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仁杰和蒸米粑的由来,九斤姑娘

九斤是一个绝顶聪明的姑娘,怕母亲跟上老大受气,为什么只有彭泽人做蒸米粑

九斤姑娘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贪人与贪鸟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狄仁杰和蒸米粑的由来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张箍桶有一个女儿,名叫九斤。

相传,早年有一户人家,全家四口人。父子三人从早到晚辛勤劳动,再加上老母亲的精打细算,很快就攒下一份家业,先给老大娶了媳妇。谁想不久,老父亲离开了人世,老母亲哭瞎了双眼。老大两口一看父亲死了,母亲眼瞎,将来还得给老二娶媳妇,就起了奸心,打定主意同母亲、弟弟分开过。老二是个大孝子,为人忠厚老实,怕母亲跟上老大受气,也就同意分开过。

蒸米粑是彭泽县人最为喜爱的大众化特色食品。逢年过节,婚庆寿诞都会做蒸米粑,同时它还是一种普遍的早餐主食,这在彭泽的早餐店便显而易见,在全国各地打工的彭泽人比较集中的地方也有少数的卖蒸米粑的早餐店。

九斤是一个绝顶聪明的姑娘。虽然她从小死了娘,没人管教,可是长到十七八岁,浆洗缝补、描龙绣凤,没有一样不会,没有一样不精。邻近三村的人,都知道张箍桶的女儿是个很有才情的姑娘。

分家时,老大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留给了自己,只给老母亲和老二留下一些破烂东西,二亩薄地,一间破房。从此,兄弟二人分门立户,各过各的了。

为什么只有彭泽人做蒸米粑,爱蒸米粑,想蒸米粑?这里还有一段传奇故事呢。

一天,张箍桶出门做活儿去了,九斤在家替爹爹补衣裳,忽然来了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公公,见了九斤就问:“九斤!你爹在家吗?”

一日,老二在地里劳动,发现一个空墓里住着一只大鹏。他觉得奇怪,就跳了下去想看个究竟。大鹏一见有人发现了自己,就对老二说:“明天天亮前,你拿上一条口袋到这儿来,我会让你好活一辈子的,只是这事千万不能告诉别人。”原来这是一只成精鸟,因为成精时间短,还不能让太阳晒,所以住在空墓中。

这个故事要从狄仁杰纵囚之事说起。

九斤回答说:“不在家。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老二回到家里一夜没睡好,又不敢把这事告诉母亲,怕老人家害怕。好不容易熬到天亮,他夹了条口袋就来到了墓地。

当年狄仁杰遭奸臣陷害,贬为彭泽县令,除夕之日,他放出298名囚犯回家过年,并约定他们正月初二回监。《纵囚墩、狄公祠的传说》中对比已有记述。但实际上初二那天,只回来了297名囚犯,还有一名囚犯没有按期回到监狱。这名没回来的囚犯名叫汪天和,老屋湾村人(老屋湾村今属黄岭乡金黄村),因殴打母亲致死被判死刑。衙役们立马要去捉拿归案,狄仁杰一摆手说了声“不必了”,然后回衙去了,众衙役大惑不解,但狄仁杰心中有数,此人既然逾期不归,如果他要逃跑,三天时间已经跑远了,在他家里是拿不到的,他的案卷狄公已经看过,心里正有些疑点,需要解开,他决定亲自去看一看。

“当然有事喽!你爹回来,叫他马上到我家里去,有点要紧活儿要请他做。”

大鹏让老二坐在他的背上,闭上眼睛。老二只听见耳边呼呼的风声响。一会儿,大鹏停了下来,老二睁眼一看,原来大鹏把他带到了一个小山谷。

正月初三上午,老屋湾汪天和家来了一个不速之客,不消说,他就是狄仁杰。狄仁杰说自己是在外面做生意的,急于赶路回家,错过了旅店,想在汪天和家喝口水,吃顿午饭,然后赶路。汪天和在狄公纵囚之时应该见过狄公,但那天他站在后排,又归心似箭,也没看清狄公的面貌,狄公今天又改了装束,故此今天竟没有认出狄公。汪天和给狄公让座,倒茶,然后自去张罗午饭。狄公坐在堂前四顾,房屋十分宽敞,桌椅陈设都较考究,知是一个中等富裕之家。

“好!回来了就叫他去。老公公,你叫什么名字啊?”

