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8522.com 6

讷亲和和珅,倪元璐生平简介【www.8522.com】

智利诗人,讷亲,见攻崔、魏者必与东林并称邪党

巴勃罗·聂鲁达是智利著名诗人、外交家,最著名的作品为《二十首情诗和一支绝望的歌》。聂鲁达生于帕拉尔城,13岁开始发表诗作,他的一生有着政治和爱情两个主题,他的诗歌兼容并蓄,有着自己的风格,曾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聂鲁达一生到过中国三次,曾结识了茅盾、丁玲、艾青等著名文人,但他的死亡至今是个谜。人物经历
早年时期www.8522.com 1聂鲁达
智利诗人。原名内夫塔利·里卡多·雷耶斯·巴索阿尔托(Ricardo Eliécer Neftalí
Reyes
Basoalto)。生于智利中部的帕拉尔城,卒于黑岛。早年丧母,1906年迁居智利南部的特木科镇。父亲是一名铺路司机。在特木科读中学时开始写作。1917年7月在特木科《晨报》发表题为《热情与恒心》的文章,署名内夫塔利·雷耶斯,是诗人第一
次发表作品。此后,他不断使用不同的笔名在首都和家乡的学生刊物上发表习作。1920年起,正式使用巴勃罗·聂鲁达的笔名。1921年3月,到圣地亚哥教育学院学习法语。不久,诗《节日之歌》在智利学生联合会举办的文学竞赛中获得一等奖。
中年时期
从1927年起,在外交界供职,先后任智利驻科伦坡、雅加达、新加坡、布宜诺斯艾利斯、巴塞罗那、马德里(1935~1936)的领事或总领事。在马德里期间,主办了《绿马诗刊》。这时期的主要诗作是《大地上的居所》。第一卷发表于1933年,反映“一个移植到狂烈而又陌生的土地上的外来人的寂寞”。第二卷发表于1935年,色彩已经较以前鲜明。1936年6月,西班牙内战爆发。他坚定地站在西班牙人民一边,参加了保卫共和国的战斗。1937年发表诗篇《西班牙在心中》。然后奔走于巴黎和拉美之间,呼吁各国人民声援西班牙人民的反法西斯斗争。1939年3月被任命为驻巴黎专门处理西班牙移民事务的领事,全力拯救集中营里的共和国战士,使数以千计的西班牙人来到拉丁美洲。反法西斯战争的洗礼改变了聂鲁达的诗风。他于1940年8月到墨西哥城就任总领事,并访问了美国、危地马拉、巴拿马、哥伦比亚、秘鲁等国家,写下许多著名的诗篇。在此期间,第二次世界大战战事正酣,苏联人民正在与希特勒法西斯浴血奋战。聂鲁达到处演说,呼吁人们援助苏联人民的卫国战争。《献给斯大林格勒的情歌》和《献给斯大林格勒的新情歌》就是这个时期的作品。1943年11月,聂鲁达回到圣地亚哥。不久,在黑岛买下了一处别墅,着手创作他最重要的诗作《漫歌》。
1945年是聂鲁达的一生中难忘的一年:他当选为国会议员。1946年智利共产党被宣布为非法组织,大批共产党人被投入监狱。聂鲁达不得不中止《漫歌》的创作。他的住宅被放火焚烧;他本人也遭到反动政府的通缉,从此被迫转入地下,辗转在人民中间,继续从事创作。在此期间,他完成了《1948年纪事》和《漫歌》两部长诗的创作。
