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童妙联惊先生,白米山的传说

张枣看爷爷吃得这么香,剿匪中凡有姓王的不杀,陈先生说出了上联要弟子们对下联

1111在滁州沙河镇和明光张八岭镇交界的地方,有一座挺拔高大的山峰,山上树木茂盛、四季常青。这山有个美丽而神奇的名字叫”白米山”。在当地有这么一段美妙的传说。1111相传,很早以前白米山叫乱石山。山也没有现在这么高,那么挺拔,那么美丽。杂草丛生、乱石成堆、稀稀拉拉有几棵杂树。可绕山有一条常年不干,四季涌流的清水涧。涧两边土松草肥,周围村庄上每天都有一些放牛娃在这里放牧。就在此山东北角处有一个较大的村庄,庄名叫”大张郢”。村南头住着一户张姓人家,就爷俩。爷爷是七月初二生的,所以爷爷的父亲给起了个名字叫张七二,已是年近七十的人了,孙子出生时也是七月初二,不能再叫张七二了,因家用门口有棵弯枣树,爷爷给趣了名字叫张枣。张枣已经十三岁了,为了糊口替村里大户张老铁家放牛。按家门辈分,张老铁还应叫张枣一声叔叔呢。可有钱人辈分也长了,这张老铁只叫枣子,他说他家和张枣已隔了十代了,论年龄枣子应叫他大爷。张老铁家养三头水牛,雇枣子放牛时谈好,一年四季吃住在张老铁家,另外每年给枣子三斗玉米贴补家用。这工钱虽少,但张七二还是同意了,因为家里少了一张嘴,一年还能进三斗玉米。1111话说这年秋的一天,张枣在清水涧边放牛,小肚子饿得”叽哩咕噜”直叫唤。在过去淮河一带有个说法叫”狗无中饭,猫无晚饭,小放牛的的没早饭,”这都是大户人家抠油,想方设法克扣。张枣饿急了,叭在涧边”咕咚咚”喝了一肚子凉水。不停地抬头看太阳,这太阳挂在原处就是不动。张枣看着看着就觉得天旋地转一头栽倒在地饿昏过去。不知什么时候,张枣醒过来,身边盘腿坐着个白发道人。白发道人见张枣醒过来了,从怀里掏出个小木碗,又掏了两粒米放在碗里,然后在涧沟边舀满了水,双手上下一摇,双止紧闭,口中”叽哩咕噜”念着经,不一会一碗雪白雪白的大米饭递到了张枣面前,张枣一对小眼一眨不眨地看了个全过程。神了!接过碗也顾不了许多了,大一口小一口的吃了起来,越吃越香。奇怪!张枣的小肚子涨得绷绷的,可小木碗里的饭还是不见少。张枣吃着、想着,能不能把剩下的饭带回去给爷爷吃一点呢?自从记事就没见爷爷吃过一顿白米饭。那白发道人像是会算,他一手抚摸着张枣的头,一边说:”真是个孝顺的孩子,自己饿昏了,有的吃了,马上就能想到爷爷。”张枣望着白发道人,看他慈眉善目是个好人,于是大着胆子说:”老神仙,这剩下的饭能给我吗?我从没见爷爷吃过白米饭,他老人家要是吃了我给他留的香喷喷的白米饭,不知要有多高兴。”他见白发道人点点头,站起身跑向一个藕塘采了片大荷叶,又跑了回来。张枣把小木碗里的白米饭倒在荷叶里包好揣在怀里,他跪下要给白发道人磕头。白发道人扶起张枣,从张枣腰上抽下放牛鞭然后把自己拇指上的一个玉斑指抹下来套在牛鞭杆上说:”孩子,前面乱石山下有取不尽的白米,这就是钥匙。锁眼是山腰三棵檀树正中的那个石缝,每天必须在太阳照在石缝上时,将有玉斑指的这头插在石缝中,口中念:米神、米神快醒醒,给点白米救贫人,连着三遍,白米就自动流出来,记住了吗?”张枣看看手中的鞭子点点头说:”全记住了。”白发道人又说:”此事不能让人知道,以免有贪心的人对你不轨。”张枣点点头。白发道人说::”你去赶牛吧,牛走远了。”就在张枣回头看牛的一瞬间,白发道人不见了。张枣掐了下小脸蛋觉得痛,知道不是梦,是遇到神仙了。1111张枣把牛赶回村,故意从村南头绕,把怀里揣着的那包米饭递给爷爷。爷爷一见孙子送来了白米饭,香味扑鼻,也没问来历就狼吞虎咽吃起来。吃完了,又用手指将粘在荷叶上的饭粒捏下送到嘴里。张枣看爷爷吃得这么香,心里高兴极了。1111″白米饭从哪里弄来的?”爷爷捏完荷叶上最后一粒饭才问。1111张枣说:”是一位过路的道人给的,我|<<<<<123>>>>>|

