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的老猎人,士大夫二斩贼

爱吹牛,他对大臣倒约和今成说,开化县县宰王为山是个见钱如苍蝇见血般的贪官

牛二的聪明老婆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不死的老猎人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县令二斩贼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从前,有个人叫牛二,爱打赌,爱吹牛。

从前,有个老猎人,练得一手好弓箭,不管是空中的飞禽,还是地上的走兽,只要他的箭离弦,都逃不脱,真是百发百中。老猎人每天都出去打猎,这个地方糟踏庄稼和伤害人畜的野兽,几乎都被他打光了,只剩下一只山羊精,所以这只山羊精就恨死了老猎人。

清顺治末年,有位叫张列山的人,乃江阳人士,官虽不大,却是个大大的清官,这在当时实属罕见。他为人正直,嫉恶如仇,凡手下有贪官污吏,一经查实,必定严办,轻则革职,重则判刑,所以他每到一处,那些官吏都不敢顶风作弊。

有一天,牛二跟同村的一个人说:“我知道天上的星星有多少颗。”同村的人说:“你敢不敢打赌啊,如果你说错了,就把你老婆输给我。”

这一年,皇帝把皇宫里的皇后、妃子都玩腻了,差人到各处去寻找美人。可是,从各地找来的姑娘,没有一个能使皇帝称心如意,残暴的皇帝就把这些姑娘和找美人的臣子,一个个都杀掉了。这次,皇帝又命令两个大臣去找美人,他对大臣倒约和今成说:“你们如果也找不到美人,我照样要你们的狗命!”

这年他被任命为浙江省开化县县令,一到任便告诫地方官吏,必须秉公办案。那些官吏畏他严厉,都唯唯喏喏,乖乖收敛。开化县县宰王为山是个见钱如苍蝇见血般的贪官,有人给他作了首诗讽刺他:“孔方兄是县宰命,黑白颠倒混办案,无辜百姓受冤屈,死囚能逃鬼门关。”王为山在开化当了三年县宰,除了在老家盖起了豪宅,置了五百亩旺田外,还在城内开了两家绸缎庄和三家南货店。

牛二本来是顺口一说,吹牛玩呢,没想到遇到这个人,顿时心里就慌了,想反悔,可又爱面子。

倒约和今成告别了全家老小,优忧愁愁地离开了京城。他们走呀走呀,每天从天亮走到天黑,从太阳出走到太阳落,走过了一座座高山大岭,涉过了一条条大河小溪,走遍了很多地方,可是就没有找到一个能使皇帝满意的美人。一天,他们走累了,坐在一棵大树下休息,坐着坐着就商量起来。倒约说:“唉!我们出来已经几个月了,你说我们回去怎么交差呢?”

这天王为山办完公事回到家里,屁股在凳子上还没坐热,就有门丁来报:“老爷,有位商家求见。”王为山忙说:“请,快请花厅相见!”因凡商家求见总有油水,故他十分热情。可进来的两个人他却不认识!那肥头大耳的肯定是老板,后面跟着的后生想是仆人。

牛二回到家中,垂头丧气,老婆知道这事后,抓起一把麦子粉,对牛二说:“别急。你去把这把面粉交给那人,告诉他,天上星星跟这把面粉一样多,有三万万四千万五百万颗。如果那些人不信就让他们自己数。”牛二听了老婆聪明的计策,非常高兴,第二天,就按照老婆讲的那么办了,果然赢了,不过他没要人家的老婆,最后折算成十两银子。

今成说:“是呀!看来我们两个也性命难保罗!”

王为山正要开口,那老板却一脸诡谲:“老爷,借个僻静处说话。”见那仆人手里提着个沉甸甸的包袱,他知定有事所托,便带他们去了书房。“老爷,在下姓木,老爷监押的木自雄便是家兄。”他一听唬得倒吸口凉气,那木自雄可是个作恶多端的盗贼,是新上任的县令张列山亲审,送府衙、刑部核准,判为秋后处决的死囚!不等木老板把话讲下去,他便头摇得似拨浪鼓:“这个忙我无法帮,家兄的罪是铁板钉钉,没法翻过来的。”

当地有个大财主,蛮横无理,他儿子当大官,常做些无法无天的事。财主知道这件事后,把牛二叫去,问他:“听说你老婆很聪明啊?”

倒约想了想说:“死就死吧!我们索性去找一个世上最丑的老太婆,抬到皇宫去气气皇帝,我们死了也甘心呀!”

木老板把手一抬,仆人便把包袱打开。嗬,里面全是黄澄澄的金子!耀得王为山眼花缭乱。“这里是五百两黄金,是小的孝敬老爷的,只求能救家兄一命。”王为山咽了一下口水,把眼光从包袱上挪开,因他想起张列山训诫的话,心里害怕:“别的事还能帮忙,唯家兄的事万万不能。你家兄也太心狠手辣,劫走钱财也就算了,怎么能将人勒死呢?再说铁证如山,他对犯案也供认不讳。”

牛二本来很紧张,可听到问自己老婆,就开始大吹特吹起来:“呵呵,那是又年轻,又漂亮,又能干!”

今成听了,拍着巴掌说:“好办法!我们就这样办吧!”

“不是要改判,只是请你在行刑时做做手脚,想想办法。这些薄礼请暂时收下,事成之后加倍奉送,决不食言。”他听了不由贪心又起,可一想到张列山又气馁地垂下头。那张县令精明过人,目光如炬,什么事能瞒得住他?如果事情暴露,自己不仅得不到黄金,恐怕连脑袋也得搭上!于是只得叹息摇头。

财主说:“这样又年轻,又漂亮,又能干的女人,我要了。回去把你老婆领来给我。”

倒约和今成正在商量,被山羊精躲在大树后面听见了,它马上变成一个又老又丑的老大婆。提着个破篮子,故意从倒约和今成面前走过。倒约见了,说:“老太太,你到哪里去?”

不久,张列山因老父病故,回家奔丧,按清廷制度,谓丁忧,需在家守孝三年。张列山离任之时关照王为山:“我丁忧回籍,上峰告之由你代理,你需秉公办事,上要对得起朝廷,下要对得起黎民百姓,切不可营私舞弊,切记,切记!”

牛二回家把事情跟老婆一说,老婆又生气又担心,只好默默想办法。最后,她说:“你去把财主请到家里来,我要请他吃饭。”

老太婆说:“我去打猪草。”

王为山连连颔首:“下官谨记,谨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