1949年2月他离开智利,经阿根廷去苏联,并到巴黎参加世界和平大会。此后他到过欧、亚、美的许多国家,积极参加保卫和平运动,并继续从事诗歌创作。1951~1952年暂居意大利,其间曾到中国访问。1952年8月智利政府撤销对他的通缉令,人民以盛大的集会和游行欢迎他的归来。回国后过了几年比较安定的生活,完成了《元素的颂歌》、《元素的新颂歌》和《颂歌第三集》。1957年当选为智利作家协会主席。
晚年时期
当反对魏德拉势力的战斗在智利国内取得胜利,对左翼分子拘捕的命令撤销后,聂鲁达回到久别的智利。1953年,聂鲁达获斯大林国际和平奖。1957年,其在布宜诺斯艾利斯访问期间被捕。聂鲁达在他1958年的选集《放纵》(Estravagario)中反思了他的马克思主义理想。此后,聂鲁达开始旅行,他去了古巴和美国。1959年古巴革命胜利后,聂鲁达写了诗集《英雄事业的赞歌》,热情歌颂菲德尔·卡斯特罗领导的革命和社会变革。1969年,智利共产党提名他为智利总统候选人,后为了智利左翼的团结而退出竞选,并支持智利社会党总统候选人萨尔瓦多·阿连德。1970年阿连德当选总统后,聂鲁达被任命为智利驻法国的大使。1973年9月23日,因为白血病,聂鲁达逝世。在他逝世前不久的9月11日,智利发生了美国尼克松政府支持的皮诺切特军事政变,阿连德死于政变,聂鲁达在智利的两处住所被洗劫一空。
死亡疑云www.8522.com 2聂鲁达
聂鲁达在政变后曾计划出逃并在流亡后公开反对皮诺切特政权,但他在打算出逃前一天被送往圣地亚哥的一家诊所,在那里死去,终年69岁。官方宣布他的死因是前列腺癌,但在皮诺切特的独裁时代里一直流行着质疑官方版本的各种说法。
1990年,皮诺切特的独裁统治走向终结,诗人的遗骸被移至黑岛,重新安葬。对聂鲁达死因的质疑之声也开始浮出水面。诗人的死亡太蹊跷了,入院后的几个小时里的医疗记录离奇失踪,军政府是否介入其中,人们对此议论纷纷。
在多位证人,包括聂鲁达的长期司机对聂鲁达自然死亡的说法提出挑战后,官方于2011年展开了对聂鲁达死因的调查。
2011年,聂鲁达生前的司机马努埃尔·阿拉亚(ManuelAraya)接受一家墨西哥杂志采访时透露,聂鲁达并非自然死亡,有人被当局主使,向聂鲁达的胃中注射了致命的毒药,诗人因此毒发身亡。
支持马努埃尔·阿拉亚观点的人指出,1973年9月22日,也就是聂鲁达去世的前一天,他其实有途径能从智利安全逃到墨西哥去。而一旦聂鲁达到了墨西哥,就意味着他会在那里发表不利于皮诺切特的言论,使得皮诺切特政府受到严重的政治威胁。可是诗人没有如期离开,随后被一辆救护车拉到了圣地亚哥。
怀疑者还指出,1982年,军政府另一个政敌、前总统爱德华多·弗雷·蒙塔尔瓦在他声明反对军事独裁之后,与聂鲁达死于同一所医院,死因是常规手术之后的脓毒性休克。但是2006年人们重新检查他的尸骨发现,他是被杀害的,死因是芥子气和铊中毒。智利前总统爱德华多·弗雷据信在同一家医院被六人下毒,其中数名皮诺切特的特工,因与弗雷1982年1月22日的死亡有关,而于2009年12月被捕。2010年12月,法医还掘出了前内政部长何塞·托阿的遗骸,进行死因调查。近40年前的官方结论是,托阿于1974年在医院病房的衣橱内自缢,但是2012年10月,法官宣布,他是被人勒死的。
2015年,西班牙媒体报道,聂鲁达可能因注射某种药物致死。当年6月,西班牙法医团队表示,在新一轮鉴定中,在诗人遗骸发现一种异样细菌。这以后,智利政府发表一份关于聂鲁达的内政部文件:“诗人被注射了一种令心跳停止的止痛药,可能导致他的死亡。”这份文件还指出,这种药物由腹部注射,而非通常的静脉注射。药物成分和注射医生均为“不明”。更令人怀疑的是,聂鲁达在圣玛丽医院的医疗记录完全消失,甚至连他几年前担任法国大使时的医疗记录也找不到了。西班牙法医团队的卢纳博士表示:“我们面对的是个谜。”