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大鹏对老二说:“快拿吧,这里的一切东西拿回去都会变成值钱的东西的。

不多会儿,汪天和端上几个小菜,烫了一壶老酒,对狄公说了声:“请慢用”。然后走到门前,面南而跪,拜了三拜,起身又向厨房走去。

“我的名字叫做:一斗半,两斗半,三斗五升,四斗半。你自己去算吧!”

石头可以变成黄金,土可以变成朱砂,小草可以变成金丝。你快点儿拿吧,等会儿太阳上来就不能拿了。”

狄公不解,问道“主人公不一起用”?汪天和答道:“家父卧病在床,我要服侍父亲用过之后再吃”。狄公道:“如此行路人也等令尊用过之后,与主人公一起用餐”,汪天和道:“也好”。

九斤连想也没有想就说:“噢,原来是石二公公!石二公公,你家住在哪里呀?”

老二听了,拿起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装进了口袋,对大鹏说:“行了,回吧。”

汪父虽然吃得不多,但一会儿要汤,一会儿要水,一会儿咳嗽不止,一会儿要挪一下身子,这顿饭吃的时间颇长,汪天和极其耐心恭顺,待汪父吃完,漱过口后,汪天和方出来在狄公对面的椅子上坐下,为狄公斟了一杯酒,说了声:“请!”自己却不喝。

“就住在东头石家村。我家是有记号的:东边丁零当,西边冷清清,门前两个管门人,一东一西两边分,胡须生在头颈里,笤帚插在头顶心。你爹来,就叫他找这一家好了。”

“就拿这么一点儿?”大鹏问。

狄公狄公问是为何,汪天和答道:“客官有所不知,我本是一个收监待决的死囚,本县父母狄公,宽厚仁慈,放我等回家过年,与家人团聚,我怎敢饮酒。”狄公道:“我也听说此事,听说他约定你们初二回监,今天已是初三你为何不归呢?”汪天和答道“只因昨日是家父的生辰,我想我是秋后就要问斩之人,再也不能在床前尽孝了,因此违了狄公的约定,给他老人家过一个生日,吃了这顿饭我就要回监狱等死了,刚才我向南三拜就是感谢狄公成全我父子团聚之德,并向狄公请罪的。客官这大过年的为何还在外奔波啊?”狄公佯做自责道:“我们生意人总是贪图那几个蝇头小利,无非想多赚几个铜钱,因此误了回家过年,后日正月初五就是我母亲的寿辰,因此急着赶回家为她老人家祝寿。”

九斤想了一想说:“好,知道啦!你家东边是一家铁匠店,西边是一个祠堂,门前有两株棕榈树。对吗?”

“够了,人心不能没荆”老二回答。

听到此处汪天和滚下两行热泪,禁不住痛哭起来,狄公大惊,忙问何故?汪天和好不容易止住悲声言道:“去年,我们一家三口还在一起欢天喜地过大年,今天我母亲她老人家就不在了,怎不教人伤心。”狄公见机问道:“莫非先令堂的去世是因你的过失?”汪天和道“客官是过路人,和你实说也无妨,去年八月我父亲为我说下一门亲事,女方曹家十分富有,但我因为与隔壁的胡氏春英自小青梅竹马,有情有意,所以不愿与曹氏结亲,我母亲也喜欢那胡春英温和贤淑,想让我娶胡氏为妻。因此父母发生争执,母亲一向有眩晕之症,那天过于激动,摔倒在台阶之上,竟、竟、竟气绝身亡了。”

“对,对,对!”石二公公笑眯眯地捋着胡子说,“九斤姑娘真有才情!我走啦。”