1111在明光涧溪与自来桥镇之间有个白沙王乡,这是个山区乡镇,四面环山。宋时淮河流域常遭兵祸,百姓逃避,耕地荒芜。但也时有江南、淮北难民为避金人战祸逃至山区躲避。今明光市境域,当时为招信、盱眙县地,处于宋代抗金前方,宋王朝曾设贸易榷场,与金人交易,亦为贸易重地,六合、扬州、徽州、金陵等南方商人不断往来于六合、盱眙、濠州、招信、来安之间。淮六古道经津里-十五里井-王村-涝口-三里庙-自来桥-屯仓-六合。开始时商人穿梭往来安然无事,后不知哪来的一批山贼,常杀人劫货,一时间弄得路断人稀,贸易榷场萧条。后宋王朝接报知道了山区有劫道山贼杀人劫货,商人们不敢冒险等情况,宋朝皇帝大怒,派杨家将领兵进山剿匪。1111话说杨家将领旨进山剿匪,杨六郎亲自挂帅,点带孟良、焦赞随从。因这孟良和焦赞都是老嘉山一带的猎户,周围几十里山山岭岭、沟沟坎坎都了如指掌。杨六郎带兵马临行之前,大将呼延庆找到杨六郎,告诉杨六郎他外婆、外公、舅舅都住在燕王村以北的小王村。多年不见,王家人丁可能有所增长,难免有一两个见利忘义之人搅入山贼行列,如有还望六郎以教育为主,保全性命。六郎要呼延庆列出王家姓名,以便于交待下去。这呼延庆犯了难,因这些亲戚多年不见了,除少数几个还记得姓名外,其余都不记得了,后长大成人的青年,更是无法知道其名。杨六郎一见呼延庆面带难色,不好意思地说:”请将军放心。捉住山贼,凡有当地王姓者免死就是。”呼延庆听后放心而回。1111这日,杨六郎带兵起程奔招信县东南山区。不日已至,就选山路中较陡的一段靠山伐木建军营,同时要招信、濠州、盱眙等县向南方扬州、金陵、徽州等地发出公文,言明宋将杨六郎带兵驻扎山区,终日巡视,稍有匪类出没,即加剿灭;如有大批商队或贵重货物,均可派兵来回护送,以确保贸易榷场繁盛。公文发出后,先是有小批商人试探着往来贸易,果然安全,且在路途最偏僻处都设有军营。商人们相互一传扬,往来之人又多了起来。商人们因见沿途有军营驻扎,胆子也逐步大了起来。开始时还是小批量、少投入的来回运货。后来逐渐放手做了起来,看中哪样货俏舍血本去远销,运货也由马驮改由大车拉。1111再说那些山贼,一见杨六郎亲自带兵驻扎山道,以保商人安全,一个个龟缩起来,不敢拿鸡蛋信石头上碰。坐吃山空,没坚持多久就受不住了。有那胆大山贼便寻找空档,趁机速战速决,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杨六郎为摸清山贼底细,派人穿便装深入山村调查。了解到除棺材岭和鬼没州有两处贼人山寨处,其余小股山贼都是山村里村民,基本是猎户。杨六郎摸清了山贼的底细后,开始了大规模剿匪。剿匪前他想起答应呼延庆的话,于是传下一道命令:剿匪中凡有姓王的不杀。士兵中相互传着”不杀王”的指令。1111剿匪中凡捉住山贼,都先问姓什么,只要不是姓王,格杀勿论。山贼也有姓王的,但并不是呼延庆舅舅家的人,却也保得性命。很快山贼被杀的杀、跑的跑,没杀的和没跑的都是姓王的。这些人中确实有小王村的人,是呼延庆表亲,但也有不是的,他们投靠小王村。这小王村本来只有二三十户人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在杨六郎剿匪的几年里却一下发展到四五十户人家。村里原来别姓的,为巴结大陆户也都改姓王了,远近的村民用”不杀王”的指令,取代原来的小王村,当成了村名就叫开了。1111相传到清末,不杀王村的长辈们觉得”不杀王”这名字会有凶气,就改名。讨论了好几天,提出了许多备选村名,但都不合适,又怕改了新名一年半载的叫不开。最后在”不杀王”这三个字上做文章。有长者提出改称”白沙王”比较适当,他向村民们解释说:不杀王村后有条山涧,山涧产白沙,”白沙”和”不杀”谐音,用”白沙”代替”不杀”即将当地的盛产的白沙宣传出去了|<<<<<12>>>>>|