2017年,智利政府表示,非自然死亡的怀疑“高度可能”是正确的。10月20日,由16人组成的国际科学家小组终于得出结论——他们一致否认聂鲁达死于“前列腺癌”:“百分百肯定不是。”
当年,在获知聂鲁达死讯后,马尔克斯曾写道:“他离去时,一定包含深深的失望。智利的社会主义道路是他一生的理想。”智利当地则有种说法,聂鲁达既非死于癌症,也非死于阴谋,他“死于悲伤”。聂鲁达的诗
聂鲁达著有《二十首情诗和一支绝望的歌》《世界的终结》《冬天的花园》《看不见的河流》《爱情十四行诗100首》《白天的手》等诗集。
聂鲁达在拉美文学史上是继现代主义之后崛起的伟大诗人。他的爱情是与他的爱情诗互为一体的。在将政治生活转化为诗歌的过程中,他注意保持语言和形象的艺术魅力,将现实的政治内容与他所熟悉的各种艺术形式结合起来。人物评价www.8522.com 3聂鲁达
聂鲁达一生有三个主题:爱情、诗歌和革命。聂鲁达把这三个主题都演绎得淋漓尽致,推向堪与马丘·比丘高峰试比高的高度。他的爱情是与他的爱情诗互为一体的。他的成名作《二十首情诗和一支绝望的歌》,第一首就是《女人的肉体》,还有他的《我的船长》、《爱情十四行诗一百首》,都是爱之绝唱,在全世界引起长久的回声。
人们对聂鲁达爱情诗和他跌宕起伏的传奇人生更感兴趣的同时,他的《西班牙在我心中》、《逃亡者》,以及众多反抗不公不义的诗篇,很值得怀念,即使他在涉及意识形态方面并非无可挑剔。
聂鲁达的作品之所以能长期受到广大读者的欢迎,是因为他是写人民的。尤其在进入成熟期之后,他所描写的都是时代的重大题材,如西班牙内战、智利人民的斗争、苏联人民的卫国战争、拉丁美洲争取民族独立的斗争、各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的斗争等。在将政治生活转化为诗歌的过程中,他注意保持语言和形象的艺术魅力,将现实的政治内容与他所熟悉的各种艺术形式结合起来。

钮祜禄·讷亲出生满洲镶黄旗,是清朝名将,他出生高贵,是开国功臣额亦都的曾孙,太师遏必隆的孙子,姑母为康熙的孝昭仁皇后。讷亲因勤谨廉洁而颇受雍正帝器重,乾隆即位后也相当宠爱他,官至军机大臣、大学士、兵部尚书、保和殿大学士等,封爵一等公,位极人臣。然而,大小金川之役的失利让讷亲失去了乾隆的宠幸,于1749年被乾隆赐死。人物生平
出身显贵www.8522.com 4讷亲
讷亲的曾祖额亦都是清朝赫赫有名的开国元勋,恩封一等公;祖父遏必隆是康熙初年的四个辅政大臣之一;父亲尹德由都统授领侍卫内大臣,讷亲为尹德次子。姑母是康熙帝孝昭仁皇后。可以说讷亲一门显贵,世为皇族姻戚。
雍正五年,讷亲承袭公爵,被授为散秩大臣,后又为銮仪使,雍正末期进入军机处。到了乾隆朝,讷亲以保和殿大学士的身份位列首席军机大臣,兼管吏、户二部,是个一时权倾朝野的大人物。
乾隆帝初政时重用讷亲,无非是他培养御用大臣的一次尝试。讷亲是与鄂尔泰、张廷玉同时承受顾命,辅佐新帝的大臣。但在雍正的一班老臣中,他最年轻,并且被乾隆视作最可造就的一位。在雍正帝大丧期间,讷亲以都统和领侍卫内大臣的身份奉命协办总理事务,被晋为一等公。
