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夫和小鬼,金发勇少年

她们也知道弟弟想逃避厄运,普罗密克捕鱼很不顺利,胡诺尔和马扎尔将这个异常优美的地方讲给父亲梅恩罗听

从前,在爱尔兰有两个大家族:莫恩家族和巴斯坎家族。两个家族之间存有宿怨,长期进行着你死我活的战争。在着名的科尔马克国王统治时期,巴斯坎家族的头面人物是勇敢的古姆哈尔。善于测知未来的德洛伊教祭司有一天给他算了一个奇怪的命:

很久很久以前,如今长在乌斯特卡河路边的那棵老橡树,当时比一株菊花还大不了多少,就在那个时候,曾经有过一个渔夫,绰号叫普罗密克①。人家给他起这个绰号,是因为他的头发全白了,可是两只眼睛却雪亮雪亮的。这位老人的聪明和善良是出了名的,他从来不拒绝任何一个求助的人,人人都尊敬他,热爱他,都把他当作学习的榜样。尽管普罗密克年纪已老,可他还是离不开自己的鱼网。他的双手依旧强劲有力,比某些年轻人的手劲还要大一些。老渔夫常把捕来的鱼分给赤贫的寡妇。这位老人笃信上帝。每次出海之前,他都要跪在海岸上,长时间地、诚心诚意地祈祷一番,向上帝倾诉自己的心事,倾诉自己的欢乐和忧伤。
听到他的祈祷的,是风、是海。“普罗密克的心灵一点儿罪孽也没有。这个老人是位圣者。”乌斯特卡一带的渔夫们互相议论说。“他从来不骂人,从来不发火。”正因为如此,一个藏在海边沙丘里的上鬼,决定不惜任何代价,也要把老渔夫的魂灵搞到手,以免大鬼斥责它,说它是个游手好闲的二流子。有一次,普罗密克捕鱼很不顺利,落入网中的,只有一些海蟹、海贝和小鱼。在远方,看得见一长条金黄色的海岸,海浪懒洋洋地拍打着船舷。“祝你捕鱼顺利!”
身后忽然响起一个人的声音。老人回头一瞧,看见一个陌生的渔夫,用力划着桨,向他靠拢过来。“怎么样啊,普罗密克,捕到的鱼不少吧?”“最近几天有点儿不大顺利。”
老人回答说。“打上来的都是些微不足道的小玩艺儿。我把小鱼儿都扔回海里去了,让他们长大了再捞吧。你瞧!”
他扯了一下鱼网。“都是些小家伙。”陌生的渔夫放声大笑,说道:“哎呀,我看你年纪虽然大了,可在这种事情上懂的并不多。
普罗密克,你看你那面网算是什么东西呀!那些个网眼儿实在太小啦。毫不足怪,落入网里的都是些小鱼儿。你想想看,假如你家里的门一共只有四分之一公尺高,客人能走进去吗?不能!一只猫还能钻过去,一只不大的狗也还可以,人可是走不过去的。你看看,我的鱼网上的眼子有多大,你再瞧瞧,我的船底上是啥样的鱼。”“确实不错!”
普罗密克感到新奇。“我可是从来没想到过,在我们村里,大家的鱼网都是这个样子。可你是从哪儿来的呢?”“哎呀,可远啦!”“我是老打鱼的,但是我愿意听从合理的劝告,哪怕是出自一个年轻人之口。
你告诉我,应该怎么办?”陌生人沉默了片刻,然后说:“拆开你的鱼网吧,普罗密克!你再结一面新的。那时候你就能看出来,咱们俩哪一个做的对。不过这件事,你别告诉你的同行。”普罗密克谢过了陌生的渔夫,然后向海岸航行。“当然应该告诉别的渔夫。”
他想。“不过他们不大相信新的发明,我需要自己先试试这种新鱼网。如果捕鱼顺手,那就容易使他们相信了。”老人坐在自己的草房子里,在微弱的灯光下开始编结大网眼的鱼网,工作进行得很慢,他从前没打过这种网。编结了一天又一天,第三天,老人的眼睛累乏了。
他终于完成了这件工作,又出海去捕鱼。他划船到离岸较远的地方,画了十字,随后撒下了网。“好吧,咱们来看看吧!”可是新网也无助于普罗密克,他什么鱼也没捕到。老人叹了口气,正想回去,突然又听到那熟的声音:“祝你捕鱼顺利!你的事情怎么样啊,普罗密克?”“糟透啦!今天连一条比目鱼也没捕到。”“你的网是啥样子的?”“网是新的。”“给我看看。”普罗密克用发抖的、满是皱纹的双手从船底下拉起鱼网。怪里怪气的渔夫高声大笑:“这种网还是毫无用处的!你瞧瞧我的网!我的船里装满了各式各样的鱼,可你又要空手而归!就是在波罗的海里,也没有你这种网眼的鱼网能够捕到的鱼。