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 ,1111项羽于公元前209年在盱眙官山寻找到避难的楚怀王之孙熊心,接往彭城拥立为怀王。熊心走后,村里没了教书先生,孩子们刚学到兴头上,为了让孩子们能继续读书,后村里富户到盱眙县请了位陈先生进村坐馆,接替熊心。1111这位陈先生,名叫陈博文,是个熟读天下文章的老夫子,因家穷,人缘也不是太好,无人举荐,没能入官场。陈先生又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之人,平日只有靠教书为生。城里是个能人集中的地方,陈先生设堂所收学生并不多,收入甚微,生活艰辛。起初官山富户来请他下乡里坐馆他还觉得有碍面子,不愿去,后听说那批学生都是楚怀王熊心教过的弟子,便乐意接受了邀请。官山学堂的弟子们都是楚怀王熊心领入了门,一个个学读刻苦,才思敏捷。这陈先生本是个好吟诗作对的人,没事的时候常出个上联叫学生对下联。时间一长有些名联巧对不仅在官山一带流传,有的还淬到了城里,深受文人墨客的赞赏。1111这年夏天,一日中午,陈先生在午休,只听梁上有几只老鼠”吱吱叽叽”打闹,陈先生捡起一土疙瘩砸过去,几只老鼠被惊散。可陈先生正要入睡,梁上又是一阵”叽叽”叫吵得人心烦,再砸,安静了片刻又吵闹如初。陈先生没了睡意,起身磨墨,用笔在墙上画了只活灵活现的大花猫。画完后陈先生埋着嗓子细声学着”咪噢,咪噢”几声猫叫,吓得梁上老鼠四处逃散方才安静下来。陈先生笑笑,随口来了句:”壁上画猫惊闹鼠”。吟罢一想,这不是一句上联吗?下午来到教堂,陈先生说出了上联要弟子们对下联,众弟子一时间,你一句我一句,可没一句令陈先生满意的。突然教堂窗外传来一句”田头草人吓麻雀”。陈先生一惊,到堂外一看原来是给富户家放羊的小牧童。这小牧童姓朱,单名一个小字,今年十三岁,是个孤儿。他放的那群羊,就是楚怀王熊心放过的那群;他听说很多关于熊心的故事,知道读书的好处,但他没钱入学堂,只有每天放羊归来躲在窗外偷听偷学,字也识的不少。朱小天生聪明好学,刚才陈先生在堂上出对,他听满堂弟子对得都不好,他忍不住,随口对出了下联。刚才一出口,觉得麻烦了,心想今后陈先生不会再让他来偷学了。正要跑,被陈先生叫住了,问了情况后更为惊讶。陈先生心想,靠偷听人事学竟如此精明,若收入堂正规学上几年定成才也。但陈先生又想”田头草人吓麻雀”对得虽不算太好,但比起弟子们算是高上一阶。放羊的孩子整天在山上跑、田头转,是否触景生对,随口应上的呢?不妨再加深一点考考朱小。于是陈先生说:”朱小,我再出一上联,你能对下联吗?”朱小挠挠头,不好意思地说:”试试看吧!”1111陈先生知朱小整天际放羊,对牧羊周围的旱湖、仰天湖及有仙人出没的仙人洞熟悉。对!就以这些为题,出上联考考这小牧童。陈先生摇头晃脑,一板一眼道:”仰天天天旱无水。”朱小听罢眨巴着小眼睛也正儿八经道:”仙洞洞洞底有仙。”陈先生一听连声赞道:”好!好!”众弟子也都鼓起了掌。陈先生一手捻着胡须,一手背在身后,在教堂里来回踱起步,突然停住,高声道:”新竹长,长过老竹,新青胜蓝。”朱小脱口而出:”老树高,高过新苗,老盛新茂。”陈先生不敢相信,一个十三岁的牧童如此了得,接着又出一联:”牧羊山上捡地皮,”话音刚落,朱小出口又对上一句”七里湖面采莲蓬。”陈先生一把搂过朱小,抚摸着朱小的头激动地说:”从今天起,你就入堂读书,先生分文不收。”朱小甜甜地笑着,众弟子们也都高兴地围过来问长问短。1111朱小跟陈先生学了五六年,学业进步惊人,陈先生自觉教不了朱小了,怕误了朱小前途,写了封推荐书,推荐朱小去投萧何,后听说淮阴侯身边有个高参就是朱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