为官早期
乾隆二年,讷亲授兵部尚书兼议政大臣。但这时的讷亲还看不到有升任内阁首辅大臣的希望。同年十一月,乾隆帝为加强皇权,在裁撤总理事务衙门、恢复军机处的同时,又摒弃了宗室王公入值军机、执掌枢要的权力,讷亲因此得以入值军机处,成为当时的六名军机大臣之一。
自乾隆二年至乾隆六年的四年中,讷亲在朝廷中的地位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讷亲虽无首揆之名,却有首揆之实。这也恰恰是乾隆帝所需要的,是乾隆帝裁抑鄂尔泰、张廷玉等一班老臣,培植亲信,实现大权独揽的开始。乾隆帝虽给予讷亲以相当的权力,却也不时给以训戒。所以,当刘统勋疏劾讷亲权重之时,乾隆帝表示:“如果有擅权营私的人,朕一定会洞察清楚,断无不去调查而不明真相的道理。”讷亲虽说为青云直上的重臣,却谦正持公,无苞苴之私。
乾隆九年五月,因河南营伍废弛,讷亲奉命前往巡视,同时勘察江浙一带河道海塘工程。这一消息传出之后,江苏、浙江、河南数省的官员奔走忙碌起来,他们备建公舍,供应奢华。江浙两省这种现象尤其严重,对讷亲揣摩逢迎,无所不至。他们以办理迎接钦差大臣为第一,其余政务半毕停滞。甚至有人扬言,“讷亲此行,意味着着皇上有可能快要南巡”。所以,只要康熙帝南巡时曾经住过的地方、观览的名胜,他们予重新修葺,以待讷亲的观览。
然而,对于地方官的种种献媚,讷亲却一概避却,于名胜之地并不逗留,还把地方官的趋奉丑态上奏给乾隆帝。乾隆帝对讷亲的信任由此更重一筹。
扶摇直上
乾隆十年是讷亲一生中最显赫的一年。他官阶连升,被授予的事务也最多。三月,晋升为协办大学士,五月,被任为五朝国史馆总裁,然后被晋升为保和殿大学士。其时鄂尔泰因患手足麻木之症,早已卧床不起。几天之后,鄂尔泰的死讯传来,乾隆立即命讷亲代替鄂尔泰为军机处领班大臣,行走列名在张廷玉之前。
乾隆帝的不吝赏格,连讷亲本人都觉得难以承受。他上疏自称资历浅薄,比不了张廷玉,谦称不敢居前。乾隆帝这才略作平衡,下诏说:“自此之后内阁行走的名单将讷亲放在前面,吏部行走之名与张廷玉一起放在前面。”随后又宣布“军机处奏事的时候满大臣讷亲的名字放在前面,汉大臣张廷玉放在前面。”而事实上,讷亲无论列名在前在后,他在朝廷中的权势,都远远超过张廷玉,他以皇帝的宠臣和亲信受到重用。
然而,讷亲的仕宦生涯到了最隆盛的时候,也即到达了终点。在专制皇权下,皇帝的意志随时都能改变一切,乾隆能给讷亲以不世之恩,也能自讷亲开始刑杀立威。
出战金川
乾隆十三年,当金川战事失利的消息传来之际,正值乾隆于丧妻的极大悲痛之中。乾隆帝从前线的奏报中了解到金川之役的艰难,于是调回庆复,任命素称干练的张广泗为川陕总督,担任金川前线的指挥。然而此次战事竟是相当的棘手,连一向被乾隆称道的张广泗也让他大失所望。前线师期一拖再拖,乾隆帝感到焦燥不安,进而对张广泗的指挥能力产生了怀疑。乾隆帝觉得应有一个能统筹全军、并能将他的意旨准确无误地贯彻到前线的人,而这个人非讷亲莫属。四月,乾隆召回正在山东治赈的讷亲,授为经略,命他率禁旅前往金川视师。以为“由可信大臣亲履行间,既可察明军中实情,据实入告,又可相机指示,早获捷音。”然而乾隆此举,竟将讷亲推上了绝路。
