永不分离。

1896年,叶澄衷又集资42万银两,委派同乡宋炜臣去汉口创办更大的燮昌火柴二厂。为此,叶氏特备信与奏折由宋炜臣禀报两江总督张之洞。张之洞见报非常支持,并给予很多优惠条件。

叶澄衷

“上海滩最后的大小姐”严幼韵于5月24日当晚,在纽约家中去世,年龄112岁。严家的美女们,只剩一个102岁高龄的严仁美在世。

兴办鸿安轮船公司

叶澄衷早年丧父,家境贫穷,其九岁才进私塾,但也只读了不到半年的书,后来就到一家豆腐坊去当学徒了。

严仁美膝下如今有四代人,一共37口人,最大的曾孙也已经十七八岁了。晚辈分散在全国各地,经常打长途电话慰问,每逢过年,孙辈们就争着要给这位世纪老人发“红包”。汶川地震时,她还给灾区捐出了5000元钱,这就是从那一封封孙辈们给的“红包”里抽出来的。

1882年,叶澄衷向两江总督李鸿章禀报,“禀请置造轮船,设立广运局”,却被李鸿章以“已有招商局,不必另树一帜”为由驳回。后来,李鸿章去直隶督办北洋海军,叶氏趁此重提轮船之事。

众所周知,以前的学徒生涯极其受苦而难熬,后来他实在受不了店主的气而回到了家中。

她维持着一个健康长寿的老人该有的生活样式,每天按部就班:看看报纸,练练毛笔字,有时也记记日记。她经常给好友吴靖写信,你来我往,一个星期总有零星的一两封书信来往。

1889年,他集资20万银两,兴办鸿安轮船公司。为了防备清政府干涉,他不得不托庇外国势力,挂靠英商和兴洋行,并向英国政府注册备案。

14岁那年,一位倪姓乡人愿意带他到上海去学生意,但需致笔送人情和旅费两千文,叶家拿不出这笔钱,最后只好以秋收稻谷作抵,这才得以成行。

时间会沉淀一切,唯独不会抹去记忆。

图片 4

此后,叶衷澄即随乡人闯荡上海滩,并由此闯出了一番大名堂。

在严仁美的心中,老年的生活是温馨的——这正是她渡过跌宕起伏的一生,所抵达的岸。

经过一年的努力,第二年,鸿安轮船公司已有飞龙、飞马、飞鲸、新汕头等11艘轮船,净吨位为7000余吨,约合总吨位11000到12000吨。公司先后开辟了长江上的申汉线,北方沿海的天津、烟台、牛庄线,东南沿海的汕头、淡水、基隆等地的海上航线。规模之大,仅次于英商的“太古”、“怡和”以及中国的招商局。

初来上海时,叶澄衷受雇于法租界某杂货铺,还是从学徒开始做起。做满三年后,好不容易可以出师了,但叶衷澄觉得店主经营懒散,前途无望,不久就自动离店。

严仁美出生在一个海派大家族,家教极严,思想开明。她的曾祖父严筱舫(名信厚)是李鸿章的幕僚,出了名的实业家。他曾任天津长芦盐务帮办,后来在官家的支持下,创办了中国第一家银行,并亲自出任董事。他为人活络,头脑灵活,在商业上如鱼得水。

在鸿安轮船公司,叶氏始终是控股者。1904年以前,鸿安公司的股份一直为华方七、英方三,而叶澄衷是其中最大的股东。

此后,在乡人的指点与帮助下,叶衷澄干脆自立门户,他每日在黄浦江与苏州河上驾着一条小舢板,船上备些日用品和食品等,专门贩卖给停泊在江上的外国轮船。

这位严家的传奇富一代只有一个儿子严子均。子均继承了父亲的商业头脑。在他的经营下,严家家财得到了充分的扩充,旗下拥有著名的源丰润银号,还经营源吉、德源两家钱庄。天津的华楼金店、南京路上的老九章绸庄,也是他的。

创立沪上五金王国

图片 5

前两代不予余力的奋斗,让严仁美一出生,就有了一个富庶的家。而且,此时,严家已不再是白手起家的富一代,也不是暴发户似的富二代,借着财富与人脉的集合,他们成为了上流社会真正有头有脸的人。

1862年,在英商劳勃生帮助下,叶澄衷在上海百老汇路(今大名路),开设了上海第一家顺记五金洋杂货店(英文叫澄衷公司),经营范围开始为船舶五金、食品罐头五金,后来又拓展到钢铁五金、机械五金、制造五金、化工五金、军需五金等,还兼营火油销售。