你划船回去,再把网眼做得大一些!好吧,再会!”普罗密克回到家里,重新坐下来干活。“我真想帮助一下同村的人,让他们织成那外乡人用来打鱼的同样的网。”
老人思索着。“也许这一回我结成的网眼是合适的了。”然而这一回也没能捕到鱼。普罗密克头一次发了火,他把鱼网丢到海里去了。“让这种活计见鬼去吧!”
他骂了一句。就在这一瞬间,陌生的打鱼人又重划船来到他身旁。不过现在普罗密克看清楚了:在他那顶渔夫风帽下面凸出来两个不大的犄角。老人感到惊奇,可是小鬼却兴高采烈地大笑起来,说道:“普罗密克,我胜利啦!你发了火,骂了人,这就是说,你作了两次孽。万事开头难。
我向鬼王发誓,你的魂灵将是属于我的了。”“鬼东西,你愚弄了我!我一时糊涂,相信了你的鬼话,今后你是不会再得逞的。滚开吧,你这个坏蛋!若不然我就给你点儿厉害的……”“哎呀呀,好暴躁的脾气!你听着,普罗密克!你立刻把你的魂灵交给我,我把网交给你作为交换。这只网,你只要往海里一撒,马上会装满各式各样的鱼。假如你不同意,我就跟你捣乱,一直到你的末日,那样你就要老过穷日子,老是骂人,老是作孽,到头来你照样是我的。而现在你可以有机会得到好处,得到一面自动捕鱼的网。我想,你会选择这最后一条路的……”“可是我现在考虑的是,顶好照着你脖子给你一桨……”“吓!”
小鬼恶狠狠地说。“好固执的家伙!你还是仔细想想的好,想通了以后,你在岸边老松树上敲三下。
你一敲我就来。”普罗密克回到家里,对于自己那么轻信于人笑了好久。第二天早晨,他带着一大捆绳子向老松树走去。他在海岸流沙上蹒跚而行时,弯着腰,跟背着重东西一个样。太阳逐渐升起,一群海鸥啼叫着,回旋于海浪之上。老人来到老松树旁边,擦了擦满是汗水的前额,朝着干裂的树皮敲了三下。小鬼立即出现。“嘿嘿!”
小鬼高兴得笑了起来,“我知道你不傻,你会用魂灵换取自动捕鱼网的。”“好吧,就照你的意思办!不过,首先你必须满足我的三个心愿。”“你快说,是什么心愿?没有我办不到的事。”微风吹散了普罗密克的白发,老人指着远处的沙丘说:“我希望这个海湾上永远无风无浪,以免海风吹走海上的渔船。你把这些沙丘搬运到靠近海岸的地方来,让这些沙丘遮住哪怕是一小部分海面,使它吹不到风。”小鬼吹了一口气,一股尘土冲天空。
它干了三天三夜,终于把沙丘都移过来了。小鬼满身大汗,来到普罗密克面前。“我还应该干什么?”“现在你在沙丘上栽上密密的松树林子,以免沙土被风吹来吹去。”小鬼从杜尼诺夫、哈尔布洛夫和雷特万三个地方搬运大树,搬运了三天三夜,一直到沙丘完全被松树遮住为止。“好啦!你最后一个心愿是什么?”
小鬼焦急而又不痛快地问。“再过一会儿,你的魂灵就是我的啦!”“我拍两下巴掌,你在这个时间之内要把这捆绳子解开,再从头到脚缠在你身上!”“嘻嘻嘻!”
小鬼高兴得嘻嘻地笑。“这算得了什么!来吧!”渔夫拍了两下巴掌。刚拍完,一看,小鬼自己已经用绳子把自己捆住了。
普罗密克把它撂倒在地上,把绳子两头系在一起。无能为力的小鬼恶狠狠地吼叫起来。老人把它举起,扔到海里去了。“鬼东西,你再也不能够用什么自动捕鱼网迷惑可怜的渔夫了!你现在呆在海底下吧,让海蟹吃掉你!”普罗密克老人又活了很久,他死的时候,全村的人都哀吊他。人们继续照常生活下去。不过,据乌斯特卡的渔夫们说,一直到现在,航行时,必须离开普罗密克把小鬼丢入海中的地方远一些,因为小鬼把自己头顶上的海水都搅浑了,它由于束手无策而恨得要死,就拼命用脑袋撞海底,从而形成了许多漩涡。