讷亲虽为满洲世家子弟,却不懂兵事,非统军之才。而且他又生性自负、刚愎。讷亲先是盲目出击,武断轻敌,致使清军损兵折将。然后又缩手缩脚,鼠伏不出,凡事都委托给张广泗。张广泗本以讷亲为权臣极尽逢迎,但讷亲盛气凌人,又专横跋扈,使张广泗因畏惮他而不敢向其进谏。导致最后讷亲打了败仗之后诸事推诿,张广泗又因为讷亲不懂军事而处处轻视他,到处为他设置难关,导致将相不和,使军心涣散。然后不辨攻守之势的讷亲又提出要仿照金川筑碉建卡的方式,进行以碉攻碉。
讷亲的奏折到达京师后,乾隆帝便意识到讷亲的指挥无度,金川战事仍一筹莫展,而清朝中央此时却已成骑虎难下之势。乾隆帝指示讷亲试用离间之计,并把心中的隐忧告诉给远在千里之外的讷亲;希望他能体恤皇帝的良苦用心。可是一向善于体察乾隆帝旨意,并且奉行不误的讷亲,这次却显得格外的愚钝和固执。他从张广泗之议奏请增兵进剿,又自相矛盾地提出撤兵,于两三年之后乘敌疲困进剿。这种没有成算,游离于两可之间的说法,与寻常办事精详的讷亲判若两人,讷亲于紧要关头暴露出他全部的弱点与无能,令乾隆帝大失所望。与此同时,乾隆帝又从来自前线的军报中得知,讷亲坐在帐中指挥,从未亲临战阵,几乎智勇俱缺。因而,更加气急败坏,命将讷亲、张广泗召回京师述职,撤回经略之印。不料讷亲回京心切,思之过急,竟上书陈请返归。于是,又遭到乾隆的痛斥,命革职发往北路军营效力。但乾隆仍以讷亲负他过重,难以发泄心中的积愤。在他看来,讷亲是他御极以来第一受恩之人,竟如此无用,使脸面丢尽。“不重治其罪,将视朕为何如主?”于是,讷亲被就地拘禁。
失利获罪
也许讷亲注定了难逃一死。就在他连遭申斥,被贬被囚之际,他的随员富成和四川巡抚纪山又将他却战观望,对大小金川之役持有疑议的隐情揭发出来。
原来,讷亲曾经讲过:“西南蛮夷之事,非常的难办,对于他们一定不可轻举妄动。但是这些话,我怎么敢上书皇上呢。”这种消积而又推卸责任的说词,激起了乾隆更大的愤怒。他认为讷亲是在指责他用兵金川之误,这正好说到乾隆的痛处。因而乾隆大骂讷亲这些话是巧妙的推卸责任。声称“朕恩遇讷亲十三年,对他推心置腹,有什么不能上奏的?如果他能够早早地上奏这些,那西南的战事说不定早就可以解决了,何用浪费这么多人力财力?所以现在造成军事上的失误,都是讷亲造成的。”于是,乾隆把金川战事的恼怒一鼓脑儿地倾泄到讷亲身上。
捉拿处死www.8522.com 5讷亲
金川战事的失利,讷亲确有无可推卸之责,然而,深知讷亲素未指挥过军队,在冲锋陷阵方面不擅长的乾隆帝,却也不无知人不明之误。而讷亲赶到前线时在六月九日,始于六月初的腊岭之役,至六月十六日就以清军的惨败而告结束。讷亲虽有限令三日克捷之命,但刚刚到了兵营,于敌情一无所知。讷亲不过是乾隆帝恶劣情绪下随意抛出的替罪羊,而他的骄愎和无能。又为乾隆帝提供了治罪的口实。
乾隆帝对讷亲彻底失望,另遣傅恒代任经略,乾隆十四年,命押解讷亲回京,以其祖遏必隆之遗刀,命讷亲自尽。讷亲和和珅
提到乾隆朝的宠臣,我们首先想到的自然是和珅。其实在和珅之前,有位大臣获得过不亚于和珅的器重和恩宠。他就是钮祜禄·讷亲。
首席军机大臣,乾隆皇帝的发小讷亲就没这么幸运了,讷亲出身显赫,凭着与乾隆的这层关系,再加上乾隆急于培植亲信,打压张廷玉、鄂尔泰等权臣,乾隆登基后,讷亲如坐火箭一般扶摇直上。本来深受皇帝信赖,并且为官清廉,为乾隆皇帝鞠躬尽瘁。就因为金川之战事失利,加上说了一句不该说的话,被乾隆皇帝用其祖父遏必隆之遗刀逼迫自裁,成为军机处近二百年(实际为一百八十三年),首位被处死之军机首辅,真是“伴君如伴虎”。