“好吧。”大鹏又带老二回到了墓地。

说到此处汪天和呜咽不能成声。良久,狄公问道:“你又是如何摊上官司的呢?”汪天和擦了擦眼泪回道:“那天刚刚安葬了母亲还未到家,来了两个捕快将我锁了,说我摊上了人命官司,拉到衙门问罪,父亲闻言,当即中风倒地,口不能言,腿不能行,这几个月来幸有胡氏父女请医问药,精心照料,病情竟有好转,我到衙门方知是叔父告发我殴打母亲致死,因此问成斩刑。”

石二公公走后不久,张箍桶就回来了。九斤就把石二要箍桶的事告诉了爹爹。

老二回家一看,果然石头变成了一块金灿灿的黄金。老二把这事悄悄告诉了母亲,母亲听了一高兴,眼睛也不瞎了,身体也硬朗了。老二用金子买了几十亩地,修了一幢新院子,成了左右有名的富户。

“难道你没有辨白?”

张箍桶皱着眉头说:“他家里我不去。阿囡,你不知道,他这个人,讲出话来,就像茅山道士念咒一样。邻近三村,就是他家的活儿难做。”

回头再说老大。自从分家以后,变得游手好闲,坐吃山空,不久就把一份家业折腾光了。他听人说老二得了外财,就和老婆跑到老二家,问老二是怎样发财的,老二就把碰上大鹏的事告诉了老大两口子。

“你叫我如何辩白?难道让我把罪责推给父亲不成?”

九斤想了一想,说:

老大装着劳动来到了墓地,他朝空墓里一看,果然有只大鹏住在里面,他就跳了进去。大鹏像告诉老二那样告诉老大,让他第二天天亮时拿口袋来。

“你父亲也没有罪啊,只要把事情真相说清楚就行了。”

“爹爹,我看你还是去吧!石二公公的言语不好懂,有阿囡给你想办法。”

老大高兴得差点跳起来,回家让老婆缝了一条很大很大的口袋。

版权申明:本文为故事大全网原创,未经作者书面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甘雪平的故事集和联系方式..

“你又不好跟着我去,有什么办法?”

第二天,老大被大鹏带到了小山谷。老大见什么都往口袋里塞,眼看太阳就要上来了,可老大的口袋还没装满。大鹏催老大快往回返,老大好不容易背起了口袋,看见脚下有一块石头,忙弯腰捡起来往口袋里装,没想到因口袋里东西太重一下把老大压倒在地,给压死了。大鹏见老大死了,想往回飞,可又觉得这样的贪心人该吃掉才是。看见太阳一下子还出不来,心想:少吃几口就走。谁知吃了几口老大的那颗贪心,自己也变贪了,还想再吃,越吃越想吃,结果,太阳出来了,把贪吃的大鹏也晒死了。

“恐怕说不清楚了,当时除了我的叔父看见,再没有旁人可以做证,再说子为父隐,万一说不清楚,再让父亲遭罪,我更罪孽深重了”。

“不跟去也有办法的。你把一张长推刨放在家里好啦。到了石家,倘使叫你修旧家什,依样画葫芦,你总会画的。倘使叫你做新家什,说出话来不懂,你就说:‘做新家什要用长推刨的。一张长推刨放在家里没有带来,要回去拿一拿。’你回来拿长推刨,阿囡就替你出主意。”

“打死与摔死,伤痕不同,只要开棺验尸也可真相大白。”

张箍桶被女儿这么一劝,就答应了。

“母亲遭此不幸,已入土为安,我怎忍心再去扰动她老人家,再说此事也因我而起,我理应担责。”

回头再说石二公公。

“你糊涂啊!你被问成死罪,你的父亲晚年依靠何人,你这才是最大的不孝啊!”

石二公公有三个儿子。大儿子和二儿子早已娶了老婆,小儿子却还是一条光棍。他听说张箍桶的女儿很有才情,就想把她娶来给小儿子做老婆。这天他叫张箍桶去做活儿,就是想试试九斤的才情,准备和张箍桶结一门亲眷。

“只是我昨天又延误了回监的时间,恐怕狄公震怒不肯容情。”

张箍桶挑着担子到了石二家里,石二待他非常客气。吃过点心,石二说道:“张师傅!今朝请你来,想要你箍几样新家什。”

“狄公必不如此!”