巴比伦帝国衰亡以后,巨人梅恩罗和他的妻子爱内合搬到埃维拉特城安家。这里是一个新成立的国家,后来人们称这个国家叫波斯。爱内合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名叫胡诺尔,另一个名叫马扎尔。巨人梅恩罗有好几个妻子,子女成群,儿孙满堂,他的后裔直到今天还生活在波斯。胡诺尔和马扎尔在梅恩罗的长子和次子,这种地位使他们有权不同父亲住在一起,而是住在他们自己的帐篷里。一天,两个儿子骑上马,在五十多位伙伴陪同下去山里打猎。他们这一天的运气特别好,人们总能不断听到飞箭的呼啸。他们在猎到不少黄鹿和狍以后,决定返回住所。突然间,他们发现前面有一只高大的雄鹿,鹿的口鼻和脸部在阳光照射下像金子一样闪闪发光。“朋友们,追呀!”
胡诺尔和马扎尔同时叫喊着,“不能让它跑掉了,我们不惜任何代价也要抓到这只大雄鹿!”他们在大山中苦苦地追逐了三天三夜。但是大雄鹿好像完全不在乎自己身后的这群追捕者。它从一个山丘飞向另一个山丘,从一座高山跳到另一座高山,它时而不知去向,时而又远远地出现在他们前面。
没有一箭能够射中它,它总是在人们的射程之外。他们之间的距离拉得越来越远。到了第三天晚上,大雄鹿终于无影无踪了,好像大地将它吞没了一样。猎人们个个精疲力尽,又渴又饿,便在大森林的一块林中空地上坐下来休息。他们燃起了篝火,围坐在篝火旁长时间地谈论这只神奇的大雄鹿:它将他们引得越来越远,而自己却一点不感到疲倦,毫不畏惧他们的弓箭和武器。第二天早晨,胡诺尔和马扎尔以及伙伴们决定回家,他们都为没有捕捉到这只既
悍又漂亮的大雄鹿感到沮丧和失望。
他们在穿过一片富饶而肥沃的沼泽地时,发现有一处很大的牧场非常适合饲养畜群。那里的猎物资源也很丰富。绚丽的绿油油的草原一望无际,还有阳光充足的大森林镶嵌着一块块漂亮的林中空地,那里生活着一群群惹人喜爱的鹿和狍。这个地区生长着茂密的树木和花草。有着丰富的鸟类资源,大河和小溪中还盛产各种鱼类。回到家里以后,胡诺尔和马扎尔将这个异常优美的地方讲给父亲梅恩罗听,他们想重新返回那个地方安家立业。父亲同意了他们的要求。于是,两兄弟在伙伴们的陪同下动身前往那里。他们选择了一处风景优美、安全可靠的地方竖起帐篷,帐篷安置在沼泽中央的一个难于通行的隐蔽地带,这样任何敌人也无法对他们进行突然袭击。他们在这片沼泽地里一住就是五年。一天,当他们外出打猎时,那只神鹿突然又出现在他们眼前。
他们像着了迷似地死死盯住它,然后系好马鞍,策马飞奔,冲上去追赶大雄鹿。这次追捕完全像前一次一样,雄鹿把他们带到很远的地方,然后又甩掉他们,消失得无影无踪,好像它根本没有存在过一样。骑手们停下来,突然听到一阵轻柔的音乐声,他们感到十分惊异,便开始四处寻找这动人的歌声来自何方。他们静悄悄地来到一座小山丘上,在那里,等待着他们的是一幅奇迹般的情景,使他们立即忘记了打猎,忘记了神奇的大雄鹿。原来在他们面前一个不深的山谷中,一百名异常美丽的年轻姑娘正在一条小河中沐浴,其他姑娘则在河边纵情歌舞。她们是阿兰王国国王杜拉的女儿们,在女友和女仆们的陪伴下,她们一同来到河畔庆祝狩猎节。“我们每一个人抢一个姑娘走好了!”
胡诺尔和马扎尔轻声说道。
于是骑手们跳上马,一齐飞快地向小河边冲去。他们带着这些美丽的女俘虏欢天喜地地返回营地,竟然没有注意到那只神奇的、脸部金光闪闪的雄鹿这时正在山顶上注视着他们。这些姑娘们很快就适应了新的生活和她们居住的新环境。胡诺尔同国王的大女儿结了婚,马扎尔同国王的二女儿结了婚。他们的朋友们也同其他年轻姑娘们结为伴侣。他们在绿色的沼泽地的森林里共同生活了很多年,由此也就诞生了两个伟大的民族:匈奴族和马扎尔族。