因为经常和外国水手打交道,叶衷澄也逐渐学会一些外国话,并在这一过程中结识了一些外国人。从此,他也就靠着这些所谓的“洋泾浜英语”在十里洋场上站稳了脚跟。

此时,积累财富就不只是靠单打独斗了,需要靠联姻来巩固社会地位。严仁美的父亲严智多是严家的嫡长孙,他要娶的人,正是上海房地产富商刘梯青的女儿,刘承毅。

开创诸多实业

没多久,未满18岁的水上小货郎叶澄衷突然在上海滩上爆得大名,其事迹不但被当时的西文报纸竞相登载,而且在半个世纪后还被写入了《清史稿》中的《孝义传》,其中云:

在家族财富最成熟的阶段,严仁美的出生让父辈失望了,因为,她是个女孩。

叶澄衷创办的中国人第一家洋行顺记五金洋杂货店,业务不仅在上海占领五金行业市场,而且还在天津、辽宁、烟台、青岛、宁波、汉口、厦门、福州等地拥有市场优势。

“西人有遗革囊路侧者,成忠守伺而还之,酬以金不受,乃为之延誉,多购其物,因渐有积蓄。”

母亲刘承毅知道生了个女孩后,当场哭了起来。她可是冒着早产的危险,熬了三天三夜才把孩子生下,花了大价钱才保得母女平安。这下可好,严仁美瘦巴巴的,头上连根毛都没有,很是难看。

同时,他关注上海火油市场,成为火油大亨。叶澄衷就以亚细亚公司为起端,把火油打入租界以外的上海市场。

那么,这里说的是什么事呢?

严子均一看,反倒觉得孙女可爱,连忙说,“不要紧,不要紧。给她取个带‘美’字的名字,她就会越长越好看的。”

1870年,叶氏将可炽煤铁号买下。并将可炽改为可炽顺记。可炽顺记成为上海最早进口煤和铁的商号而大获其利。

原来,当时有个洋行经理雇叶澄衷的舢板摆渡过江,船靠岸后,洋人因有急事而匆匆离去,结果将公文包给忘在舢板上了。

可母亲还是老一套,对严仁美计较颇多,她个子矮了,她干着急。她头上不长头发,她也干着急。后来,她又生了弟弟,才高兴起来。

图片 6

图片 7

严家的教育最初都是在家里进行,年龄大一些才去学校读书。本来严仁美觉得这没什么,可后来见自己的好友吴靖去了启秀女校读书,她心里又是嫉妒又是羡慕,向家里要求自己也要去上学。

1894年,叶澄衷投入资金200万两银洋,在上海开设中国最早最大蚕丝纺织厂——上海纶华缫丝厂。这家厂不但保护了江浙一带蚕农不受蚕商投机压价之苦,而且对出口蚕丝也起到了平衡作用。

ws

启秀女校管理严格,学生一律住校。严仁美年龄太小,只好让奶妈一起陪读。

叶澄衷到了晚年还与严信厚、朱葆三等人创办中国人自己的银行——中国通商银行并担任执行董事。这家银行设在上海,对上海的宁波商人大开绿灯,提供了很多方便与优惠条件。

洋人走后,叶澄衷打开包一看,里面钱款甚巨,而且还有戒指、公文等物。

过了几年,家里有位姑姑大学毕业,要去著名的中西女塾教书,严仁美也要求一起去。家里自然是反对,理由是女孩子读这么多书没用,总归是要嫁人的。书本知识,在家庭里根本用不上。

热心捐助教育事业

这当口,叶衷澄只要贪念一闪,或许会立刻驾着舢板掉头就走,从此销声匿迹,那坐享七八年的荣华富贵,完全不在话下。

严仁美没有退缩,她去求最疼爱她的爷爷。爷爷一发话,严仁美顺利进入中西女塾。

1871年,叶澄衷在上海一次慈善会议上坦言:“兴天下之利,莫大于兴学。”会后,他立即筹办顺记商务学堂。该学堂招收学生以小学毕业生为主,学期一年,毕业后都由顺记号录用,实习后大多数分赴各地洋行工作。这是叶澄衷借鉴商务文化培育人才的第一次实践。

然而,叶澄衷并没有这样做,他选择了等在原处,待先前那洋人赶回后,即将皮包原物奉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