随着乾隆皇帝对和珅之宠幸越来越深,和珅的权利也越来越大。敢于正面跟和珅过招的只有阿桂和福康安,但此二人常年在外带兵征战,对和珅之制约有限,而暗中与和珅较劲的如刘墉等个别文臣也都被和珅排挤在中枢之外。可以说,和珅一度权势中天,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讷亲的故事
养狗自保
当时钮祜禄·讷亲深得乾隆帝宠爱,位极人臣、权倾朝野。一时间到他府上求他办事的如过江之卿,可谓门庭若市。当然,乾隆帝那时候对腐败这种事也抓得很严,管你皇亲国戚还是勋臣,只要贪污都得查办,甚至祸及家人。讷亲自然知道其中利害,所以他为了告诫自己,于是养了只凶恶的狼狗在家中,用来恐吓那些来“跑事”的人。后来讷亲被乾隆帝赐死,他还用养狼狗这件事讽刺讷亲形式主义,自欺欺人。
睹石思人
决定将讷亲处死后,乾隆帝满腹心事,一件一件地想时,却又都不足挂怀,理不出到底为了什么心情如此沉重。思量着逶迤而行,走着,道旁一块卧虎石映入乾隆帝的视线,他身上一颤立即明白了,自己下意识里还在想着讷亲。
这块卧虎石不大,只有一人多高,色彩黑黄相间,天然的四腿屈卧,有头有尾,耳目宛然,据说是壅山山神,康熙初年圣祖出获西苑,它不合自动出来护驾,被康熙帝误为猛兽射了一箭,就地化作石虎。后左腿上一块小石疤就是当年留下的箭伤。乾隆帝小时候常来这里爬上爬下地玩,就在这里海子边的丛石中和讷亲捉迷藏,逮蝈蝈儿,有时还踩着讷亲肩头骑上虎背左右顾盼,讷亲和老总管太监张万强一边一个,扎煞着双臂怕他有个闪失,讷亲那张紧蜜眉头,又惶急又担心的脸,到现在还记忆犹新。此刻,讷亲囚在丰台,盼着想见自己一面,忧急如同焦焚,自己却送了一把刀过去!乾隆帝想到这里,心像从很高处跌落下来,他的脸色也苍白起来。人物评价www.8522.com 6讷亲
乾隆帝:“讷亲素性谨慎公正,朕所深知。今奉差委,自然臧臧否否、事事据实陈奏,岂因地方官之趋承与否,遂意为轩轾。”
昭梿:严讷人亦敏捷,料事每与上合,以清介持躬,人不敢干以私,其门前唯巨獒终日缚扉侧,初无车马之迹。”;“自恃贵胄,遇事每多溪刻,罔顾大体,故耆宿公卿,多怀隐忌。”;“上命往为经略。讷自恃其才,蔑视广泗,甫至军,限三日克刮耳崖。将士有谏者,动以军法从事,三军震惧,极力攻击,多有损伤。讷自是慑服,不敢自出一令,每临战时,避于帐房中,遥为指示,人称笑之也,故军威日损。”
赵翼:“讷公亲当今上初年,亦最蒙眷遇。然其人虽苛刻,而门庭峻绝。”

倪元璐出生浙江上虞,是明朝末年官员、书法家,被称作“明末三株树”之一、“晚明五大家”之一。他曾任户部尚书、礼部尚书等职,于1644年李自成攻陷京师之时自缢殉节而死,死后追赠少保,谥号“文正”、“文贞”。倪元璐工书善画,他的书法突破了柔媚之风,透着灵秀神妙、
用笔锋棱四露、书风奇伟,深得王羲之、颜真卿等人真传,成为明末书风的代表,主要作品有《舞鹤赋卷》、《行书诗轴》、《金山诗轴》等。人物经历