“爵爷,命运书里写道,你将在结婚的第二天,在一场激烈的战斗中死于战场。你只有放弃结婚才能避免这一厄运。如果你执意结婚,就会战死疆场,但是,你将有一个儿子为你复仇,他日后必定是一位着名的统帅。”

古姆哈尔没有结婚,他继续同莫恩家族进行战斗。有一天,在靠近克卢奇城附近的地方,进行了一场巨大的战役,巴斯坎家族遭到惨败,他们的首领古姆哈尔也在战斗中牺牲了。莫恩家族俘虏了几名巴斯坎家族成员,并且毫不留情地追剿这个家族的其余成员。

很多巴斯坎人逃进了深出密林,在那里匆匆建起一些简陋的小屋,或者躲在山洞里以逃避莫恩家族的狂暴****。古姆哈尔的两位姐姐波尔马尔和莉亚鲁阿乔也躲在森林中。她们知道德洛伊教祭司说的那些令人悲伤的预言,她们也知道弟弟想逃避厄运。再说弟弟的阵亡对她们来说实在太离奇了。因此,她们想探明这个秘密。于是她们来到原来打仗的地方,打算仔细察看一番她们的弟弟在生命的最后几天到底做了些什么。她们来到一座小山丘脚下,藏在高大茂密的栎树下一个被遗弃了的铁匠作坊里。在这个废旧的作坊里站着一位披着长发,体态优雅的年轻女子。她们问她是否认识古姆哈尔,年轻女子只是摇着头,什么话也不讲。俩姐妹只好向她说明自己的身分,对她解释她们想知道弟弟战死的原因。

这时年轻女子突然抬起头来,叫喊着说:
“你们真是古姆哈尔的姐姐?我是他的妻子。” 于是她向她们讲述了全部真 相:

“一天,你们的弟弟在森林里打猎,当他偶然发现我的作坊之后,就停下了脚步,后来又经常来看我,他总是那么含情脉脉,彬彬有礼,在那场可恨的战斗的前夜,我成了他的妻子,我们极其秘密地结了婚,希望能逃脱可怕命运的惩罚。那场战斗开始后,他还来喝过水,以便解解渴,接着他就又上了战场。这一走,我就再也没有见到他。

她把两位姐姐带到作坊后面的一间小屋里,把一个新生婴儿指给她们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