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祭祀的由来,杀人越货的货郎

陈才树的父母常年有病,古货郎接过镇石,少年包公和轿夫 点击数

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冬至祭祀的由来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杀人越货的货郎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少年包公和轿夫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本来,上坟只是清明节的事情,到后来,也在冬至上坟。说起冬至上坟的由来,还有个传说。

清朝宣统年间,宝庆府同信巷来了一个姓古的货郎。他在一家深宅大院的后门前停住,然后放下货担,一边摇着拨浪鼓,一边吆喝着:“卖麦芽糖、细针、花丝线哦——”

故事大全网导读: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少年包青天走马上任,遇到欺软怕硬的轿夫,看包拯怎么对付他们吧……

很久以前,浙江富阳石龙山下的村子边上有间茅草屋,住着陈才树一家。他们租种了财主的五亩田,一家人起早贪黑,勉强过日子。

这时,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正在大院后花园里玩,听到叫卖声,急忙从大院后门跑了出来,走到货担前,盯着那麦芽糖直咽口水。古货郎望着小女孩笑了笑,递给她一块麦芽糖,说:“想吃吗?拿碎银子或旧东西换都行。”

包公十只四岁就做官了。开始做的不是府官,是个知县。

陈才树的父母常年有病,到后来便卧床不起了。陈才树夫妇非常孝顺,不但不嫌弃,还常常自己吃糠咽菜,省下米来熬粥给两位老人喝。由于照料精心,两位老人竟活到七十来岁。更稀奇的是,这年腊月,两位老人在同一天去世了。

小女孩听了这话,急忙跑回大院,见几个比她小的孩子正在地上玩一块镇石。小女孩拿起镇石对那些小孩说道:“我们去兑糖吃。”几个孩子在她的带领下,吵嚷着来到古货郎跟前。

这一天,差人抬他去上任。一到包公门前,看他是个小孩,差人哪能瞧得起,心里话,十三四岁的孩子还能当官?真是天下找不到做官的人了。可他究竟是个县老爷,又不敢不抬,硬着头皮把包公接上轿了。十三四岁的人能有多重?四个大汉轻轻快快地抬起来了。

陈才树只有山脚下一块两丈见方的薄地,就把父母合葬在了那里。

古货郎接过镇石,感觉沉甸甸的,再仔细一看,镇石雕成一只老鼠的样子,古朴可爱,雕工浑然天成。他眼睛一亮,二话没说,把自己担子上的麦芽糖都给了这群孩子,然后一溜烟离开了同信巷。

“哈哈,这多轻快,俺能给这个小老爷抬到云眼里去。”四个差人一边抬一边说起玩笑话来。

这坟和村里王阿狗家的房子遥遥相对,在山村这也算不了什么,住在村边的人家,谁家不是开门就见到坟墓。可这王阿狗是个无赖,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因此坐吃山空,弄得家徒四壁。他光棍一条,无牵无挂,又言语粗鲁,行为卑劣,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所以,村里没有人看得起他。大家为少找麻烦,平时总避着他。王阿狗以为别人怕他,越发耍起赖来。

到一个僻静的地方,古货郎把担子一放,换了件蓝色长衫,分明像个生意人。原来这古货郎本名古明书,是小县里一家鉴宝斋的古玩店老板。因为小县城收不到什么稀罕的古玩,古明书特意来到了同信巷。同信巷原来聚居的都是大户人家,虽已败落,但家里肯定还藏着些稀罕玩意儿,所以他装扮成货郎,打探情况。

“噢,你们是瞧不起我,行啊!看来要想当官为民作主,还真得先给点颜色把他们瞧瞧呢!”包公听着,心里想着呢。没走多远,看见路上堆了几堆土,包公喊起来了:“落轿。”轿落下来,包公下了轿,指着土堆问差人:“这是什么?”

陈才树父母安葬那天,也是巧,王阿狗到外地去了。回来后,远远看到新坟,脑子一转,一个歪主意出来了。他来到陈才树家,说是这坟对着他的大门,要破他家的风水,非要陈才树迁坟不可。

回到鉴宝斋,古明书拿着红绒布用力擦拭,灰色的镇石渐渐泛出青色的光,这镇石竟是用一整块青玉雕刻而成。古明书喜出望外,这样的镇石起码值十两银子!

“是土堆。”差人一边回答,一边暗笑老爷太无知,连土堆都认不得。

死者入土为安,安葬后是不能随意迁坟的,否则,不但对死者不尊,也会对家人不好。再说,陈才树家只有这么一块地,要另外买坟地,哪来的银两?因此,陈才树说什么也不答应。

第二天一开店,古明书就把玉镇石小心翼翼地放到了店里最显眼的位置,然后叫一个伙计专心守着,生怕出什么意外。

“做什么用的?”

王阿狗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为的是想敲诈几个铜钿。陈才树清楚,这种人不好打发掉,今天得逞了,过几天还会来要钱,如何受得了?还不如一开始就不同意。

一连几天,来看这玉镇石的人倒是不少,可没有一个想买的。一来这小城里读书的人家少,买玉镇石没有多大的用处;二来好不容易遇到几个想买的,见老板说不出这镇石的来历,便疑心是他布的局,就放弃了。又过了一个月,还是没人买,古明书的心渐渐凉了。

“砌墙、支锅都行。”

王阿狗也不是省油的灯,他气呼呼地回到家,拿起锄头,来到葬坟的山坡上,说是要把坟头扒平。

鉴宝斋对面新开了家“品宝斋”,卖的东西总比鉴宝斋好。这天,县里最有钱的马老爷过六十大寿,凡有些头脸的人都跑去买古董给马老爷祝寿。看着对面来来往往的人流,再看看自家稀稀拉拉的顾客,古明书很是妒忌。

“好啊,给俺买八块,拾到县衙支锅。”四个差人一听,更好笑,说:“老爷,衙门里有的是锅,用不着支。”

尽管陈才树老实,但听王阿狗说要去扒父母的坟,顿时火冒三丈,连忙赶到坟地,身后面还跟着十多位同族的堂兄弟。

这天,一个中年男子摇着把折扇缓缓走进了鉴宝斋。一进门,那男子的眼睛就被放在一角的玉镇石吸引住了。他将镇石抓在手里反复把玩,眼睛里满是惊奇。

“唉,老爷新上任,要图个吉利,得支新锅。快,每人搬两块,上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