天启二年,倪元璐成进士,改庶吉士,授编修。倪元璐、黄道周、刘理顺俱为名臣袁可立门生,死事最为悲壮,天下公认忠烈。倪元璐、黄道周、王铎皆于天启二年成进士,其时孙承宗、袁可立等为考官,后二公联兵抗清共筑辽海屏障,且二公皆不为阉党所喜,时人有指其为孙党者自此始。元璐曾为袁可立撰有《袁节寰大司马像赞》,言语间充溢着对先师的敬仰。册封德府,移疾归。还朝,出典江西乡试。暨复命,则庄烈帝践阼,魏忠贤已伏诛矣。杨维垣者,逆奄遗孽也,至是上疏并诋东林、崔、魏。元璐不能平,崇祯元年正月上疏曰:臣顷阅章奏,见攻崔、魏者必与东林并称邪党。夫以东林为邪党,将以何者名崔、魏?崔、魏既邪党矣,击忠贤、呈秀者又邪党乎哉!东林,天下才薮也,而或树高明之帜,绳人过刻,持论太深,谓之非中行则可,谓之非狂狷不可。且天下议论,宁假借,必不可失名义;士人行己,宁矫激,必不可忘廉隅。自以假借矫激为大咎,于是彪虎之徒公然背畔名义,决裂廉隅。颂德不已,必将劝进;建祠不已,必且呼嵩。而人犹且宽之曰:“无可奈何,不得不然耳。”充此无可奈何、不得不然之心,又将何所不至哉!乃议者以忠厚之心曲原此辈,而独持已甚之论苛责吾徒,所谓舛也。今大狱之后,汤火仅存,屡奉明纶,俾之酌用,而当事者犹以道学封疆,持为铁案,毋亦深防其报复乎?然臣以为过矣。年来借东林媚崔、魏者,其人自败,何待东林报复?若不附崔、魏,又能攻去之,其人已乔岳矣,虽百东林乌能报复哉?臣又伏读圣旨,有“韩爌清忠有执,朕所鉴知”之谕。而近闻廷臣之议,殊有异同,可为大怪
相业光伟,他不具论,即如红丸议起,举国沸然,爌独侃侃条揭,明其不然。夫孙慎行,君子也,爌且不附,况他人乎!而今推毂不及,点灼横加,则徒以其票拟熊廷弼一事耳。廷弼固当诛,爌不为无说,封疆失事,累累有徒,乃欲独杀一廷弼,岂平论哉?此爌所以阁笔也。然廷弼究不死于封疆而死于局面,不死于法吏而死于奸珰,则又不可谓后之人能杀廷弼,而爌独不能杀之也。又如词臣文震孟正学劲骨,有古大臣之品,三月居官,昌言获罪,人以方之罗伦、舒芬。而今起用之旨再下,谬悠之谭不已,将毋门户二字不可重提耶?用更端以相遮抑耶?书院、生祠,相胜负者也,生祠毁,书院岂不当修复!倪元璐书法
倪元璐最得王右军、颜鲁公和苏东坡三人翰墨之助,以雄深高浑见魄力,书风奇伟。
倪元璐在植根传统的同时,又在竭力寻求变化,其学古人,灵活变通,学到举一反三。其受益苏字,便能将苏字的扁平结字特征,反其道地化为偏长狭瘦的自家构字法则;学王字,却能把王氏书中居多的方笔,变成自己腕下能随机生发的圆笔;晚年用力颜字,去其“屋漏痕”意,书风渐趋浑沉,又能将揉、擦、飞白、渴笔等技法引入其中,借以丰富作品内涵。并以奇险多变的结体,聚散开合随机应变,再以字距极密、行距极宽的章法布白,呈现出一种奇异的图像。
倪元璐的行草书用笔锋棱四露中见苍浑,并时杂有渴笔与浓墨相映成趣,结字奇侧多变,人曾戏称“刺菱翻筋斗”,其棱峭生动之姿被刻画得淋漓尽致。他书法风格的形成,除了他善于从王右军、颜鲁公和苏东坡等古人的经典中得到滋养,更在于他的“新理异态”使其能自出新意。倪元璐草书作品
倪元璐行草立轴代表作有《冒雨行乐陵道诗轴》、《赠乐山五律诗轴》等。历史评价
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楫》中说:“明人无不能行书者,倪鸿宝新理异态尤多。”
清代的秦祖永在《桐阴论画》中说:“元璐书法灵秀神妙,行草尤极超逸”。
黄道周曾在《书秦华玉镌诸楷法后》云:“同年中倪鸿宝笔法探古,遂能兼撮子瞻、逸少之长,如剑客龙天,时成花女,要非时妆所貌,过数十年亦与王苏并宝当世但恐鄙屑不为之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