“要箍什么新家什?你说吧!”

“客官何以知之?”

“我要箍一只早早桶,一只中午桶,一只小儿桶,一只有底无盖桶,一只有盖无底桶……”张箍桶一面听,一面咕哝着:“哎哟,哎哟,要箍这许多桶!”

“下官就是狄仁杰!”狄公言罢哈哈大笑。汪天和闻言大惊,慌忙跪倒磕头。狄公言道“我看你事父极孝,世上岂有事父极孝而殴死母亲之人,必是你叔父欲陷害于你,从而夺你家产,此案本官已经洞明,不日即可为你洗冤!”汪天和喜不自胜,磕头如捣蒜。这时突然堂前又有一人又跪倒在地,老泪纵横,呜呜咽咽,所言不能成语。原来是汪天和的父亲,他的病原已好转,刚才在里屋听到狄公之言,心中郁结之气竟自畅通,自己爬了起来,感谢狄公再生之德。

石二说:“你不要急,还有呢:一只桶,两只耳朵高耸耸,中间直弄通,一眼望去到山东;还有一只桶,中间横着一根栋,尾巴翘起通天空,翻转身来扑隆通。张师傅,这几样桶你会箍吗?”

狄公回衙,一一审查了前任留下的所有案卷,不到一月就把三百多件案子复审清楚了,为一百余人洗雪了冤情。狄公办案一向神速,在大理丞任上曾经一年之间审结大量积压案件,涉及人数就达1.7万人。

张箍桶一想,这些稀奇古怪的桶,听也没有听说过,不知道怎么箍法,但是嘴里不好这样说,只得撒个谎,回答道:“会箍,会箍。”说着,假痴假呆地把箍桶担翻了一阵,搔搔头皮说:“石二伯伯,做新家什要用长推刨的,我一张长推刨没有带来,还要回去拿哩!”

这一天,正是二月十五,狄公下乡体察民情,又到老屋湾村,巧遇汪天和,二人攀谈起来,得知汪父虽感胡氏父女病中照料之恩,但仍嫌其家底贫穷根基浅薄,不肯允亲,汪天和又不肯过于违逆父亲之意,故此甚是为难。狄公有意成全这段好姻缘,遂与汪父说情,汪家受狄公大恩,汪父不好推辞,有意出了一个难题,“我素喜饺子美味,但美中不足的是饺子皮是面食,不合我南方人口味,如胡氏能以米粉为皮做出饺子来,我就同意纳其为媳。”狄公一笑,这有何难,即召胡氏,命其以米粉为皮做出一顿饺子来,胡氏面有难色,大家都知道,米粉黏性不够,没有筋道,是擀不成饺子皮的,但县令有令,不敢推脱,勉强答应。狄公明察秋毫,知其不能,背人手书一柬“米蒸半熟,磨而为粉,开水调和。”让汪天和暗中传给胡氏。

石二知道他要回去问女儿,随口答应说:“好好,你要快去快来呀!”

午餐时,胡氏果然端出几盘米粉皮的饺子来,比面粉饺子大许多,洁白晶莹,内包时鲜蔬菜,味道鲜美。狄公一边吃一边赞不绝口,说道“好一个有情有意,聪明能干的胡春英,汪公纳此女为媳,真真幸事啊!这婚姻当允了吧”。原来,狄公传柬之事已被汪父察觉,又不好明言,他连声道:“报信!报信!”狄公机敏地接口道:“包行?包行!好、好、好!”就此狄公玉成了一段美满姻缘。汪、胡二人婚后家庭和美,家业兴旺。这种米粉皮饺子也在彭泽流行开来。

张箍桶回到家里,一见九斤,便埋怨说:“我说石家的活儿难做,不去不去,你偏要我去!他叫我箍几样桶,我一样也不知道。”

这种饺子因用蒸米粉做成,所以叫做蒸米粑,又因汪父言“报信、报信”,狄公又故意说成“包行?包行!”所以大家又把它叫做报信粑,包行粑。后来年代久远,大家见是米粉皮包菜而做成,故误将其名为包心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